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七章 论流血五天还能不死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5本章字数:2223字

    董淑兰扬眉,目光看向霍润涵,颇为欣慰:“润涵,真没想到,这才不过半年的时间,你就把这死丫头给拿下了。”

    霍润涵淡笑,总算是没了刚才的那种的阴鸷了。

    岑鸿博又说她这闺女是多么多么的刁钻任性,看来这世上也就他能将她震住了。岑佳雯很委屈:“爹地,妈咪,人家可是你们的亲生闺女啊,怎么能这么说我?”

    她语气很受伤,表情更是贯彻落实了这一个中心思想,古灵精怪的模样逗笑了在场的一众大人。

    霍母问:“你们商量好了到底要去哪里了吗?”

    “嗯,玻利维亚,加尼福尼亚,马尔代夫。”霍润涵淡淡道,简单说了几个地方。

    霍父挑眉:“你每年都要去待半个月左右,还没玩够?”

    岑鸿博顿时抬头看过去,岑爷爷微微一怔,缓缓摇了摇头,董淑兰笑的深邃,说:“真没想到,佳雯吵了这么多年都没去的地方,润涵竟然都去烂了。”

    岑小姐很纠结,她的高智商暂时消失了,幽怨说:“还不都怪你们,总是不让我去。”

    岑爷爷如同看白痴一样的看她,众人都有些无奈她的混淆重点,顿时竟然都沉默了。

    一家人围在一起吃团圆饭,除夕晚上自然是不能少了饺子的,岑家上下都不是怎么喜欢,但霍家却很是偏爱,董淑兰急忙又吩咐厨房临时包一些,不然这个时候,外面根本没有卖的了。

    等到水饺好了,他们其实也吃的差不多了,这顿饭吃的时间特别长,边吃边聊边看春晚,四周都是浓浓的年味和幸福。现在的春晚节目和几年前不太一样了,导演都会邀请一些当红的花旦或者小生来均衡大众审美,从而提高央视的收视率。

    像今年,何冰凌就上去了。

    不得不说,她在国内真心是很红,拥有很多铁杆的粉丝,资源也是顶尖的。她如今虽然和霍润涵彻底断了关系,却依旧是霍氏娱乐部的佼佼者,公司很多好的资源都有她的份。

    霍润涵有些小心的看了看她的脸色,直到确定没什么问题,他才稍微放了心。岑佳雯觉得吧,逢年过节嘛,她是一定要在她家老子们身边陪他们的,不然以她的本事,想上个春晚,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接下来的一个小品,非常的有意思,岑佳雯看上了瘾,到搞笑的地方丝毫不顾什么形象,笑的特别大声,人仰马翻的。岑爷爷有点惆怅,不对,是十分惆怅。

    为什么他和霍老爷子年轻时候一个基地出来的,如今却养出了这么完全截然不同的孙子辈。瞧人家润涵,那家教修养都叫一个没话说,最典型不过的绅士,再看这自家宝贝疙瘩,空有个名媛的名号,其实比个男人还爷们,还流氓。

    岑爷爷叹了口气,再次确定了一件事,这孙女绝对是基因突变了的,不然看自家孙子,和她完全就不是一个画风嘛。

    霍家长辈们倒是没怎么见怪,其实岑小姐这种性子,是非常讨长辈们喜欢的,她的笑声因为一贯的逗比和活宝形象,也十分有感染力,霍母笑看着她,嘱咐她别总是光看,也吃上点。

    霍润涵对春晚素来没感觉,但见她笑的这么开心,他心情也是特别好的,拿着筷子往她嘴边夹了水饺,岑佳雯根本就没犹豫,张嘴就吃了。她的眼睛一直没离开电视屏幕,于是乎,霍润涵就不停的给她夹菜,画面异常的和谐和唯美。

    霍父很感慨,小声对岑鸿博嘟囔了句:“为什么我们身为儿子的亲生父母,都没受过这待遇呢?”

    看这伺候的周到模样和心甘情愿,俨然就是再生父母的节奏啊。

    ……

    岑佳雯吃了没一会儿,真心是吃不上了,她搞笑了半晌之后,又开始专心看下一个小品,这都是国内有名的谐星演的,那效果真不是一般的棒。霍润涵给她剥好了一个龙虾递过去,结果正巧她被踩中了笑点,很没形象的直接往男人的怀中倒,且她的方向对的还不是很准。霍润涵怕她摔着,慌忙把筷子往桌子上一丢,两手紧紧搂住她的腰身,俊脸上闪过些许紧张。

    岑小姐没什么察觉,还用手搂住了他的脖子,浑身都笑的颤抖。男人有些无奈,很想让她坐起来好好吃饭,但温香软玉在怀,他又哪里真舍得拒绝。

    管家端上来饭后甜点,霍润涵亲手给怀中的女子一口口的喂,岑佳雯吃了一些,双眸直视着电视,很自然的吩咐道:“果汁,我要喝果汁。”

    “不行,”男人一边拒绝着,一边给她倒了一杯温开水,岑小姐很不满,“你不让我喝果汁,好歹让我喝红酒也成啊。”

    “红酒也不准喝。”

    “为什么?!”

    霍润涵一脸正色,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拍了下她的背脊,压低了声音,“你的月事还没走。”

    岑佳雯黑线,很傻缺很呆萌的直接吼了出来:“丫丫的,我今天已经第五天了,血都没怎么有了好不好?”

    ……

    此话一出,正在吃饭的众长辈们同时停下了动作,表情各异的看向他们。

    霍润涵扶额,“佳雯,你还能再大声点吗?”

    岑小姐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她好像有点不顾场合,她尴尬的笑了两声,转而怒拍男人的肩膀,“都怪你啦,让你上次不小心弄破了我的背,结果到现在还没好。

    霍润涵唇角一抽,顿时更无语了。这理由……也真心是没谁了。

    他很想说一句,老婆,咱说话的时候能不能先动动脑子?昂?昂?昂?

    长辈们都一脸菜色,他们都是过来人,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董淑兰笑着调侃:“闺女,我对你这伤口很有兴趣啊,究竟背上得是划了怎样的一道,才能持续流血五天还没死?”

    岑佳雯:“……”

    妈咪,你不说话会死吗?

    所有人都笑了,一旁的管家和佣人们也忍俊不禁。

    众人一直吃到了凌晨快要一点,春晚都快要结束了。两家人最后在一起全部碰了杯酒,才结束了这个跨年。

    霍爷爷和霍家父母要回去,霍润涵本来是想留在岑家的,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女人熬夜不好,他想让佳雯早些休息。

    可,岑佳雯却执意想要去霍家睡,霍润涵拗不过她,其实凡是从她嘴里出来的话,他都没办法拒绝。在车上的时候,他问:“在你们家睡多好,非要再出来跑一趟。”

    岑小姐半眯着眼睛,很可爱的打了个哈欠,语气中却有着那么几分认真:“结婚这么久,我还没去过你的房间,我想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