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报仇雪恨的机会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24本章字数:2174字

    岑佳雯被他的模样震住了,很天雷滚滚地出现了好帅的错觉。半晌反应过来,她鄙视自己:人家这么霸道蛮横,你还在这犯花痴,少女癌犯了是不是?

    可她装模作样很温顺的点点头,充分表达“小的明白了”的心情,模样那叫相当的真诚。刚刚经历过那事,她还真怕他精虫上脑把就这么在光天化日之下把她给扑了。

    霍润涵静静的看着她,时间一下子静的有些诡异。岑小姐心中很方,怕他是不是看出了什么。然而,男人却在下一秒从她身上起来,翻身下床进了浴室。

    直到浴室传来了关门声,岑佳雯猛地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起,以她这辈子有史以来最快的速度换衣服,穿鞋,去了另一个浴室收拾她的仪容仪表。因为太过焦急,还差一点撞到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她就收拾好一切,轻手轻脚的从卧室消失。

    出了门下楼梯的时候,她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一件事情。靠,这似乎是她家啊,那间卧室是她的地盘,是她从小开始就霸占为王的地方,那她为什么要一副偷偷摸摸的模样!

    都怪那个死BT,一晚上恶霸的姿态都快给她洗脑了。

    鄙视。

    一到大厅,岑佳雯气得牙痒痒的恼火在看到一抹人影时顿时就转了画风。昨晚她和霍润涵的回来,岑佳孜没在大厅,八成不知道又去哪里野去了。如今一看见她,岑小姐就瞬间想起了她和楼上那男人曾经似乎是什么情侣关系。

    她贼贼一笑。哈,报仇雪恨的时候来了。

    岑佳孜很显然也看见了她,却转而继续低头沉默。岑佳雯不在意,因为只要在家她这好姐姐都是这么一副安静淑女又楚楚可怜的样子。她很夸张的打了一个哈欠,两手向上伸了个懒腰,微笑自语道:“老子鄙视男人,个个都是衣冠楚楚的禽兽。”

    岑佳孜脸色一变,莫名的看了看她,依旧没说话。

    岑佳雯也坐下来,相比她姐姐的大家闺秀坐姿,她的姿势可就很奇葩了。双手打开撑在沙发上,修长的双腿叠起,二郎腿还一抖一抖的。岑小姐笑的很灿烂,瞄瞄岑佳孜的样子,心中鄙视她,你丫的就知道装,天天这样也不嫌累。

    心中突然有些后悔,早知道她在这里,刚刚她就应该等等那腹黑跟他一起下来了。

    霍润涵早晨洗澡也很快,可他再快也没岑小姐溜得快。等他出来的时候,卧室里什么人都没了。

    他面无表情,一点都不惊讶,似是早就知道了会这样。他脱下浴袍,换上西装。

    等他下楼的时候,看见的这么一幕名媛淑女和地痞流氓的违和场面。

    岑佳雯喋喋不休,岑佳孜安静不语。而且看岑佳雯那模样,真就是换一个性就像极了男人。霍润涵挑眉,唇角似笑非笑起来。

    岑佳孜先看见了他,眸光诧异,“润涵,你怎么在这?”

    霍润涵不答。岑佳雯站起来,很风流的主动上去拉住男人,手臂亲昵的揽住他,挑衅看向岑佳孜:“亲爱的姐姐,这是你妹夫,你要连名带姓的叫他,不然我浑身上下连脚趾头都不舒服。”

    岑佳孜皱眉看向他们,下意识的问:“昨晚你们一起睡的?”

    “有什么问题吗?”岑小姐很无辜的反问,笑的好似巫婆,“说起来呢,人家也不太好意思,还不都怪爷爷和爸爸妈妈,大晚上的就把人往我床上送。好歹人家也是姑娘,也不顾及顾及我的面子,真是的。”

    她说完,又娇嗔的拍了一下霍润涵,似嗔似怒,美艳逼人:“还有你,婚前禁止那啥啥啥你不知道吗,那么没节制,人家的腰现在还酸呢。”

    霍润涵眸中带笑的看着她,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嘟着的脸颊,五分宠溺五分玩味的配合道:“还不都怪你太热情。”

    岑佳雯眨眨眼睛,没想到这男人这么配合她。她刚想说“明明是你太BT好不好”。可转念又想到还有观众,她硬生生的将语气变成了害羞,将女儿家的魅态发挥的堪称淋漓尽致:“讨厌。”

    一旁站着的佣人们低头偷笑,岑小姐瞪他们一眼,将众人憋的都近乎内伤。

    这时,董淑兰突然从厨房中出来,她看了看三人,岑佳雯看见她家母上,果断抛弃霍润涵,好似几年没见妈咪一样横冲直撞的就扑过去。

    “妈咪,你是不是在给宝贝做饭,哎呀你真爱我。”

    岑佳孜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努力将不悦压下去,这种场面她见的多了。

    董淑兰眸光不经意的扫扫岑佳孜,刚刚的那一幕她其实都看见了,她将怀中的女儿推开,好笑的看着闺女认真演戏的模样。忍不住腹诽,这心思这演技,真不愧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

    嗯,很让人省心,出门绝对不会被人欺负。

    “你想的美,我是看润涵第一次在咱家住下,才特意进去给他添几道菜的。”

    岑佳雯扁扁嘴,果然不是亲妈。

    霍润涵温文尔雅,绅士一笑:“谢谢伯母,没必要这么麻烦的,我吃什么都可以。”

    董淑兰道:“阿姨知道,你就是懂事。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你来这别不好意思,也不用客气,需要什么就跟管家和佣人说,让佳雯去做也成。”

    岑小姐无语,眉目幽怨的看自家老妈,若不是岑佳孜在场,她绝对咆哮了。

    说话间,老爷子和岑鸿博、岑翔宇也下来了,管家上前叫他们:“老爷,夫人,该用餐了。”

    岑家吃饭时的座位一直都是有讲究的,岑老爷子坐在最中间,岑鸿博和董淑兰分坐在两边第一个,岑翔宇和岑佳雯坐在两边第二个,岑佳孜单独坐在第三个。当然,岑佳孜是坐在她爹地和哥哥那边的,因为她家母上曾经很委婉的说过不要和岑佳孜坐在一起。

    这次,让岑小姐愤愤不平的是,他家爷爷竟然主动提出来要让霍润涵坐在他的对面,就是那个一般来很重要的客人时才会坐的上座!

    霍润涵彬彬有礼的拒绝,品行修养都表现的那叫一个没话说,看的岑佳雯不停的翻他白眼。

    “不用了爷爷,我和佳雯坐在一起就好。”

    霍老爷子也没再强求,笑眯眯的让他坐。董淑兰将自己做的几道早点端出来,刻意摆在距离他最近的位置。岑佳雯看着她家老子们像伺候亲儿子一样的伺候霍润涵,她真有一种自己是被抱养的感觉。

    怨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