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六十九章 手下败将,何以言勇?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3本章字数:2066字

    霍润涵眯起眼睛:“你再说一遍。”

    他微微动了怒气,她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她怎么能如此无心?

    岑佳雯察觉到他生气了,低头沉了沉脾气。转而想起以前的事情,觉得她这话确实也说的有些重了。她懊恼又烦躁,索性推开他的手起身。

    她不想再待在这里了,怕在这待下去两个都来了脾气的又会吵起来,她从来就不是服输的人,霍润涵更不是,一旦气氛火爆起来受伤的绝对又是她。

    虽然,伤在她身,疼在他心。

    岑佳雯起身到一旁拿过她的包,淡淡说:“今天爷爷给我打电话了,我回家住一天,明天再回来。”

    霍润涵黑了脸,夜色下男人阴鸷的脸孔比黑暗更可怕三分。

    岑小姐没等到什么答案,索性转身就走。她走得快,也就忽略了霍润涵所有的阴沉和不悦。

    她刚出门,就听见卧室中传来了什么东西碎了的声音。她叹息一口,也很想一脚踢碎一旁的花瓶撒撒气,想了想,还是算了。

    闽希宇的错归闽希宇,和霍润涵一点关系都没有,这点她还是清楚的。

    岑佳雯开着自己的敞篷跑车回岑家,她确实也有段时间没回去了,她家老子们没一个主动给她打电话慰问一下的,果然,她就是被抛弃了。

    她正纠结着,眼看没几分钟就要到家了,手机铃声突然响了,她拿出电话,一看是田珂,就接起来。

    “田姐……”

    “田什么田,小姑奶奶你在哪呢,几天前我们不是就约好了今天一块去D市宣传的电影吗,所有人都到了,就你大牌,你还来不来!”田珂打断她的话,上来就吼。

    岑小姐觉得吧,以前她听说的那些有关于田珂的绝对都是假的,什么自信温柔好说话,通通都是骗人的,她在她面前,三天两头的就会来一次发飙,且一次吼的声音比一次大。

    当然,某人自动忽略了这是她的问题,除了她,能让田珂带的艺人,哪一个不是把她说过的每一句话都牢牢记在心上,生怕出一点差错的。

    “我,嘿嘿,我在路上呢,马上就到了。”岑佳雯急中生智,慌忙改口。

    那边静了静,许是也听到风声和车声,声音总算是和缓了些:“行了你赶紧过来,宁导都在这等了你快半个小时了。”

    岑佳雯挑眉,心想八成那厮是要炸毛了。

    挂断电话,她车头一转,直接去飞机场,这事突然,自然是来不及收拾行李了,只能到时候看看去了D市之后缺什么再买就是了。

    她前几天还记着的,只是一直觉得不急不急,到时候再收拾行李箱就成了,结果今天去了闵家一趟,被人给弄得什么都忘了。

    岑佳雯赶去机场,也没给霍润涵打个电话,果然,VIP候车厅里所有人都到了,宁嘉阳,制片人,叶天一,许梦娇,还有两个配角,以及所有的经纪人。

    宁导刚要开口骂娘,转而看见岑佳雯这一身狼狈,她在闵家受伤一身血迹,还没来得及换下来。众人都吓了一跳,田珂慌忙上前问:“小祖宗,你这是怎么了?”

    岑佳雯无所谓的摆摆手:“没事,霍润涵变穷了,家里停电,我不小心拿着刀划了自己两下。”

    ……

    众人默,一个个表情相当精彩。这是一个鸟理由?

    田珂看了看表,还不到登机时间,她小跑着出去在附近的医药店直接提了个急救箱,里面什么东西都有,非常齐全。

    等她回来没一会儿,也就提示登机了。岑佳雯过安检的时候,工作人员看她的目光十分奇怪,要不是因为她这张脸在A市人尽皆知,几乎算是通行证,九成肯定是被扣下了。

    他们订的全部都是头等舱,田珂给她处理伤口,一边弄一边问:“你和我说句实话,你这都是怎么弄的,你要再和我说是你划的,我立马在你脸上补上两道。”

    岑小姐扁扁嘴,但还是什么都没说。有关于闽希宇的事情,应该是绝密。

    她下意识的看了宁嘉阳一眼,正好发现宁嘉阳也在看着他。男人的目光中有着探究和了然,很明显,他大概是知道她这伤是从何而来的了。

    重新包扎好,田珂给了她一件新衣服让她去换上。幸好她提前做了准备,就猜到这大小姐八成会不靠谱,于是多买了几件新衣服出来。

    岑佳雯收拾完,躺在床上就睡了。头等舱就是这点待遇好,要是经济舱商务舱可就更是有的累了。

    身上的伤口经过处理,显然已经好了很多,她素来是能忍痛的女子,也不在乎这点小伤。她更担心的,还是黎漪漪。

    几人到D市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大街上十分安静,只有偶尔跑车呼啸而过的声音。机场外已经有人在等着了,直接接上他们去预定好的酒店。

    在车上,岑佳雯明显萎靡不振,叶天一关心问她没事吧,她摇摇头,不太想说话。宁嘉阳也靠着闭目养神,许梦娇突然说:“哎呦,我一直在想,你那么牛逼轰轰,怎么也会被人给弄成这副模样?”

    岑小姐冷哼,都懒得看她:“老子今天心情不好,正愁着没人干架,你最好别来撞枪口,小心你的腿。”

    “怎么,恼羞成怒了?”许梦娇继续讥讽,笑意盈盈。

    岑佳雯如刀的目光射过去:“我告诉你,你少来招惹我。今天那情况要是换成你,你早就一命呜呼了,手下败将,何以言勇?”

    丫丫的,上次她这条小命还是她给就救回来的,这女人连句谢谢都不说,还在这抽风,真心找虐。

    众人见她们你一言我一句的又吵起来,该劝的都在劝,岑佳雯是真心懒得和她计较,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着她,但只要是说出来的,那都是一针见血。

    许梦娇说:“润涵哥哥对你这么快腻了,你受了伤他也不管你,还放你这么出来?”

    岑佳雯听出她话中的看热闹和嘲笑,她高傲抬头,红唇一抿,妖孽纵生,“那也比你强,你追了这么多年的东西我唾手可得。再说了,霍润涵宠我爱我天下皆知,你看不见,说明你眼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