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章 永远都脱不了身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3本章字数:2112字

    “你不用试探我,对你们,我从未想过要隐瞒身份。”霍润涵站的笔直,身上带着一种由内而发的王者之气。

    许淼讥笑:“那佳雯呢,你不对我们隐瞒,她若是知道了,能接受的了这么复杂的你吗。你现在生活在国内,身份隐藏的还算是好,你的一举一动都要小心翼翼,那要是出了国,因为你给她带来杀身之祸,你就不怕抱憾终身吗?”

    “这不关你的事。”霍润涵眼眸一闪,冷冷说。

    “为何不关我的事,你心中这么害怕,想必也是因为知道她的性格。她虽然天不怕地不怕,也蛮横爱惹事,但终究还算是温室中长大的花朵,若是进入你的那个世界之中,她会被吞的一根骨头都不剩。”

    霍润涵凉凉一笑,睥睨之感顿显:“许淼,我和佳雯是夫妻,同甘共苦是我们当初立下的誓言。至于别的,你更不需要操心,今日的我,谁敢来找麻烦,必须得确定还有命活。”

    他这话说的十分冷硬和霸气,字里行间都是自傲。也确实,他的确有那样的本事。

    “是吗?”许淼也笑了,眸中却犹如寒冰:“那么,之前美国的事情你怎么解释,你以为你能隐藏的了一辈子吗?霍润涵,真没想到你竟然那么天真,美国的国土一旦踏进你的身上永远留着美国佬的气息,一辈子,你都洗不干净脱不了身!”

    他顿了顿,阴沉了声音,“迟早有一天,你所受的那些会发生在佳雯身上, 你以为对她所有的好,到时候都会变成一把利刃狠狠的刺在她的胸口处!”

    “闭嘴!”霍润涵呵斥,理智却渐渐回来了不少,他没有再跟他动手,本来用拳头和蛮力解决问题一向都是他觉得最可耻的,他习惯了借刀杀人,更习惯了指点江山、我行我素。

    许淼却依旧嘲笑,他也敛了敛怒气,如此失控和冲动,也不符合他往日的邪魅纨绔形象。

    两人在下面冰冷对视,岑佳雯一直在考虑她到底要怎么开口比较好。这两位爷都不是好劝的主,说哪一个无疑都会伤到另一个。

    一边是朋友,一边是丈夫,什么样的结局都不是她想看到的。

    于是,她只得想了一个万全之策,拿出手机给霍先生打电话,上来就哀嚎着好痛。

    霍润涵乍然一听就吓了一跳,慌忙问她怎么了,岑小姐也不说明白,就是继续说疼。这下,他瞬间没了心情和许淼再对峙下去,转身仓皇走人,不阴不阳的扔下一句:“许淼,以后你最后离佳雯远一点,既然你隐约知道我是谁,那就不要来挑战我的底线,我若是哪一天真的烦了,你们许家就迎来了真正的灭顶之灾。”

    许淼勾唇:“我等着瞧。”

    岑佳雯眼看见霍润涵上来了,心中各种赞美她怎么就那么机智呢,她跳到床上,盖上被子,两手捂着小腹,眉头蹙在一起。

    霍先生不到一分钟就上来了,一进来就问出什么事了,岑小姐的演技开始进入开机模式,她沉默着不说话,就是可劲的把头往被子里蹭。

    如此隐忍的样子,更是让霍润涵相信了,因为岑佳雯平时闹归闹,但她属于血泪打碎了都自己往肚子咽的那种,除非是真的是很危急,不然她还能少会主动求人帮忙。

    他靠过去,压低声音担心的问:“佳雯,你哪里难受?”

    “肚子。”岑小姐低声说,声音带着病弱和隐忍,还委委屈屈的,当真是演技爆棚啊。

    霍润涵先是蹙眉,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声音中莫名竟然多了几分兴奋:“乖,坚持一下,我叫医生过来。”

    岑佳雯一听他话语中的欢快之意,立马就明白他肯定是又以为她怀孕了。岑小姐很无语,这人真的是想要孩子快疯癫了。

    “不用,我……我那个来了。”她随口胡扯着说。

    霍润涵顿了顿,有一会儿才明白她到底在说什么。他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声,然后道:“你躺着休息吧,没事别起来。”

    说着,他随手打开了室内的空调,然后下楼去了。

    直到他走了,岑佳雯的表情才瞬间从病号变成了残障人士。她一边笑,一边很惆怅的在想过两天姨妈真的来了那可怎么办。

    十几分钟,霍润涵就上来了,手中端着一碗热姜汤,岑小姐一闻到这味道就浑身蓝瘦,她最讨厌喝这种东西了,以前在岑家她家克星总是武力镇压着她非要喝,弄得她每每来就算是疼的厉害,也会装着说不疼。

    可,霍润涵亲自下厨,这意义就不一样了。岑佳雯真的很好奇一件事情,这个事情还能有他不会的东西吗?

    男人将餐盘放下,过来要扶起她,岑佳雯耍赖,硬死都是不起。一直到霍润涵沉了脸色不悦的看着她,她才一脸“我被蹂躏了”的模样心不甘情不愿的坐起来。

    接过他手中的姜汤,岑佳雯想死一样的一口口的喝。她觉得自己有些神经病,好好的什么事都没有,结果还在这里找虐。

    好不容易喝完,她真心是想一把将这个碗给摔了,霍润涵自然知道她的喜好,在她蹙眉狰狞的表情下,往她的嘴里塞上了两块糖。

    他也上了床,将蜷缩着身子的她整个人都拥在怀中,温热的大手按在她的小腹上,一下一下的帮她按压。

    他的表情温柔,动作更是如此。岑佳雯有些发愣的看着他,霍润涵这厮,无论外界再怎么传他,他对她,始终都是极好的。

    可,有一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狗欢无好事,人欢有点灾。

    岑佳雯心里这一高兴,脑子抽风的时候就容易不正常,她躺在床上,下意识就和他说话说着说着就黄了,霍润涵自制力一向惊人,但岑佳雯,显然是他生命中的一个例外。

    于是,夫妻两人的行为越来越不规矩起来,岑佳雯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危险,却情不自禁的沦陷在这种狂热之中,一直到某人的手伸向她最隐秘的地方,她才惊觉不好。

    然而,晚了,霍润涵发现手下并没有什么垫着的痕迹,然后就再确认了一下,结果,岑小姐就很悲剧的被发现了。

    霍先生的脸立马就阴沉了下来,冷冷的看着她,有一种风雨欲来的凶狠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