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猖狂女碰上腹黑男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24本章字数:2078字

    霍润涵头都没抬,“嗯。”

    有交流自然就好办了,岑佳雯端正了一下坐姿,认真陈述,“我想你跟我一样也是因为不好反驳老人家的话,所以才不得不跟我来弄这么一场闹剧,而且我们之前也不认识,突然就公布结婚什么的就太扯了,你说对不对?”

    “不会。”他将一条腿翘在另一条腿上,淡淡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尊重他们的意见。“

    不知是不是岑佳雯的错觉,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似乎口吻里带着十足看好戏的意味。

    这这这,这不应该啊,按照她所设想的,谁会愿意自己莫名其妙就多了一个未婚妻啊?

    还特么根本就不认识!

    岑佳雯吸了口气,于是干脆先下手为强,她立即开门见山道:“我不是处女。”

    “所以?”霍润涵挑挑眉,一点不意外的样子。

    岑小姐瞪大了眼睛。

    所以?这还用说吗?自然是嫌弃她不是完整的然后一同拒绝这次招待会啊。不是说男人都有处女情结什么的吗?

    她指着自己,生怕他没听清楚的再次大声强调着,“我说,我不是处女,你不在乎and不介意吗?”

    哪知就见优雅的男子一手支撑着精致的下颌,满脸恶趣味的道:“没关系,既然要娶进门,无论几手货我都能接受。”

    ……几手货。

    岑佳雯只觉一声闷棍过来把她砸的有点懵。她还就从来没见过这么“大度”的男人,还是说她太孤陋寡闻了?

    她干脆屡败屡战,坏话脏水不要钱的往自己身上泼,只要能摆脱这场无厘头的婚约就好,“霍先生,我名声很差的,会影响到你。”

    “霍家旗下有媒体产业,让他们闭嘴就好。”

    “我花钱如流水,连同一款包包都要买齐所有的颜色,养我太费钱了。”岑佳雯装模作样的感慨。

    男人打了个响指,笑得更加潋滟生姿,“那太好了,我们家穷得只剩下钱了。”

    “……我朝三暮四水性杨花,跟我在一起你随时都要做好戴绿帽子的准备。”岑佳雯不死心的咬牙道。

    “我流连花丛包养的女人一只手都数不过来,咱们正好天生一对。”霍润涵脸色不变,从善如流的回答。

    “我,我我——”岑佳雯被气的一时说不出话来,眼见着那边霍润涵似笑非笑完全把她当宠物一般逗弄的有趣表情,气就更不打一处来了。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男人,她以为自己脸皮已经够厚的了,没想到在这个人面前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

    霍润涵我诅咒你阳伟、早泄、生出个儿子没那啥……

    死种马,瞧那张不健康的脸,一看就是肾虚的症状,不知猥亵多少良家妇女,这种人渣迟早有天精尽人亡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哼!

    不顾岑佳雯的脸有多么狰狞,霍润涵反倒是来了兴趣般走过去,他很高,岑佳雯穿着高跟鞋站在他面前也不过刚刚及下巴。

    “干…干吗?”这种姿势自然而然的产生了一种被人居高临下的感觉,她不自觉的双手放在胸前做出一副防御的姿态。

    哪知霍润涵抬手摩挲着下巴,发出意味不明的一声,微一俯身将两人的距离拉近,以至于岑佳雯能够看见他性感的喉结上下来回滚动,仅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室内空气里的荷尔蒙指数飙升。

    岑佳雯顿时手足无措起来,整张脸都热起来,她平时是满口骂娘荤话的乱说,可真枪实弹的经历可就只有一次啊。

    而且,论感情,她只喜欢过卓云辉那一个混蛋男人啊。

    霍润涵性感的薄唇凑到她近乎滴血的耳垂旁,开口的语气却十成十的调笑,热气有意的洒在她耳边,“嗯?没想到岑小姐你居然这么热情的邀请,看来结婚以后的生活不会太无聊了。”

    刚说完这句话,男子身体快速一退,飞快将身子向后撤离,堪堪避过那猛飞来的一脚,有模有样的配合着心有余悸的拍拍胸脯,“好险,岑小姐,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吗?还是说没结婚就想守寡了?”

    岑佳雯感觉自己的太阳穴都在突突的跳,她握拳,“我守你娘的寡,看今天老子不把你下面那根整天想着祸害人玩意掰弯咯,老子就不叫岑佳雯!”

    “抱歉,我对耽美没什么兴趣。何况,你掰不弯我。”他优雅摊手,义正严词的拒绝玩笑。

    岑佳雯一噎。

    啊啊啊,老天快来收了这个妖孽吧,你造出这么一个祸害来肯定就是来为祸人间的。

    岑小姐本意欲再次出手教训他一番,哪成想刚一出手,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三两下的功夫就把她给制服了。

    霍润涵紧紧捏着她的手腕,高大的身子压住她,暧昧的贴在一起,他摇头状似遗憾,不紧不慢道:“你肯定没仔细看过我的资料,我的格斗术练得还不错,你这些防狼三脚猫招数对我是没用的。”

    “还有,”他又看了眼那高级腕表,淡笑提醒着她,“时间快到了,我们差不多要上场了。”

    “呸,谁要去,老子答应了吗?”岑佳雯用尽全部的力气推开他,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耍赖,大义凛然的说,“除非把我从这里扛出去,否则老子今天就不走了。”

    啊呸啊,撒泼耍赖什么的她最擅长了,这招屡试不爽,霍润涵总不可能真把她怎么样吧?

    男人果然微微蹙眉,好似在思考着什么。

    嘿嘿,没办法了吧?岑小姐冷哼,想让我乖乖就犯,小子你还嫩了点,回去再多练两年吧。

    可是,还不等她得意多久,只觉头上投下一片阴影,紧接着在她还没反应过来时,便一阵天旋地转,等她看清楚时已经脑袋朝下趴在男人的后背上了,真真是用“扛”的动作把她弄了出去。

    ……靠了,她的一世英名啊。

    “你放我下来,霍润涵你他妈放我下来,来人啊——救命啊——”

    “老实点。”他轻声喝了句,指节分明的大手拍了几下女子弹性极佳的屁股,成功让身上的可人儿闭嘴,似无奈的叹了口气。

    “现在的姑娘家都在想什么,非要人扛着才走,难道这也是秀恩爱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