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信不信我岑家封杀你到太平洋海底!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24本章字数:2327字

    睡错人了睡错人了睡错人了……

    这两天岑佳雯脑子里无限循环着这一句话,呵呵,这年头这么狗血到连八点档都不演了的剧情竟被她给碰上了,该说她运气真好是吗?

    是不是后续剧情是他们俩机缘巧合竟然遇到然后又天雷滚滚的不知道触发了他哪根神经,使那个男人一往情深爱上自己,最后自己竟然惊奇的发现他是自己有血缘的亲生哥哥,还虐恋情深的准备放弃时怀上了他的孩子,最后只能远走他乡。

    她抖了抖身子,这脑洞大的她给自己101分。

    ……

    算了算了,都是成年人了,她就当是倒霉被狗啃了一口,赶紧忘了吧。不就是一夜情吗?现在出去说自己是个处女的才是史前怪物好吗?

    在家晾了三天,岑佳雯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是个学生,应该去上学了。

    岑佳雯所就读的学校是A市有名的贵族学院,它的出名不仅在于强大的师资力量以及优越的设备环境,更主要的是这里面上学的人无不非富即贵。

    在这所有的学生里,岑佳雯当属最不服管教的。

    “……哎,就是她吧,今早说的那个跟人上床的那一个。”

    “除了她还会有谁,长的就一副水性杨花勾引男人的狐狸精模样。”

    “可别让她听见了,你知道人家身后有多大势力吗?”

    ……

    一大清早走进校园,就能明显听到那些嗡嗡的嘈杂声音。

    岑佳雯站在几个女生面前,面带轻蔑,双手环胸,“喂,你们是苍蝇吗?一大清早就在这里瞎逼逼,有本事他妈的给我当面大声说出来啊!”

    说完,她一把揪住其中一个嘴碎的女人的衣领,给拽到自己跟前,“啊?刚刚是你说我跟人上床的吗?”

    那女人明显有些畏惧岑佳雯,却还是提高音量硬气开口,“怎么,敢做不敢让人去说啊,你就是一个人尽可夫的烂货,我有说错吗?”

    “呵。”岑佳雯冷笑,“没错,你说的一个字都没错,我他妈就是一个坏女人,有钱长得漂亮是我的错吗?老子的人生理想还就是做死在男人的床上了,你有意见啊?!”

    她一把放开那个明显被她吓愣的人,接着又看向站在她旁边的,眯眼假笑,“是你说我水性杨花到处勾引男人的?”

    “怎…怎么?你敢不承认之前是你抢了我闺蜜的男朋友?”

    岑佳雯不屑的从鼻孔里冒出一道冷哼,本就高挑的身材俯视别人时让她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意味,“抱歉啊,我抢的男人太多了,记不起来那是哪位了。”

    “你……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贱的女人,是不是所有的男人在你面前都是玩物,感情就是让你随意践踏的东西?”

    耳边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岑佳雯听了她的话大笑不止,“这,这真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事情,你跟我谈感情,喂,你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原始人吗?”

    “我告诉你,”她甩了下身后精心烫染的波浪卷,一瞬间性感至极,带着迷人的自信。她冷冷嗤笑道:“我就是这么一个女人你们能怎样,雄性在我眼里只有男人跟兄弟这两种区别。只要他够有钱够帅,带出去让我有面子,谁都可以是我的男朋友,我就爱玩弄感情,可说我贱的时候怎么不想想那些男人更贱,非要着了魔似的喜欢我。”

    岑佳雯说完拍了拍身上莫须有的灰尘,扬长而去时还不忘教诲着她们,“小妹妹,别再看那些狗血爱情剧了,你妈养你这么大不容易,脖子上的东西不是为了让你突显身高的。真是的,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还多了个人生导师的责任。”

    这群迷路的无知羔羊啊!

    哦?岑佳雯斜眼不经意的一瞥,那些女人后面竟然还有一个眼熟的人影。那身姿,像极了她家那“可爱”的姐姐。

    她冷哼,可真是……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啊。

    眼见着岑佳雯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走了,被气的脸色铁青的女生气不过,咬牙切齿咒骂,“岑佳雯,你别得意,我告诉你,你玩弄别人的感情,总会有一天你也会别人玩弄。”

    岑佳雯沉了沉眉目,玩弄?

    呵,其实,她和那些男的根本就不是她们所传的那样,这还不都是流言四起的错。

    说句难听的,她岑佳雯要什么没有,起码的洁身自好她还是知道的。

    只是……懒得和这群女人解释!

    “多谢提醒。”不咸不淡的回答。成功把一群长舌妇给气到之后,岑佳雯优哉游哉的往教室里走。

    哪知才走出没两步,从远处围过来的一群拿着话筒扛着摄像机的记者就把她给团团围住,不由分说堵住她所有能离开的通道。

    “岑小姐,能不能请您回答一下关于您在酒店与人密会开房的消息是否属实?

    “岑小姐,作为岑家的继承人之一,这是不是就代表了岑家会与哪家集团产生合作?”

    “岑小姐,众人皆议论您平日的风评作风恶劣,请问岑先生及夫人对此有何看法?”

    岑佳雯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鸷了,这让那些记者更加的疯狂了,恨不得将自己的脸贴上去让她打,这样就不仅能拍到岑家千金与人上床的丑闻,还有动手的大新闻。

    她瞥瞥眼看着要戳到自己鼻头上的话筒,微微蹙眉,“首先,我不知道你们从哪里得知我跟人上床这种不切实际的谣言,其中凡是跟诽谤有关的人我都会调查清楚。其次,我们岑家是合法公司,会跟谁合作不是看我跟谁睡了,如果那样岂不是那些想跟我们家合作的人都来跟我睡一觉就成了,你们是这个意思?最后——”

    她目光如炬的一一扫过这些如吸血蚂蟥一般的记者,之后似不经意的扫向另一边一直将自己置身于事外状似“无辜”的人,缓缓开口,“我爸妈有什么看法你们去问他们,堵着老子的路做什么?我虽然是我妈肚子里出来的,但又不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能什么都知道吗!”

    记者们扁扁嘴,老子……

    这岑家大小姐的脾气可真是……不是一般的横啊。

    一连串彪悍的回答让本来蜂拥的记者热情急速冷却,可眼瞅着岑佳雯要离开他们的“包围圈”,还是不死心的想要上前追问,心一急差点把往前走的岑佳雯拽到。

    这次,岑佳雯是真火了。

    本来,她还想跟他们稍微客气一下,让大家都好收场的,现在看来是不用了。

    她站稳身子,美丽迷人的脸上一片肃杀。那眸底冰冷的温度都吓了众人一跳。然后……

    在记者们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她骤然扬起手狠狠的一巴掌甩在了刚刚拉住她的记者脸上!

    “我警告你们,老子给你们脸不代表着老子脾气好,姑娘我的生活作风也不用你们来评定。如果还有人来这里烦我,信不信岑家封杀你到太平洋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