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身心都要属于他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24本章字数:2430字

    岑小姐“……”

    MD,老子睡觉!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嗯,她忍了。

    第二天,岑佳雯是在霍润涵的怀里醒过来的,她还有些迷糊的揉揉眼睛确认今夕是何夕,哪知一睁眼就正好对上了近在咫尺的男人看着她的深邃目光。

    话说,昨天晚上她被霍变态威胁之后,当真是怕他做什么,浑身僵硬的一动都不敢动,最后大概是实在太困了才终于顶不住睡了过去。

    一个人在床上单独睡了二十年,突然身边冒出来一个男人,真真是让她难以适应啊。

    而且,她讨厌他这么看她,好像她是块肥肉的既视感……岑佳雯不高兴了,但男人那目光又太过逼人,似是带着隐晦的情愫,所以她只能硬着头皮故意显得强硬的开口,“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吗?老子知道我长的貌美如花美若天仙,你这么看着老子做什么?”

    霍润涵先是挑眉,随即不悦起来。高大的身躯一个发力,他骤然翻身就将女子整个人压在了他的身下。

    他眯眼看着她,上次在酒吧给她的教训还不够,还张口闭口老子的……

    嗯,欠收拾。

    岑佳雯浑身僵硬不明所以的看着霍润涵,愣是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等到确信这个家伙一大早就又在耍流氓时,她便使劲的瞪着身上压着的人,恨不得用眼神戳穿他。

    “霍先生,你精虫上脑吗?怎么随时随地发情耍流氓!”

    霍润涵也没去理睬她这在他眼里连反抗都算不上的力道,紧盯着她的眼睛,深邃的黑瞳如黑洞一样似要将人吸进去,“如果以后我再在你的嘴巴里听到‘老子’这两个字,后果你知道。”

    啥?岑佳雯惊讶,真心有种日了狗的心情,咬牙切齿的回击,“你太专制独裁了吧?老子喜欢什么和你有毛线关系,我就喜欢这两个字你有意见啊!”

    霍润涵眉骨清俊,微微一挑风韵天成,不经意的一个动作就能吸引人的整副身心。与他脸上所带来的温润形象不符的是手上正逐渐加剧的力道以及越来越危险的动作。

    他点点头,大手开始不断在岑佳雯的身上游走着。

    “靠之!唔——”

    岑佳雯刚怒骂了一句,霍润涵便随之吻上她纤长的脖颈,不断啄吻着,让岑小姐不自觉冒出了一连串的鸡皮疙瘩。

    同时,霍润涵还不忘低低提醒道:“这句话日后也给我省了。”

    这下,岑佳雯是真心怒了,从认识这厮开始就一直被欺压,她恼啊!她美眸喷火,开口狂骂,“我X你奶奶!”

    结果话音刚落,就只听“撕拉——”一声,酒吧包间里的一幕再度上演,还是熟悉的配方,她身上那件薄薄的睡衣在霍润涵的手下也再度宣告了报废。

    男人眸中沉了三分,低头在微微颤抖着的身体上不断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以彰显他的占有权。

    被牢牢吃死的感觉让岑小姐很不爽,非常非常不爽,可眼见霍润涵的动作越来越危险,最终还是脖子一梗,沉了沉脾气,被胁迫的示了弱,“你给老……你从我身上爬下来!”

    霍润涵冷哼,对她的识时务还算满意,轻笑了一声便不再多做什么,但也没有听从她的话从她身上下去,而是一眨不眨的紧盯着岑佳雯看。

    那对溟黑的眸子有着无尽的墨色,看不出什么情绪来,气氛一时又静下来,因为姿势的缘故,岑佳雯整个人像是被他完全包裹住一般。

    岑小姐被那极具穿透性的目光注视着,即便是心理素质有小强般旺盛的她也不禁头皮有些发麻,心里更是毛毛的,但还是美眸轻挑,挑衅着他,“你这样算是视奸吗?”

    霍润涵眸光死寂幽冷,带着些许的冷锐,唇形的弧度也很完美。岑佳雯从不知原来男人也可以有这样惊心动魄的美丽,可不知怎么的就让她莫名心虚紧张起来。

    然后,她只听霍润涵的声音带着几分讥诮与认真,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精致的下巴,冷声问道:“你喜欢我吗?”

    什么?!

    岑佳雯瞪大眼睛,不知道他哪根筋又搭错了,不耐烦的道:“你犯什么毛病?”

    哪知霍润涵这次没像以往那样见好就收,也意外的没有恼她的大不敬,大手从她细腻的肌肤上划过,最后放置在她的胸口,女子脸一红,刚要恼,他却突然俯下头颅,唇暧昧的勾勒着她的唇型,语气带着些微的小心翼翼。

    “这里,有人吗?”

    岑佳雯微征,脑海当中第一个出现的身影便是卓云辉。

    不过,她才没那么无聊的跟他分享自己的心事跟恋爱心得呢。

    而且,这混蛋又吃她的豆腐!

    岑小姐抬起手,一点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开他的手,“关你鸟事!”

    霍润涵目光沉沉,似警告又似威胁,他的身上开始笼罩着一团暗黑的气场,“岑佳雯,有些话我觉得我们应该说清楚,我这个人耐心一向不太很好。你这儿没人最好,有的话就赶紧给我把那些闲杂人等清理出来,不然时间一长,我可不知道我会做出些什么事来。”

    岑佳雯一愣,随即嗤笑一声,面露讥讽,“老子喜欢他十好几年了,你以为这是扫大街啊说滚就滚的。”

    ……

    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阴沉,霍润涵阴骘的目光灼灼的看着她,阴狠的笑起来,“看来,你已经忘了我之前刚跟你说过的话了,那么我不介意再提醒岑小姐一下。”

    话音刚落,随着岑佳雯的一声轻呼,霍润涵整个人便更紧的覆了下来。他的吻很急切,仿佛要吞了她似的,而事实上他就是迫不及待的想就这么要了她。

    岑佳雯全身止不住的战栗,心底涌起巨大的恐慌,她想拼命将身上的人给拽起来,可是就如同蚂蚁撼树一般一点作用也没有。

    容不得她多想,胸前的高耸已然被人僎住,她惊恐的看见了霍润涵脸上急切的想要将她拆吃入腹的冲动,这也更让她清醒了,霍润涵这一次是认真的,他真的会就这么强来。

    “停,唔…停下来,我,我错了,霍润涵我错了——”在被吻的间隙,岑佳雯终于得到几许说话的机会,赶紧可劲的说着自己错了。

    男人终于停了下来,视线久久停留在那被他采撷过的身体上,上面星星点点的痕迹都是她属于着他的证明,这才让刚刚被女子激起的怒火稍稍缓和下来。

    她,一定会是他的!

    岑佳雯的心跳则是十分快,男女之间的差距在这一刻显露无遗,如果霍润涵刚才真想做什么的话,她根本没有阻止的办法。

    变态,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衣冠禽兽。

    尽管在心里把霍润涵骂了一遍又一遍,可当着他的面,她还是生怕他再来一次,所以岑小姐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再逞口舌之快了。

    霍润涵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他,眸底晦涩、冰冷,可却又分明在诉说着某种难言的渴望,很是吸引人。

    “看来,是我之前对你太过容忍,以至于让你不知道我的底线了。那么我不妨来告诉你,我不管你是扫大街的还是扫厕所的,总之我要一颗完完全全空白的心。因为,我的女人,必须要身心都属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