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三章 世上最悲惨的劫匪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4本章字数:2240字

    哎呦喂,他们是有什么想不开的,竟然打劫到她头上了。

    真是……新鲜遭遇。

    岑小姐笑看他们,态度慵懒又迷人:“亲们,劫财还是劫色?”

    劫匪们挑眉,很是惊讶。别说他们了,田珂都是一脸惊悚,这情况下一般人跑还来不及,她竟然还能问这些?

    一男人看了看她们两个,说:“财色都要!”

    岑佳雯勾唇笑了,田珂悄悄的去摸手中的手机,其中一个男人猛的拉住她的手,蛮力将她的手机抢过来。

    “美女,我劝你最好老实一点,你们这么花容月貌,哥们几个可不想伤到你们。”一黄毛男人笑着说,笑容有些猥琐。

    田珂吓了一跳,又不死心的想上去夺,岑佳雯悠悠拉住她的手,笑的和个狐狸精一样,把几个男人看的都一愣一愣的:“你们不认识我吧?”

    认识的话,该是不会这么想不开。

    几个男人摇摇头,有一个觉得很眼熟,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见过,黄毛男人上前摸了一把她的手,笑容更是猥琐:“不认识没关系,从今天开始我们就熟了。美女,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认识认识呗。”

    “好呀,”岑小姐笑意更浓,眸中闪过几抹危险,“你想在什么地方?”

    田珂拉住她:“佳雯……”

    岑佳雯对她摇了摇头,看见几个男人露出不善的眼光,她含羞带惬又勾魂的一笑,“田姐,相信我,没事,我好久没松松筋骨了,前段时间浑身痒的很,人家主动送上门了可就没有不上的道理了。”

    她这番话说的那叫一个一语双关,听在男人们的耳朵中八成都是十分欢心的,但田珂却担心的看着她。

    虽然了解一些她曾经的事情,媒体也报道过她和许梦娇动手时的英勇事迹,但如今对面是几个五大三粗的青年男人,她还是不放心。

    若是出了事,霍总发开疯一定会掀了整个D市的……

    两个男人早就忍不住上来拉她们了,岑佳雯淡淡扫过一眼,道:“这么心急,那不如就在这里好了?”

    她是疑问的问句,却是肯定的语气。此话刚落,还没等几个男人说什么,她就一个擒拿手扣住黄毛的手臂,左脚骤然发力一个旋风腿就将他踢了出去。

    黄毛的身子以标准抛物线的弧度落地。那滑出去的距离,初步目测会有六七米。

    其他的男人一愣,很显然是被吓住了。谁都没想到,这看起来国色天香瘦弱精致的女人,竟然还藏着一身本事。

    岑佳雯挑衅的勾起红唇,唇角的那抹弧度霸气又不羁,混合着她的妖娆风情,俨然就像是所向披靡的女神。她做了一个标准格斗前的姿势,还对着众人勾了勾手,“有什么本事,你们可以一起上。打的过我,我们两个随你怎样。”

    男人们显然被激怒了,但更是倾慕她们的美色。他们一窝蜂的冲上来,一时间,几个人便缠斗在一起。

    嗯,并不算是斗……因为岑佳雯的水平一看和他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虽然他们力气很大,但她身影非常灵敏,躲的很快。不仅如此,她出拳的速度和力度也是几人比不了的,那拳头虎虎生威的打在人身上,都能听见骨头的声音,就别说会有多疼了。

    田珂震惊的看着仿佛魔怔了的岑佳雯,她正以一个十分凶悍的三连击勾拳将倒数第二个男人打趴。男子躺在地上捂着胸口处哀嚎,听那声音就知道伤势绝对不轻。

    最后一个男人显然是怕了,想要松手走人。岑小姐早就上了瘾,怎么可能会留下一个漏网之鱼。她觉得吧,像这种只会欺负女人的人渣,社会的败类,不教训教训他们,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毫无意外,最后一个的下场也很惨。岑佳雯的拳头如同雨滴一般不断落在他身上脸上,直到看他唇角的血迹都非常严重了,她才猛的抬腿一脚将他踢到了角落里。

    整个过程,手起手落之间非常流畅,狠厉和霸气展露无遗。田珂已经从惊悚中出来了,她此刻的表情完全就是一个大写的服字。

    岑佳雯拍拍手和衣服,抬眸扫向几人,笑说道:“哥们,还能上吗?”

    她的笑容非常刺眼,美丽夺目,带着不屑和高傲。她走到田珂身边,很优雅的做了一个绅士礼:“田小姐,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下次再碰上这种事就不用担心了,别说四五个,就是十几个捆在一起上,老子也照样不放在眼里。”

    她猖狂的近乎过分,却让人提不起丝毫反感。因为她说的是事实,正所谓,有本事的人才会桀骜不驯。

    几个男人相互搀扶着爬起来,为首的男子恨恨看她一眼,威胁道:“我记住你了,以后别让咱们兄弟再看见你。”

    岑佳雯仿佛听见了笑话一般,笑的讥讽至极。她娇笑着,一步一步的又靠上去,几个男人下意识的就后退,场面变的十分的滑稽可笑。她最后也不逗他们了,只是轻快道:“不好意思,只要你们玩电脑看电视玩手机就一定看见我。”

    她最近可是无处不在呢。

    男人没在意,又凶狠问:“有种留下你的名字和你家地址,看老子不找人撕了你!”

    田珂拉着她要走,危险已经解除,再这么死缠烂打下去也没什么意思,他们不过是想维护最后那点男性尊严罢了。

    岑小姐一边跟着走,一边收起了笑意,一字一顿的认真道:“既然你开口了,那老子就满足你的好奇心。我叫岑佳雯,家在A市,爷爷是曾经的老将军,爸爸叫岑鸿博,上任A市市长,妈妈叫董淑兰,岑氏跨国企业的前总裁。至于你想占我便宜,还得去问问我老公,霍氏财阀总裁霍润涵!”

    几个男人彻底惊住了,一个个眼睛睁的特别大。岑小姐没心情观赏他们的表情,早就转身走人了。

    剩下几人由惊悚转变为震惊,再是惊讶,最后是一脸扭曲,迅速闪了。

    何为大水冲了龙王庙,看他们就知道了。

    岑佳雯从刚才的彪悍瞬间变成了软妹子,她靠在田珂的肩膀上,轻声吐槽:“田姐,你看他们真过分,竟然欺负我们这种弱女子,我身上伤口本来就没好,疼的要命呢。”

    田珂鄙视的看她一眼,就刚刚那势头,她哪疼?

    还弱女子……

    看她不理她,岑佳雯越发撒娇。回到酒店处理伤口时,她有模有样的叹息:“我觉得我以后还是不要来D市了,这地方和我水土不服。”

    田珂难得配合的点点头。的确,她这才来了几天,又是车祸,又是打劫的……

    嗯,果然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