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九章 心如死灰,绝望透顶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4本章字数:2342字

    岑佳雯回到剧组,宁嘉阳刚回来状态也不是很好,于是整体节奏就不是很快,黎漪漪虽然找到了替身,但剧本熟悉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任务,尤其对于精益求精的宁导来说,是不允许出现任何偏差的。

    岑佳雯心情也不是很好,黎漪漪一天不醒,她做什么事情始终都留着一层。就算是笑容,也总是带着几分不真心。

    但幸好,黎漪漪没过两天就醒了,且病情稳定。只是精神方面,相对而言还不太好。

    她亲自给医院打去电话,得到的结果让她差点炸毛。抑郁症加自闭症那还叫还好?要是再严重点,岂不是要精神病了?

    闽希宇听到结果依旧是面无表情,只是眸中闪过了些许异样。

    岑佳雯从剧组离开,拿着东西就往医院去,然而刚出门,就在路边看见了霍润涵。

    她脚步一愣,下意识就要往回跑。精致的脸上有些扭曲,这厮究竟是多闲,竟然在这守株待兔?

    “站住。”男人淡淡说,声音并不冷。

    岑小姐很想跟自己说她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听见,然而身体却比理智更快的做出了反应。她停下来,回头看向他。

    霍润涵动作很快,刚刚还站在那边的,顷刻间就来到她身边,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你要去哪?”

    “四处逛逛。”岑佳雯没理由的撒了谎,直觉性的就是不想告诉他。

    “四处逛逛就是不愿意告诉我?”霍润涵锐利的眼睛看着她。

    这样的语气,让岑佳雯立马就明白这男人什么都知道了,她突然觉得百分之百了解其实也不都是一件好事,她这个人完全被呈现出一种透明的状态,外在内在全部被他剖析清楚。

    坦诚,敢作敢当一向是岑佳雯的作风,所以她很爽快的点了头,抬头理所应当的问:“我要去医院,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和闽希宇那么好,去了也没什么作用。”

    男人抿唇,脸上逐渐出现一种无奈。

    “佳雯,你想让我怎么做?若是换成黎漪漪,你能为了我一点情意都不顾?”

    这次,换成岑佳雯怔了怔,她何尝不懂这些,但她却冷哼,别扭道:“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这道理我懂。”

    “你不懂。”霍润涵没生气,而是霸道的缠住她,语气低沉,目光深邃:“上次我在酒吧说过,看来你忘记了。一件衣服穿久了,是会连着皮肤都记住的,如果没了这件,我可能就要裸奔了。”

    岑小姐笑了笑,粗鲁的拍他肩膀,状似不屑:“少说好听的话了,带我去医院。”

    “是,老婆。”霍润涵也淡淡笑着,翩翩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

    到了医院,站在黎漪漪的病床前,她才真正意识到了究竟有多严重。

    岑佳雯往日最熟悉的女子,此刻正以一种完全无焦距的眼神看着前方,病房里除了她,还有闽希宇。男人沉默的坐在一边,双眸定定的看着他,似是生气,似是愤怒,似是……

    “漪漪……”岑佳雯小心翼翼的叫着她,伸出双手要去碰触她,然而,两人的肌肤刚刚接触,黎漪漪就猛地抽回去,那对清澈的近乎神圣的眸中全是恐惧和害怕,暴睁到极限看着她。

    她吓了一跳,瞬间也愣住了,霍润涵蹙眉,坐在闽希宇身边。

    “漪漪,我是佳雯,你……你怎么了?”岑佳雯急忙解释道,声音带着颤抖和心痛。

    女子没说话,低头将身子蜷缩成一种自我保护的状态。岑佳雯脸色难看至极,猛地回头怒瞪闽希宇。男人依旧是面无表情,冷的如同一块冰一样,却之执着的看着黎漪漪,对于她的怒气,他似是一点都没看见。

    在闽希宇的人生字典中,从来都是他的眼中只能看见他在乎的人,他这样的身份背景,世间恨他的人千千万,再锋芒犀利的目光他都见过,怎会缺一个岑佳雯?

    而他看不见,说白了,是因为根本就不重要。

    岑佳雯怒火狂飙,心中却是又心疼又酸涩,她无奈的看着自家闺蜜,胸腔中堵了那么多话却一句都说不出口。

    她很想骂闽希宇两句,但始终还是没骂出口。并非她怕他,而是因为霍润涵在。她平时中说的话再难听,现在也始终做不到不顾他的感受。

    四人就以这样诡异的模式相处了一个多小时,每个人都心怀鬼胎。突然,霍润涵拉着闽希宇出去,他本来还是不愿意的,两人强势的目光在空中激烈碰撞,像是交流了什么信息一样,最终,他还是出去了。

    耳边传来关门声,岑佳雯认真的看着低着头默默出神的黎漪漪,眉头紧蹙,声音是史上难得轻柔:“漪漪,你看看我,你别这样,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不想留在医院你就告诉我一声,我带你走。”

    黎漪漪没回答,苍白的脸上犹如死人一般。岑佳雯不甘心,唠唠叨叨的和她说了很多话,可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给出一点反应。

    她挫败了,自家闺蜜这副心如死灰的样子让她近乎痛彻心扉。从小到大,漪漪都是美的出尘脱俗,她们虽然性格不一样,但却是彼此之间最亲密的人。岑小姐素来是冲动的,热血上来的时候绝对天不怕地不怕,她握拳,任由怒气渐渐升起,然后蹭的起来,一身肃杀的就要出门。

    一只手突然从身后抓住她,岑佳雯立马停下脚步,女子的声音沙哑难听,再没往日那种灵动甜美:“别去,佳雯,我没事。”

    这一句话,让她是又兴奋又恼火。高兴她还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失去记忆,怨怒闽希宇那混蛋竟然将她逼迫到了这种地步。

    漪漪没疯,她什么都记得,只是绝望透顶,消极躲避,才导致的抑郁和自闭症。

    她坐在床边,更加用力的握住她的手。黎漪漪终于抬眸看着她,恍惚间,她猛地伸手将岑佳雯抱住。

    岑小姐本来是要说什么的,但她察觉到了漪漪身子的颤抖。她抬起的手僵住了,唇张开又缓缓闭上,

    漪漪……在哭吗?

    她这么时间的坚持和隐忍,忍辱负重,委曲求全,不堪和痛苦全部隐藏在心底,一点都没让闽希宇看见,却终究是在极致边缘,情绪彻底崩溃。

    岑佳雯心疼不已,她们一样的年纪,曾经都是A市名媛,万千宠爱于一身的骄纵公主。而如今,她一如往常,漪漪却家破人散,身心受创,事业退步,她的一切,一夕之间,都因为闽希宇来了个天翻地覆。

    她不禁想起门外的霍润涵,他对她百般宠爱,如同疼在骨子中。虽然知道现在这么想不应该,但她还是庆幸,能遇到他,真是福气。

    她比漪漪,唯一赢了的地方,就是有他挡在身前,为她遮去了一片腥风血雨。

    若非霍润涵,岑家如今,也是一片狼藉吧。

    “佳雯,我好痛苦,我熬的好痛苦,我想,我真的想……”黎漪漪哽咽的说,话到一半却顿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