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章 这一辈子,你别想她会原谅你!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4本章字数:2196字

    岑佳雯心中猛地一跳,她慌忙推开她,那双眸中都是怒气。她知道漪漪要说什么,她好辛苦,她不想再承受这些压力和痛苦,她想死了。

    若不是想死,怎会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

    “漪漪,你不能这样,你还有我,还有黎伯父黎伯母,你别忘了他们都还活着,你要让他们在受到黎家这么重的打击之后,再接受你的死讯吗?你忍心让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可我这么活着,有意思吗?”黎漪漪目光毫无焦距,不是死人却犹如死人:“你知道闽希宇做了什么吗,他把我们两个欢爱的照片传给我爹地,还有我和他手下的,我爹地在狱中受了打击,一病不起,前几天因病过世了。母亲受不了打击,生命垂危,不仅如此,他不让我出席爹地的葬礼,还在他的墓碑前对我……佳雯,我想错了,我一直就想错了,我以为我心甘情愿留在他身边,能打消他的些许仇恨,结果根本就不可能,他没有心,他根本就是一个满腹仇恨的魔鬼,他只有一张人皮,纯碎的行尸走肉,他手上的人命数之不尽,杀了我们,不过是再简单不过的事罢了。”

    她的泪水顺着眼角划过,无声叹息,悲伤如古墓:“前段时间,你去闵家找我,我当时已然绝望,因为他毁了梓晔,囚jin了我,我在闽希宇的面前,就是一个玩wu,一个宠物,一个还不如ji女的存在。佳雯,说句实话,这个世上已经没了任何让我眷恋的理由,黎家已经彻底毁了,梓晔也毁了,而你,我可以放心,因为有霍润涵在,不会有人能伤害到你。所以,我真的很想死,我……”

    “不准说!”岑佳雯厉声打断,纤细有力的手掌用力的握着她,眸光透彻又纯粹,“你不能死,你若是死了,我拼出这条命,也一定会找闽希宇要一个交代,漪漪,你知道我的性格,你明白的。”

    她这话说的狠厉又决绝,当真没有一丝玩笑的意思。她面上还算是冷静,但心中也全是震惊。黎伯父死了?什么时候的事?外界根本就没有传出任何的消息,那是什么时候举行的葬礼?

    还有梓晔,那是漪漪从小到大最亲近的朋友,对她而言是男闺蜜,因为萧梓晔爱她,一爱就是这么多年,明知道得不到没有结果,却还在坚持。他的用心,丝毫不逊于霍润涵对她,岑佳雯从小到大无数次的羡慕自家闺蜜,能有这么一个男人,始终对她不离不弃,坚贞如一。

    还什么囚jin,甚至,竟然还把他们的照片发给黎伯父,岑小姐震惊不已,相当的不可置信,她知道闽希宇变态,却从未想到过,他能把漪漪扔给别人,让手下来羞辱她?

    他当真是一个禽兽!一个人畜不如的混蛋!

    黎漪漪眼泪一直没停,目光转向窗外,看着湛蓝无底的天空,声音空洞至极:“你不懂,你永远不懂我在经历着什么,我们曾经都是站在云端的人,一朝坠落,说不怕都是假的。我不害怕失去金钱名利,但我怕世人的眼光。佳雯,你一定听说过吧,无数导演和我解除合约,无数艺人骂我做情fu,说我再清高也终究成了一个玩物,我和闽希宇的艳zhao满天飞,整个A市的人都说我是个徒有其表的女表子,过去喜欢我的粉丝全部变成了黑粉,犀利的语言骂的我一无是处。体无完肤。我失去了一切,成为上流社会人人取笑的存在,我一出门,甚至都会有人朝我扔东西。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黎漪漪也会变成过街老鼠,成为A市最不堪的存在。”

    岑佳雯更紧的握住她,女子终于崩溃,捂脸痛哭。

    “我不该进入娱乐圈的,我不该进入的。是我逼死了爹地,害了梓晔,我都没有看见爹地生前的最后一面,没来得及和他解释,我不知道,爹地是不是死不瞑目,我怕,我一闭上眼睛就会……”黎漪漪近乎语无伦次,眼泪犹如断了线,流淌个不停。

    岑佳雯心如刀绞,伸手将她抱在怀里。她明白,她都明白的,娱乐圈是个大染缸,人一旦失去了权势,各种难听的都会随即而来。粉丝和媒体更是一把双刃剑,墙倒众人推,所有人都看热闹,纷纷踩上一脚,根本没有几个能真正考虑到艺人的死活。

    网络暴力,何其可怕。其实不管艺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那始终都是别人的家事。任何人都没有权利站在道德的高度上对他们辱骂,谁都没有资格。

    岑佳雯冷笑,人无完人,谁没有犯错的时候。难道就因为他们是名人,就要受到这样的待遇?

    两人都没有发现,病房外的窗户口,两人长身而立的男人站成一排,目光复杂的看着她们。

    闽希宇眉头紧锁,这是他脸上为数不多能出现的表情。他出神的看着正痛哭的女子,往日她的一颦一笑。音容相貌,倔强隐忍全部在他面前一一浮现。从黎漪漪到他身边起,她从未哭过,即使自杀之前她也没有当着他的面掉过一滴眼泪,但她的眼眶微肿,泛黑的眼袋早已向他说明了这些。

    他犹如磐石般的心突然一动,霍润涵和他相识多年,自然能猜出他的些许想法,他嘲讽一笑,冷冷道:“希宇,我早就对你说了,你迟早会后悔的。黎漪漪和佳雯那么交好,她们两个看着不一样,其实都是刚硬的女子,刚过易折,你并非不懂。”

    闽希宇好似没听见,眸光依旧专注。这一刻,他好似坠入了魔道,周身都是阴暗的气息。

    他后悔了吗?

    岑佳雯哄了黎漪漪好久,威胁的话说了一车又一车,总算是见了点成效。其实,人在彻底的发泄又死里逃生之后,再次想死的欲望已然没有那么强烈。

    她只是太痛苦了,换做任何一个女人,都接受不了的。

    黎漪漪累了,躺在床上昏睡了过去。她醒来之后身子本就虚弱,可因为害怕闽希宇,强撑着一直不睡,如今身边成了岑佳雯,她心中一安,自然就扛不住了。

    岑佳雯心乱如麻,看着闺蜜透明的美丽容颜,她真的有一种嗜血的冲动。她转身出了病房,目光死死的盯着闽希宇,霍润涵阖眸,缓缓走向她。

    电光火石之间,岑佳雯转身愤怒就走,边走边骂:“闽希宇,你会遭报应的,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这一辈子,你都别指望漪漪会原谅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