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全家支持夫管严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24本章字数:2373字

    “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她蹙眉,质问着身边的男人。

    霍润涵默默的解开安全带,随后用看待傻逼的一脸嫌弃表情上下打量着她,继而收回视线,一句话没说的当先走进去。

    岑小姐气恼的跺着脚,他那是什么眼神,是在说她提的问题很蠢吗?

    哼,来了民政局又怎么样,这大半夜的,你当这里是你家开的?再说了,没有户口本身份证,谁会鸟你?

    她不情不愿的跟上霍润涵的脚步,还不等他们走进去,已经有一脸谄媚模样的男人主动迎上来,那满是横肉的脸上硬是挤出笑来当真是——惊悚。

    岑佳雯扁扁嘴,这年头民政局的人长这样难道就不怕把结婚的人吓回去?

    “哎呀霍先生岑小姐,你们能来当真是让我们这里蓬荜生辉啊,荣幸之至荣幸之至。”

    岑小姐表示很无奈,眼瞧着那张狗腿子的脸一个劲的点头哈腰,默默移开视线装没看见。

    谁能想到眼前这个人是民政局的局长,如今这半夜三更的亲自来帮霍润涵办理登记手续。

    钱果然能使鬼推磨啊。

    不过,就算他是局长,岑佳雯也不相信没有身份证户口本他能帮他们扯出那本红本子来。

    结果悲剧马上就来了,她悲痛的发现她今天的主要作用就是来啪啪啪打脸的。只见霍润涵从容的从口袋中掏出一系列的证件,女子惊悚了,一把扯过其中几个眼熟的,果断震惊了,那就是她的户口本,还有她那貌美如花的身份证!

    “你从哪偷来的?”她惊呼,赶紧伸口袋想要摸自己的身份证,结果掏了个空。

    “岑小姐,请你注意你的用词。”霍润涵俊美微蹙,都到了这个时候还不忘指正她的用词不准确,“正确的说法应该是拿,而且是你家里的人亲手交给我的,至于身份证——”

    男人戏虐的浑身上下扫她一眼,剩下的话在他隐晦的看向她身上披着的西装外套时岑佳雯就猜到了。

    “啊——霍润涵你告诉我我究竟是哪得罪你了,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岑小姐暴走了,近乎抓狂的喊道。

    呵呵,果然是当时对着她耍流氓的时候“拿”来的,速度可真够快的啊,这就是单身三十年的手速吗?

    而最让岑佳雯纠结的是,霍润涵这个家伙究竟是给她家的那群老祖宗们灌了什么迷魂汤,一个个这么卖力的卖亲孙女亲女儿的!

    霍润涵看着她,温柔一笑,“那是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我没有人会再这么爱你了。”

    工作人员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优秀出众的男女,老实说他给人办了这么多年结婚证,还没见过任何一对有眼前这两人养眼呢。

    岑佳雯被雷的眼角直抽搐,眼皮狂跳,不祥之兆啊!

    她撇嘴,暗自咒骂了好几句shit,恨的牙直痒痒:“算你狠。”

    于是史上第一对“互看”不顺眼的情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成为了夫妻,真是可喜可贺。

    领完结婚证,霍润涵开车送她回去。

    直到坐上车之后,岑佳雯还不敢相信,她竟然就这么结婚了?怎么只不过出个门的功夫,她就从一个花季少女转变成了已婚少妇?这个跨度有点大吧?

    而驾驶座上的男人,先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继而目光落在那两本红本本上,唇角溢出了一抹足以惊艳世间的微笑。

    豪气的阿尔法超跑在这种难得和谐的气氛中,开到了岑家。

    岑佳雯整理一下衣服,懒得理旁边的生物,跳下车刚想头也不回的走进去,哪知才走没几步就听见后面的脚步声一直跟着她,她蹙眉,纠结的回头,看向那不请自来的男人,皮笑肉不笑的指着一旁的大门道:“霍先生,天色晚了,大门在那!”

    言下之意,夜深了,你该滚了。

    霍润涵敛眉,淡笑,似乎极其不解,“我来自己家,自然知道大门在哪。”

    岑小姐:“……”

    你特么究竟脸皮多厚!

    她无语的翻了翻白眼,只能任由死不要脸的跟着自己进去。

    一进门,却发现那几位把她给卖了的老祖宗们竟然都没去睡觉,岑佳雯刚要走上前去质问他们为嘛把她户口本给霍润涵时,就见她那几位活祖宗主动迎上来。

    还没等她抒发“啊你们终于意识到自己错误想要来哄我”的感慨时,就见她家母上迎上来的手一下错开她,冲着身后的霍润涵关切的道:“润涵来了,快进来,一定饿了吧,想要吃点什么妈给你做。”

    “……”

    这大半夜的,一看就是亲妈。

    然后不止是她母上,她父上跟她家太上皇皆表现出了对于霍润涵同学极大的善意,然后完全无视了她的存在。

    岑佳雯悲愤了,果然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没人疼没人爱啊。

    而霍恩则继续拾起他的影帝作风,此时一扫酒吧里见到的鬼畜气场,整个人变的谦逊的不可思议,说话彬彬有礼堪称师奶杀手。看她母上那一副看待亲生儿子的样子就知道了。

    “妈,您别忙了,我只是顺道送佳雯回来而已,她还小不懂事所以才闹了下午那出,您别生她的气就好。还有我跟佳雯今天已经去民政局登记了。”

    “这好啊,也就只有你不嫌弃那丫头,她以后要是再犯病你尽管教训就行,不用看我们的面子。”

    岑佳雯:“……”

    妈,你现在收回这句话我们还能做母女的……

    “啧——看着你们这么好,搞得跟我才是儿媳妇,霍润涵才是你们亲生儿子一样。”岑佳雯环胸,在一边凉凉的吐槽。

    “去去去,我倒想生润涵这么好的孩子,可没那个福气,要是早知道你这个德行我当初就该去霍家把你跟润涵给偷换了。”

    “……”

    岑小姐受伤了,她家母上这刀子捅的啊。

    霍润涵轻笑着看岑佳雯在那边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觉得这个样子的她可爱极了。察觉到时间不早了,遂起身准备告别。

    “慢走不送别来了。”岑佳雯不咸不淡的开口。

    “去,瞎说什么!”老爷子不高兴的喝了一句,对霍润涵却瞬间变脸,“走什么走,都这么晚了路上不安全,就在这里睡下吧。”

    “What?”岑佳雯瞪大眼睛,不可思议道:“我说爷爷,您别胡闹好吗?”

    他个大男人的有毛线不安全!

    可惜所有人都将她的话当耳旁风,于是霍润涵状似为难,实际别有目的蹙眉:“这样不好吧?还要另外收拾房间。”

    “不麻烦,跟佳雯睡一间房就好了,反正你们是夫妻,睡在一起是迟早的事。”

    岑佳雯欲哭无泪,深感再也无力吐槽。她就没看过卖女儿还附带送货上门的。

    悲剧!

    于是在她爸她妈她爷爷的竭力邀请下,霍润涵从善如流应下,顺利获得入住岑佳雯同学卧室券一张。

    卖也卖完了,所有人都满意了,终于轮到当事人能够说话了。

    满头黑线的岑小姐幽怨道:“亲爱的老子们,你们这是要支持我被夫管严的节奏啊。”

    岑父岑母:“……”

    霍润涵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