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老子就喜欢抢别人的东西!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24本章字数:2624字

    “信不信岑家封杀你到太平洋海底!”

    第二天,各大知名娱乐报刊杂志网络上的所有头条新闻,全都是岑小姐这句霸道威武的话。

    ……

    消息散布之快远不是当时的岑佳雯所能想象到的。

    啪——

    岑家老爷子,也就是岑佳雯的爷爷,在早晨看过报纸后大发雷霆,一把将报道拍在桌面上,拄着拐杖的手都在发颤。

    “你们看看,看看你们教育的好女儿,这像什么样子啊,一个姑娘家做出如此有辱门楣的事情,还有这这这,这是个什么作风——说的什么话,我岑家怎么出了一个这样的子孙,你们做父母的到底是怎么教育她的?”

    “爸爸您先别生气。”岑博鸿生怕把老人家给气病了,连忙上前去劝导。

    “是啊是啊。”董淑兰也在一边附和赔笑着,颇有些无奈,“您也知道佳雯一向是被我们宠惯了,总爱做出一些荒唐事来,您先消消气,等她来了我一准好好教训她。”

    “哼。”岑老爷子冷哼一声,继续震怒,那白头发都有要竖起来的既视感,“都是你们这两个做父母,一天到晚整天想着工作,我还没说你们呢。还有你们以为我真老糊涂不知道?哪一次不是那个丫头连捎带打的哄上你们几句,你们就什么也由着她了?你们这是溺爱,这是在害她!”

    “是是是。”

    ……

    这边成了这样,而岑佳孜就像隐形人一般坐在桌前默不作声。大儿子岑翔宇则在一边兴致缺缺的听着他爸妈这两个平日在自己所在的领域处于顶峰的人,若是他们的下属看见跟小学生似的被训这一幕,不知会作何感想。

    刷新底线啊。

    他随便拿了一张报纸看了看,不咸不淡道:“这有什么啊,爷爷您太大惊小怪了,那些记者就爱干些捕风捉影的事情,您别听他们瞎说。而且您看小妹多维护咱家名誉啊,您得夸她才是。”

    老爷子一瞪眼,“那按你这么说我不光不能数落她还应该鼓励她,你做的好做的妙,下次继续?”

    “这……”岑翔宇被哽住了。

    “一大清早的在吵什么啊?”

    还不等岑翔宇再嬉皮笑脸的说上点什么,话题的正主已经晃晃悠悠从楼上走下来了。

    “你说在吵什么?”老爷子面色不悦,指着报纸上的照片吼道,“你来给我解释一下!”

    岑佳雯眨眨眼,本想插科打诨的晃过去,结果在瞅见旁边老哥一直使眼色的情景,急忙态度极好的收起懒散的模样,端坐起来做出一副乖乖宝的样子,“对不起爷爷,这件事的确是我当时太冲动了,没有好好考虑会带来的影响,对不起。”

    良好的认错态度果然让岑老爷子脸色好看了不少,他轻咳了一声坐下来,岑佳雯连忙有眼力劲的站在他身后帮忙捶着背,“嘿嘿,爷爷,您消消气,消消气。”

    “哼,我要是死了就是被你给气死的。”

    “呸呸呸,净说些不吉利的话,爷爷会长命百岁的。”

    她是吃定了,爷爷虽然脾气不好,但素来是最宠爱她的,宠的可以说是如珠如宝啊。

    果然,老爷子被岑佳雯嘴甜哄得心花怒放,之前那点怒气也就差不多消磨殆尽了,瞪她一眼后,这才没好气的说起正事。

    “佳雯啊,我给你安排了一桩婚事,明天就会对外界公布,那孩子是我老战友的孙子,品行什么的绝对没——”

    “爷爷!”剩下的话被岑佳雯的惊呼打断,女子一脸不可置信,仿佛被什么噎了,“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也不和我商量一下,怎么我一点消息都没收到?何况我连那男人是谁都不知道!”

