• 第九十九章 不用给我寄请帖

    更新时间:2018-08-21 10:20:44本章字数:2102字

    徐麟深的目光也冷了下来:“你还有意中人?”

    “.......”周景薇抹了眼睛,她不想和这种找不到重点的人计较,“你可以滚了,我这里不欢迎你。”

    “走?你以为我飞到法国来是为了什么?”

    徐麟深同样憋了一肚子火要发,但是在要继续吼她的时候周景薇却直接截断了他的话:“你不是来看婚礼场地的么。”

    “......”徐麟深噎了一下,“对!我就是来结婚的!我下个月就会在法国举行婚礼!”

    “不用给我寄请帖了,我对新郎新娘都不感兴趣。”周景薇面无表情的整理衣服。

    徐麟深的脸色一冷,蓦地眼角又挑起了几分邪气:“你不是要给我设计婚戒么,我的设计师怎么能不来参加婚礼?”

    “你想要什么婚戒?不如换个大红宝石戒指更加符合你暴发户的气质。”周景薇听到他提起这件事时脸色也难看起来,她躲到这法国来不是为了参加他的婚礼的!

    徐麟深一手挑起了她的长发,模样难得的有些轻佻,他从善如流的笑了:“只要是你设计的,我都喜欢。”

    “.......”

    欧式的建筑林立在两边,广场上随处可见欧式的雕塑和纪念碑,街头艺人的萨克斯曲调悠扬。

    周景薇骑着一辆自行车跟在吕玏后面,脖子上还挂着单反相机。

    塞纳河边很舒服,游船来往,坐着不同的人。

    吕玏一脚撑着自行车,做了个帅气的动作让周景薇拍照:“拍好点!”

    周景薇的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得意的跑过去给吕玏看:“我要是连照片都拍不好,老师就得把我赶出去了。”

    照片上的吕玏帅气阳光,好看的脸上是明晃晃的笑意,周景薇每每看到他都会忍不住跟着笑起来。

    “不错不错。”吕玏非常满意,也把自行车停在了路边,“还好听了你的出来骑自行车,要是真的开车出来,就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以前我在上学的时候就是这样自己骑车出来。”要是换做徐麟深的话,肯定对她的想法嗤之以鼻,他丝毫不觉得在街上人挤人有什么意思,那是个连开车都想干涉红绿灯的人,

    周景薇抱着单反,边走边拍:“我不喜欢家族的企业,我爸就从来没有逼我接手。”

    她喜欢做的事情父亲从来没有约束过她,她想学设计,他就帮她找了最好的老师在加拿大教她,她觉得四处游历可以增长见闻,他就同意她环游世界。

    吕玏很少听到她提自己的事情,于是在听到了她的话后也自觉地没有追问:“这一点你和我很像,我到现在都不想会公司去上班。”

    “是啊是啊,所以你就整天无所事事。”周景薇好笑的看了他一眼,又抬着单反给他拍了一张。

    单簧管和萨克斯风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周景薇好奇地望了过去,几个外国的男人正凑在一起演奏,他们的表情很投入,旁边围了不少的游客。

    吕玏笑了笑,径直的走过去和那几个男人交谈了一会,周景薇只能听懂几个单词,但是随即就看到那几个法国人看向了她,然后爽快的把萨克斯风交给了吕玏。

    周景薇好奇的看着吕玏像模像样的抱着萨克斯风试了试音便熟练的吹了起来,周围的游客的热情更高,还有几个中国人吹起了口哨。

    这是《绿袖子》,以前周景薇在演奏厅中听过,但是搬到街头的时候又别有一番韵味了。

    她一连拍摄了好几张照片,跟着那些游客一起兴奋的捧场。

    吕玏演奏完毕之后几步跑到她面前,眼中得意:“好不好听?”

    周景薇摸了一个硬币出来给他,眉眼弯弯:“赏你的。”

    把玩着那枚硬币,吕玏注视着周景薇眼角眉梢的笑意,目光暖暖的:“真好,你笑了。”

    周景薇一怔,神情复杂了一瞬,低头摆弄着相机:“我不是一直在笑吗?”

    她来到法国之后,的的确确觉得整个人像重生了一般,抛开了过去的所有,这里是新的生活,新的世界,新的人。

    她什么都不用管,什么都不用想。

    围在她身边的人带着法国的浪漫和热情,吕玏是个暖心的朋友,同事很好相处,老师对她多多照顾,她有什么不开心的?

    “你眼睛下面的黑眼圈又重了。”吕玏自然的拉着她往前走,声音略微沉了下来,“我不问你之前发生过什么,但是你既然放下了,就不要再想了,明明一点都不忙碌,怎么反倒越来越瘦了?”

    周景薇在面对他们的时候总是很开心,笑容一天比一天好看,但是眼底的青黑色却更深了。

    “也许是我刚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所以失眠?”周景薇的笑挂不住了,她每晚每晚都会半夜惊醒,梦中总是同一个场景。

    在那世界盛名的巴黎圣母院中,徐麟深和林曦举行了婚礼。

    “不管是因为什么,你能开心起来就好,我们家虽然不算很大,但是在这法国也有一席之地,没有人敢欺负你。”吕玏看到了正在为人画像的画师,于是拉着周景薇过去,极力推荐,“我知道你们画画很好,但是你也没有帮自己画过画吧?”

    “......其实要是想画,也是可以的。”只是没有人那么无聊没事喜欢画自己吧?

    吕玏完全没有在意她的回答,他已经付了钱对着画师说道:“给她画一张!”

    周景薇被按着坐在椅子上,只好无奈的应了:“要是话的不好看的话你就别想我再跟你说话。”

    “这话说的,又不是我画的。”吕玏一点都不理解她的逻辑。

    画师:“......”

    在周景薇脸都要僵硬的时候,画师才终于松口说道:“好了。”

    周景薇好奇的凑过去,她画过很多人,也看过很多素描画,但是就是没有看过自己的画像。

    画上的女孩眉眼柔和,长发披在肩上,唇角微扬,非常漂亮。

    吕玏已经笑道:“果然人好看,画出来也好看。”

    周景薇默默的看了他一眼:“你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跳蚤市场中相当热闹,周景薇一路拿了不少的小吃,吕玏拿着包好的画在手上敲了敲,顺手就撕下了裹在外面的那张白纸:“小薇,我们刚才是不是该要一张双人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