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七章 你该庆幸你是润涵的女人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3本章字数:2088字

    虽然四周没人,但她还是选择了翻墙而过,幸好墙不是很高,她这一身本事的过去还是没问题。

    别墅中非常大,真心大到了一种都要迷路的感觉。岑佳雯一面小心翼翼的在黑暗中看着,一面咒骂着究竟哪座楼才是闽希宇和漪漪住着的。

    她走了好一会儿,连一个人都没有碰见。岑佳雯越来越觉得反常,这么大的一座别墅,门口还开着,不可能里面连个人都没有。

    就在她思索的时候,意外出现了,院子中不知道是从哪里飞来了很多暗器,那声音在空中划出凌冽的声音。幸好她敏锐,灵巧的躲避过,但那些东西就像是被开了开关一样,怎么都不带停下的,反而还有越来越多的架势。

    岑佳雯的手臂已经被划破了不少,她的反应能力是很快的,但绝对到不了能克服这几关的程度。所以没多一会儿,她的身上已经都是伤口和血迹。

    岑小姐疼的几乎要骂娘,却没心情管这些,比起伤口来说,自然还是小命重要。

    她堪堪躲过不少,在心中再次庆幸从小学习跆拳道,且如此精通,是一件多么明智的事情。不过,面前的形势越来越不容乐观,岑佳雯的力气是迟早会用尽的,但这些暗器却像是永远没完一样。

    这样下去,毫不疑问,必死无疑。

    岑佳雯很纠结,她有些后悔这么草率的就来闯闽希宇的家,明明知道他身份复杂不简单,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就见到他的人?

    好歹也应该先套套霍润涵的话嘛。

    就在她以为要这么完蛋,只能十八年后再当一个女神的时候,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个男人,身影闪动的非常快,抓住她的手臂很粗鲁的将她带到了一座别墅中。

    她被人推在地上,浑身筋疲力尽的也不太想起来,就是定定的看向那男子。黑衣黑裤,身形健美高大,脸上带着半截面具,看不清长相,但从大体罗阔来说,绝对是一位美男子。

    最让岑佳雯诧异的是,男人那一身肃穆和凌冽的杀气,那气场,和闽希宇像极了七八分。

    想起刚刚那鬼魅的速度和出手之快,岑佳雯微微蹙眉。她好像来到了一个不属于她的世界之中,一个,她从未接触过的世界。

    闽希宇缓缓从楼上下来,那对暗沉的眸中面无表情。他一步步的从旋转楼梯上绕下,身上自带着一种王者之气,指点江山,诡谲阴森,异常霸气。

    岑佳雯怔怔的看着他,他和霍润涵之间很像,但他身上的暗黑之气,是她见过的所有人中最重的。他往一个地方一站,就会立马让人产生一种他是黑暗之神的错觉。

    闽希宇穿着一身黑色睡袍,露出一些精壮的皮肤,她入目一看,先是看见了他胸前的一大片狰狞的纹身,然后就是一小块绷带。

    她瞬间联想到霍润涵身上的伤口,他们是一前一后去的美国……

    “岑佳雯,谁给你的胆子,敢来缠闯我的地方?”男人开口,顿时千里冰封。

    岑佳雯的注意力却来到了他的脖颈上,他的脖子上显然是有好几道红痕和指甲印,异常的深,几乎见了血。那样的痕迹,情到浓时或者霍润涵强迫她时,她也曾经在他身上留下过。

    她眯起眼睛,站起身子,认真的打量面前如同阎罗一般的男人。仔细观察,不难看出,他一身黑暗妖艳,显然刚从情yu中抽身而出,胸膛边还有一个很重的咬痕。

    岑佳雯一想到某种可能,立马就怒了。她沉声问:“漪漪在哪,你究竟把她怎么了?”

    闽希宇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连一个冷笑的表情都懒得做。他挥挥手,转身就要上楼。

    “闽希宇!”岑佳雯怒道,直接喊他的大名。

    男人停下了身子,回头的那一刹那,仿佛厉鬼附身,凶狠逼人。他冷然道:“岑大小姐,你耍脾气也要看好人,我可不是霍润涵,这里,也不是你可以撒野的地方。”

    岑佳雯被哽了一下,咬牙切齿。闽希宇低头慵懒的整理身上的衣服,又道:“我知道,以前在A市没什么人是你得罪不起的,但我奉劝你一句,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这次看在润涵的面上我就放了你,不然刚才你就会直接躺在院子中了。”

    岑小姐怒,心脏都快要炸了。就像他说的那样,在A市,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把她不放在眼里过!

    可她是玲珑的,终究知道不能和闽希宇硬碰硬,她现在只想找到漪漪,哪怕见她一面确定她还活着也好。岑佳雯一冲动之下,撒腿就往楼上跑,全然没发现她这行为在两个男人的眼中究竟是多么的可笑。

    闽希宇上一秒还低着头,下一秒身影一动,迅速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岑佳雯疼的蹙眉,她的手快要被人捏断了!

    然而……

    她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太阳穴处正直顶着一把手枪!

    饶是岑小姐这种自认为什么都见过的女子,都着实被吓了一跳。

    他到底是什么人?这么鬼魅的速度,如此敏捷的身手,利落的掏枪,这绝对是不是一般的商人或者黑社会能做到的。

    闽希宇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一旁的男人看了一眼岑小姐的手,犹豫着道:“老大……”

    还没等他说完,男人阖眸间就放开了握住女子的手,那里显然已经红了一圈,再用上几分力度,整根手臂都会废了。可是,不行。

    他冷哼,森然冷冽道:“岑佳雯,你的确应该庆幸你是润涵的女人。不然,敢擅闯和忤逆我的人,一定早就在生死簿上报道了。”

    说完,他勾唇一笑,那笑容让岑佳雯一身鸡皮疙瘩。她第一次见人笑起来竟是这种感觉的,好似夺命之神,周身都被一种阴冷的感觉覆盖。

    她沉默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张唇还要再说些什么。闽希宇道:“墨寒,把她给我丢出去。”

    边说,手臂一用力将岑佳雯推到一边,另一只手一转,手枪瞬间消失不见。

    “是。”一旁站着的男人道。

    岑佳雯复杂又愤怒的看着闽希宇上楼那高高在上的背影,红唇几乎都被咬出了血。

    这男人,当真是一个狠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