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四章 最不该招惹的人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5本章字数:2174字

    他身影一闪,顷刻间便已经从吊床上稳稳的落在了地上,霍润涵环顾四周一圈,从身上猛地拿出来了一只沙漠之鹰,最后回头看了吊床一眼,迅速跑向了右边的方向。

    床上的岑佳雯睡的正熟,一脸安详,沉浸在梦乡之中。

    与此同时,不远处几百米内,有几个黑衣人的身影隐隐闪过。

    ……

    等岑佳雯睡到自然醒的时候,天色早已大亮,她打了个哈欠,突然发现霍润涵不见了,她蹙眉,看了四周一遍,惊觉竟然一个人都没有。她疑惑了,昨天晚上他们来的时候,她没有看有没有人,但他们的旁边,应该是还有吊床的。

    那么,一夜时间都去哪里了?

    她拿出手机给霍润涵打电话,结果无人接听,她从上面下来,低头沉思,总觉得这事有点奇怪。

    该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才能让他抛下她不管不顾?

    “岑小姐。”突然,一个男声传来。

    岑佳雯吓了一跳,她本来就在疑心,这莫名其妙冒出来的人怎么连走路声音都没有的!

    “你是?”她挑眉微笑问,一身戒备却早已慢慢打开。

    “我是别墅的佣人,霍先生让我来带您回去,家中已经备好了午餐。”男人一鞠躬,毕恭毕敬说,只是声音冷的不像是一个活人。

    “哦。”岑佳雯应着,慢慢的站起来,目光却从未从那人脸上挪开。

    “他去哪了?”她问。

    “霍先生去谈了笔生意,这边公司碰上了点麻烦,昨天夜间他就过去了。”

    “是吗?”岑佳雯笑了笑,美艳自然而出,她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正色看他,“帅哥,不好意思,请问你有什么能证明你是润涵的人吗?”

    不怪她多疑多思,这是美国,总觉得会有什么莫名其妙的危险缠身。

    她的第六感素来准的要命。

    男人一顿,很快就反应过来,从身上拿出来一个手表,岑小姐眯起眼睛,笑意更浓。

    这是她买给霍润涵的手表,那个恋人之桥,表带上有他们的名字,是这个世上独一无二的一款。

    她阖眸拿过来,好吧,她信了。

    她跟着男人开始走,上了二百米远的一辆车,这车也是昨天他们来的时候霍润涵开的那辆,这更加让她放心了。上了车,男人突然说:“岑小姐,我很高兴,您能有这样的防范意识。”

    岑佳雯看过去,看见那张犹如机器一般的脸上划过些似有似无的笑,她莫名觉得瘆得慌,有种冰凉从上而下穿身而过,面上却依旧平静,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她抚了抚自己的长发,身子慵懒的向后靠,慵懒又妩媚,“哎,家里有个不简单的老公,自然事事都要小心。”

    男人挑眉,没再说话。

    岑小姐玩味的美眸中渐渐笼上一层打量和冰冷,可她的声音却依旧娇俏轻松,“我没听错的话,你刚刚说你是佣人。”

    “是。”男人不动声色的回答。

    “呵,”她明媚一笑,蔻丹红的指甲划过樱唇,魅惑又危险,“又年轻又帅气还又有型高冷的佣人,老子真还是第一次见。”

    男人垂了垂眸,“多谢岑小姐夸奖。”

    两人都没再说话,这一路上,岑佳雯嘴角的笑意就没收起来过,但那一双眸中,却是冷的像冰。

    兄弟,你可真是瞧得起她的智商啊。

    佣人?谁家会有这种一身肌肉的佣人。再说了,她拿表的时候特意看过那人的手,指节分明,薄茧盖了一手,和霍润涵的……

    如出一辙。

    她冷冷一笑,好,很好,他们到底是干什么的,竟然都没有一个和她说实话!

    怒火翻涌而出,她猛地看向窗外的风景。黑色的车窗映出她那张绝色的脸,隐约的担心和心疼展露无疑。

    ……

    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东北方向的一个小镇里。

    装横精致简奢的房间中,闵希宇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手中把玩着一个圆形的东西,闵妍媚在旁边笑而不语,轻抿红酒,地上正跪着一个被牢牢绑住的男人,而他的面前,是一脸沉冷的俊美男子。

    “老大,我……”

    “伊诺克,”俊美男足冷冷的打断他,目光如刀,“别再说那些废话,我给过你太多次机会,今天,我不会再放过你。”

    伊诺克怔住了,“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

    男人勾唇冷笑,突然从桌子上拿过一摞照片扔在了他的脸上,原本纸质的照片却因为他过猛的力度在伊诺克的脸上划出些许伤口,鲜血顺着流下来,有种异样的可怖,“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你以为你早已背叛了我们投靠哈尔的事我不知情吗?伊诺克,你未免太高估你自己了。”

    伊诺克睁大了眼睛,相当的不可思议,拿着照片的手都在发抖,“你……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要?”

    “为什么?”男人淡笑,和善的缓缓转身,却猛地在下一秒一脚踹向了地上的他,只见原本高大的身影在空中划过了一道抛物线,接着狠狠的碰上了墙壁,摔在了地上。

    只是一脚,就将他踢出了几米远。

    男人看向伊诺克,“我留你一条命,三番五次的纵容你在手下折腾,是为了你姐姐。你姐姐救过我的命,我对她承诺过,就算你以后犯了什么错误,我会尽我所能的担待你,原谅你。”

    一旁的闵妍媚听到这句话时,眼睛不自觉的动了动,闪过些复杂的情绪,转而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又重新倒了一杯。

    男人眯起眼睛,缓缓从腰间掏出手枪,在伊诺克惊恐的目光之下对上他的头。四周的气氛僵持下来,就在一片危险涌动中,他却猛地将手枪扔在了一旁。

    “我不会亲手杀你,但你今天绝对难逃一死。伊诺克,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去招惹岑佳雯。我可以原谅你做过的一切,却无法原谅你给她带去的一分危险。”

    伊诺克震惊的看着他,脸上说不上来是不甘还是仇恨。男人突然转身而去,边走边冷冷的对身后贴身跟着的高大男子说:“克拉伦斯,你来动手。”

    “是。”

    闵希宇像是看够了一场好戏,终于兴致缺缺的走人,闵妍媚对着克拉伦斯低声说:“一会儿告诉他实情,让他走的明白些。”

    “明白,小姐。”

    三人都出来,站在了空荡的走廊上,那俊美的男人突然抬起手臂摸向脸颊,紧接着,一张人皮面具缓缓的被撕下来,露出了一张菱角分明的脸。

    霍润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