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一章 他咋这么可爱哩?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5本章字数:2170字

    两人上了飞机,直飞加利福尼亚。岑佳雯以前来过美国,但都是纽约、洛杉矶、芝加哥之类的,加利福尼亚州,这是第一次。

    机长似是早就摸清了霍润涵想要去的地方,他也不问,那个也不说,彼此之间十分的有默契。岑佳雯一直在整理他们从巴西买来的特产和稀奇东西,寻思着这个要送谁,那个要送谁,什么东西要自己留着。

    她分的极其认真,且左右手各拿着两个东西纠结的样子十分可爱。岑小姐这人一向比较极品,她有钱归有钱,大方归大方,但没事的时候总是要留些最好看的东西给自己。霍润涵含笑看着她蹙眉惆怅来惆怅去的模样,听着她夸完这个好又夸那个好,自己嘟囔着说究竟要送哪个,真是纠结。他笑意渐浓,整个眼睛中都是她。

    听见他笑,岑小姐瞪他,抬头很傲娇的问:“你说哪个好看?”

    男人环胸,扶额:“你送你妈咪,还要千挑万挑?”

    “那当然,”岑佳雯说的十分理所应当,笑容有些腹黑,“我家母上大人什么好东西没见过,她那人很难伺候的,你送她一个你觉得好看的,她却不觉得好看,存心找我茬,倒不如送她一个特别美的,我戴那个丑的,反正到时候她看见我戴,一定会来和我抢,那我就圆满了。”

    “……”霍润涵无语,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真心没想到岑母骨子里还是这么风趣的人。

    如此说来,佳雯这逗比细胞,是在原有基础上变异的,而不是真的突变的。

    ……

    岑佳雯挑了好长时间,不仅是折磨她自己,还摧残着霍润涵,霍先生的耐心素来是好的,可如今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机长更是纠结,一边专心开飞机,一边听着两人十分极品的对话,笑容那个从未消失过,特别的欢乐。

    “润涵,你说这个漂亮吗,送我家克星怎样?”

    霍润涵挑眉看着一个红色的秘鲁服装,眼前浮现出岑爷爷那张威严无限的脸,顿时画面一阵抽搐。他咳了咳,“佳雯,你要不想爷爷打死你,你还是打消这种想法。”

    “啊呸,”岑小姐不悦了,开始深刻洗脑,“他是我爷爷还是你爷爷啊,是你了解他还是我了解他,礼物是小,重要的是我身为孙女的情意,冲着这份孝心,他一定也会喜欢。何况这衣裳多不同啊,这是南美洲货!”

    “是吗,既然如此,那你从路边随便捡块石头送他好了。”

    岑佳雯顿时哽住了,“为什么送石头?”

    霍先生从善如流,“一,这是你亲手捡的,是你的孝心。二,这是南美洲的石头,和国内的石头绝对不一样,稀有货。”

    “……”岑小姐无语,下意识的伸出手指指了指,心中很想吐槽,半晌还真没找出一个理由来反驳,她“嘿”了一声,在男人含笑的目光之下,撇唇认真道:“嗯,这话还真没毛病。”

    霍润涵笑着摇头,机长差点一口水喷了出来。

    挑完两家父母的,她又开始给黎漪漪、田珂还有几个公司中和她相处的还算不错的明星挑,这其实都没什么,只是最后,她莫名的想起了卓云辉和许淼。

    “哎,你说这两个哪个比较适合云辉哥哥,哪个比较适合许淼?”岑佳雯抬头,很光明磊落的询问他的意见。

    男人原本笑着的唇角一僵,顿时气氛都有些怪异。他马上恢复刚才,好似从头到尾什么都没有,只是细看眸中,有着些许诡异和深沉。

    “你觉得哪个好看就是哪个。”

    岑佳雯瞅他一眼,“霍先生,你活的可真是草率,老子要是纠结的出来还找你啊,他们两个的气质反正一个温润一个流氓,你是男人,你挑总比我容易些。”

    “我不挑,”霍润涵边说边坐下,拿出一直放在一旁都没有动过的平板,“我很忙,还有事情要处理。”

    “啧啧。”岑小姐噘嘴鄙视他,“上一周你都不忙,怎么现在就突然忙了?”

    “就是因为上周一直在陪你玩,事情都攒下了,所以现在很忙。”

    岑佳雯被堵了一口,顿时满天乌鸦划过。

    好吧,她不应该和腹黑比口才的,从第一次见面就见识过这人的厉害,她怎么就还是没长记性呢。

    她低下头,开始自己挑,可左看右看了好久,真是没弄出个什么结果,她又开始继续翻,寻思着能不能换个别的。

    这副认真和一丝不苟的样子看在霍润涵的眼中就是十分碍眼了,他表面上目光一直都在看着屏幕,其实页数根本就没动,眼睛总是趁着她不注意偷偷的瞄她,目光那叫一个越来越黑暗。偏偏一向玲珑剔透到金光闪闪的岑小姐还就突然开启了懵逼模式,丝毫没有察觉到某人越来越怪异。

    终于,在她第N次自言自语的说究竟哪个漂亮时,隐忍多时的人终于炸毛了。霍先生炸毛的表达方式和别人还不太一样,他直接上去将女子手中的东西一掌拍落,然后拽着她的衣领,半拖半抱很是蛮横的将她弄了起来。

    岑佳雯吓了一跳,“润涵,你干什么!”

    霍润涵没说话,用着这么极品的姿势走了几步,然后又带着她倒回来,在那边还未选好的礼物上狠狠的踹了一脚,顿时,袋子中的东西全都翻了,却没有坏。

    岑小姐假装惊恐的眨眨眼睛,如同看傻逼一样的目光看着他。

    这厮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幼稚了?

    瞧瞧刚刚那傲娇的小动作和别扭的小眼神,真是……可爱啊。

    她还没等问,霍润涵已经抱着她进了休息室,一进门,二话没说直接仍上床,且,她还没适应过来,就被人给如狼似虎的开始扒衣服。

    岑佳雯:“……哥,大哥,咱这是要干啥?你不是在忙嘞?”

    男人压下她不安分的小手,恶狠狠的看她一眼,“再忙也得吃饱,不是吗?”

    “你饿了你就去吃饭,你缠着老子做什么啊!”岑佳雯咆哮,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霍润涵吻上她的耳垂,吸吮她最敏感的地方,性感道:“我说的是你饿了,不是我。”

    “我怎么就饿了?我又不是你,那么……”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给蛮横的吻住。

    “你要不是饿了,怎会那么一脸思chun的看着别人?佳雯,前段时间是我疏忽了,忘记了你的正常需求,我现在全给你补上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