    “什么那男人,怎么说话呢!”岑老爷子又不高兴了,示意她先冷静,“你应该认识那孩子,对方是霍家的长子霍润涵,丫头,A市想给嫁给他的多了去了,能嫁给他你就偷着乐吧!”

    在这话一落地,坐在离岑佳孜最近的岑翔宇就听见她一声低呼,脸色一下变得铁青。

    “爷爷,这都什么年代了您还整这些给人配对的事,人家不都说现在恋爱自由,爱情万岁的吗?您可不能干这种先婚后爱的事情啊。”岑佳雯苦着一张脸,没注意到那边的岑佳孜,还在不满的抱怨。

    “小丫头,你当我想让你去祸害人家,也就人家不嫌弃你这么一个性子,知道你外面的风评到底有多差吗?何况,润涵那孩子我是知道的,听话懂事又有能力,做事也有自己的一套。而且难得的没那些世家子弟会有的花花肠子,喜欢玩弄感情和女人,人品端正,而且霍家跟岑家一向交好,你们在一起我能放心。”

    岑佳雯吃瘪的听着自家爷爷把那什么霍润涵吹得天花乱坠,还不待她吐槽——

    “不行!”

    出乎意料的,喊出这句话的竟然是一直在这个家里没什么存在感的岑佳孜。

    她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慌不择言道:“爷爷,您不能……”

    岑佳孜的大眼睛里蓄满了眼泪,柔弱的样子看起来好不可怜,委屈的结结巴巴道:“润…润涵是,是我的男朋友,我们,我们早就已经在一起了,求您不要,啊——”

    话还没完,扬手而去的就是一个巴掌,董淑兰怒气冲冲的还保持着扇耳光的姿势,见着岑佳孜那副装可怜的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仿若见到了数年前那个勾引自己丈夫的贱女人。

    “什么时候岑家还有你说话的份了?那霍家是什么身份,也是你可以巴结的,如果再让我听见类似这种天方夜谭的话,你就给我从哪来回哪去。”

    岑佳雯扁扁嘴,不怪她妈这么大反应,想起曾经她那姐姐做的那些事,她也讨厌死了这虚伪的女人!

    岑佳孜本来寄希望于爸爸或者爷爷,结果岑博鸿是想开口帮劝,可见岑老爷子什么话都没说,默认她的做法一般,也只能讪讪的把话重新咽了回去。

    “……是,夫人。”岑佳孜低下头,墨睫微垂遮盖住了她眼中的情绪,只不过垂在身侧颤抖的手却泄露了她拼命压抑的愤怒。

    成功在一旁看了一场大戏,岑小姐心情不错,话说本来她对那个霍什么的没什么感觉的,现在反倒是来了兴趣,她唇边涔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有些奸诈,“好啊,爷爷,就按您所说的,明天就把这个消息公布出去吧。”

    她突然迎合的回答,自然让老爷子满意,也成功换来来自对面的一道隐晦却明显饱含愤怒仇视的目光。

    岑佳雯霎时笑得潋滟风华,嗯……这种对手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得不到的东西却被自己轻而易举拿在手里把玩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她朝着偷偷看向自己的怨毒目光舔了舔红唇,唇角微扬,继而伸出大拇指然后缓缓朝下。

    老子最喜欢的就是抢别人的东西,尤其是你的!

    新闻发布会现场。

    空气里近乎凝固的气氛让岑佳雯浑身不自在,眉心直抽抽,不由自主就看向那让她尴尬症都要犯的罪魁祸首。

    所以呢,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说好听点,这是在召开记者发布会之前的休息室里,美其名曰让她跟那叫霍什么的玩意培养感情,说不好听点就是强拉人来配对。

    反正岑大小姐从一走进这个休息室跟坐在另一边的大冰山就没说过一句话,不过她觉得那人还是有一点可取之处的,就是那张脸可真算是……

    花容月貌的。

    哼,这年头男人长这样风骚的可真不多见,这可真是为泡妞打下了一手好资本呐。

    岑佳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看样子自己不先主动出击这木头脸是不会先开口的,她只好假意咳嗽了两声,扁扁嘴道:“那个,霍先生?我有些话想要先跟你阐明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