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七章 霍润涵失踪了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6本章字数:2180字

    “不敢当不敢当,”岑佳雯摆摆手,笑的那叫一个谦虚,要知道她最崇拜那种牛逼型人物了,尤其还是这么腻害的。她直视着面前的男人,好奇问:“你不是闵希宇的人吗,怎么会在这?你们……”

    她回头看了眼这边的狼藉,却诧异发现刚刚和他同伴的男子不见了,她挑眉,用手指了指,“那人去哪了?”

    “我们丢了一件重要的东西,老……他去追了。”墨寒简单回答,又说:“岑小姐,警察很快就过来了,我要先走了,一会儿您躲进其中一个包厢,从里面反锁装成受惊的样子就能躲过他们,他们问起来就说什么都不知道。”

    “啊?哦,好。”岑佳雯点点头。

    墨寒飞快下了楼,刚走没几步又停住,凉凉又道:“以后碰上这种场合,您还是能逃则逃,霍先生若是知道了,想必是要发脾气的。”

    说完,转身迅速离开。

    岑佳雯这才反应过来,她明明是看着霍润涵上来的,结果却没发现人影,他去哪了?

    还有,刚才那个男人是谁,明明素未相识,却在她危险之时出声提醒她?

    他们这样的人,应该是不会有这种善心的吧。

    很快,楼下就全部都是警笛的声音,她也没敢耽搁,匆忙下了一层躲进最近的一个包厢,没过几分钟就听见一阵整齐的脚步声跑向楼上。

    如她所料,这件事很快就上了媒体见了报,来的人不只是警察,还有美国军队的,岑佳雯非常机灵,将墨寒嘱咐她的话演的那叫一个活灵活现,别人问她什么她都不知道,就是一副受惊的模样。

    那边见问不出什么来,又是一个看起来实在柔弱的东方女人,最后也就算了,毕竟她并不是现场唯一的目睹者,再说了,岑小姐那张花容月貌的脸可不是白长的,装起弱不禁风和胆小害怕来,那是相当的楚楚可怜招人疼。

    离开这是非之地,她就给霍润涵打电话,结果手机没两声就被人挂断了,她有些不安,再打过去时已经关了机。

    她面色严肃的沉思,整个人都被蒙上一种诡异安静的气氛。

    她独自开车回别墅,一路上脑子中都在回放餐厅中发生的那些,当时还没觉得什么,现在静下来越发觉得蹊跷。她认识霍润涵那么长时间,他那个人虽然没有闵希宇那么狠厉的没有底线,却也是淡漠的,他看似优雅如斯,冷冷冰冰,但她知道,那层面具撕掉后,也是一颗冷硬如石头,不为所动的心肠。

    他们亲如手足,大多数方面都是极像的,唯一不同的,大概就是闵希宇没有底线,而他有。

    但如此多管闲事,绝不可能,除非,和他相关。

    岑佳雯越想越是疑惑,最后索性也就算了。然而,事情这还不算完,从那天霍润涵消失之后,整整三天,他都没有回来,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好似凭空消失了一样。

    她的耐心素来差,但有些事上她却是极能忍的。可这一点消息都没有,任她再自我安慰霍润涵可能是碰上了什么棘手的事情,此时也是真心待不住了。

    但,她也无处寻他。

    思来想去,犹豫再三之后,她站在奢华的落地窗前,看着远处那一片霓虹绚烂,拨通了霍父的手机号。

    上次在霍家,她就应该问了。

    那边很快就接了,美国现在是晚上,国内正好是白天,霍父有她的手机号,却还是有些惊讶她会单独打来电话。

    “佳雯啊,出什么事了?”

    “爸,”岑佳雯礼貌的叫了一声,抿唇,“没事,就是想给您打个电话问候一下。”

    霍父笑了,“你们在外面旅游就好好玩,不用惦记我们。”

    岑佳雯干笑两声,又寒暄问了好几句,他们如今虽然是一家人,但和自家老子们的感觉还是不一样,就算再疼爱,终究不是亲生的可以那么宠爱没有底线。她心中明白,自然也就不敢那么放肆。

    霍母一听说是她,也欢喜的拿过电话聊天,岑小姐素来是个玲珑人,这世上只有她不想哄的,还没有她哄不好的,很快气氛就变的非常热络。绕了一圈,霍父在那边寻了个理由支开了霍母,然后问:“佳雯,究竟有什么事?”

    岑佳雯一顿,寻思着这霍父也真是一个聪明人,不愧生出霍润涵这么一个妖孽来。她心中清楚,聪明人不说暗话,所以她直接道:“爸,润涵他……已经失去联系三天了。”

    “什么?”霍父一惊,语气瞬间变了,“你们现在在哪?”

    以润涵对她的上心程度,是绝对不会无缘无故消失。

    “在美国加州,我们住在他名下的一座别墅里。”岑佳雯老实交代,顺便把三天前餐厅中发生的事情一字不落的说了一遍。

    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半晌,霍父总算是说了一句:“若是实在找不到人,你去纽约或者底特律一趟,看看能不能找到。”

    纽约?底特律?

    她顿了顿,小心翼翼问出口:“爸,有件事我很久之前就想问一下你们,润涵他除了全球知名的企业霍氏财阀之外,是不是……”

    “我不知道。”还没等她说完,霍父就打断她,很直接明了的答案。

    岑佳雯眯起眼睛,这么快?

    “我是怕他再出了什么事,坦白告诉您,我和他相处这半年多,发现了很多奇怪的地方,您若是知道什么,请您一定要告诉我。”

    霍父叹了口气,“佳雯,不是不告诉你,而是我们都不清楚。润涵从十岁开始,就是在美国长大的,他心思从小就深,我和他爷爷很多时候也看不透他。但无论怎么说,他是我儿子,做什么我们都会支持他。”

    岑佳雯沉默了,这语气说的平坦,其实深藏着各种含义。电光火石之间,那些要说的还是咽了回去,天下父母都是一个心思,只要孩子能平安无事,不愿意说又怎样,除了妥协别无他法。

    “好,我知道了,我再找找他,实在不行我就去纽约。爸,那没事挂了,你们早点休息。”她说着,就要挂了电话。

    “等等,”霍父叫住她,静了两秒后说,“人活在这世上会碰上很多东西,不是所有的事都要弄清楚,很多东西,物极必反,知道了可能更危险。总之,你们小心些吧,好好的一个蜜月可是要享受浪漫的。”

    “嗯,我明白,那晚安,再见。”岑佳雯淡淡说着,美艳的脸上却是晦暗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