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零八章 又碰熟人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6本章字数:2189字

    她手里拿着电话,在落地窗前站了半宿。

    凌晨三点多,外面早已经安静下来,霍润涵却依旧没有回来。她闭了闭眼睛,掩盖住里面所有的情绪,再睁眼时,又是那个什么都不在乎的岑佳雯。

    洗脸刷牙,上床睡觉,刚才的事情对她来说,好似没有一点影响。

    第二天,她在别墅中简单找了点吃的,就开着车出来闲逛。虽然霍父告诉她可以去纽约或者底特律,但她现在并不想去,就算是去了,一个城市那么大,她到哪里去寻?

    只要霍润涵不说,她真的一点思绪都找不到。

    这难道就是夫妻吗?

    那天的事情,引起了很大的关注,与此同时,美国境内五六个城市接连这几天都发生了恐怖事件,已经引起了政府的高度重视。岑佳雯不关心这些事,她现在只想散散心,让自己不要总是那么闲。

    她开车到了旧金山,围着街道转了好几个小时兜风,累了就随便找了家市中心的豪华五星酒店住下,岑小姐一贯是享受的,出手阔绰,包下了一个总统套房,她这几天都不想回去,她要在这边住着。

    小睡了一觉后,华灯初上,她简单化了个妆,出门找乐子。

    美国大城市的夜生活那是出了名的,像旧金山,纽约,华盛顿之类的更是名声大噪。岑佳雯虽然人生地不熟,但她会些英语,又有一身本事在身,出门在外她还是真心不惧有什么意外发生。

    流氓劫匪碰上她,那绝对是脑子抽想不开了……

    她上网去搜附近这一带的酒吧夜总会,开车绕过几条街就到了,今天的她穿的并不艳丽,只是一身再简单不过的黑衣黑裤,但胜在紧身,配上她那张艳冠天下的容颜,还是夺目的。

    她随意进了一家酒吧,这个时候的酒吧里人还不是很多,真正的夜生活时间还没到,岑佳雯倒是乐的安静,点了一杯BlackWidow黑寡妇,坐在一旁安静的听音乐。

    其实,心中有事,就算面上再平静,也是难受的。

    渐渐地,开始不断有人上来搭讪,她蹙眉,本想拒绝,却硬生生转成了只要长的好看都来者不拒。说起来,自从她和霍润涵结了婚,在A市那桃花是直线下降,眼看就要变成负数的节奏,到了国外,认识她的人就少了不少。

    岑佳雯对其中一个意大利帅哥印象极佳,那男人五官俊秀,高挑帅气,优雅如斯又不失风趣幽默,一看就是贵族出来的公子哥。这样的男人很少会有女人能不为之动心。

    男子问她是中国人,韩国人还是日本人,她笑了笑,“中国人。”

    这一笑,本是无意,却让男人愣了愣。

    有些女子,所谓的万众风情,真的不过只是顾盼间无意表现出来的,魅惑和妖娆,早已渗入了骨髓,成为了美丽的标志。

    两人相谈甚欢,男子叫贝恩,他并不像是出现在这种场合中那些风流的人,而是君子风度很好,言谈举止都不会让人反感,岑佳雯忍不住对他说了不少事情,包括,她和霍润涵的。

    她抿了口鸡尾酒,眸光迷雾不明:“一个男人,若是始终不肯将全部的自己展现给他的妻子,这说明了什么?”

    贝恩一愣,没想到这风华无限的女子竟然已经结了婚,他顿了顿,还是说:“要么是他不爱你,要么,就是他有苦衷。”

    岑佳雯敛眸。霍润涵不爱她?这话若是放在几个月前,她肯定会信,但现在,她绝对不信。若不是交出了一颗心,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十几年如一日的坚持,又怎么可能会甘之如饴的过她喜欢的日子,快乐她的快乐,悲伤她的悲伤?

    但,是苦衷吗?

    她不再多说,贝恩却很好奇,试探的问了她不少,岑小姐简单回答几句,突然戏虐挑眉,唇角勾起的弧度真真是惊艳了满天星光,迷醉动人,“怎么,我不是告诉你我结婚了吗,对我有兴趣?”

    男子绅士一笑,坦白又大气,“确实,但有些可惜名花有主,我下手晚了。”

    岑佳雯爽朗一笑,这男人的态度,还真是让她讨厌不起来。贝恩也喝了口酒,又说:“听你这意思,你丈夫好像对你并不怎么好,你这么年轻漂亮,何必要把自己困死在一个牢笼中呢。”

    “牢笼?”她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咀嚼这两个字,玩味又邪魅。半晌,她抬眸看过去,反问:“这话不对,你又不是我,怎知我不是心甘情愿?”

    无论她承不承认,她对霍润涵和这段婚姻,接受早已远大于反抗。

    贝恩一顿,淡淡一笑,“为什么我就没碰上愿意对我一往情深的女人呢?”

    岑佳雯笑了,敛眸沉默。

    没有人刻意的注意他们,这样的场合,发生风花雪月的事情再正常不过。可,没多久,岑小姐就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似乎有一道强烈的视线一直在看着她。她蹙眉,左右环绕四周一圈,穿过无数张桌子和人影,正直对上了一道目光。

    是一个十分英俊的外国男子,棱角分明,剑眉星眸,完美的五官中尽是锋芒凌厉。这样的男人,一看就不是什么社会好公民。

    更让她惊讶的是,这是三天前在餐厅见过的男人,那个和墨寒一起、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的!

    猜疑和不解转瞬即逝,她对着男子妖娆一笑,算是打过招呼。那男人却看起来没什么风度可言,一双诡异的眸冷冷的看着她,面无表情,似是很不悦。

    岑佳雯莫名其妙,挑眉转过脸,兴许是因为大概猜到他也是闵希宇的人,所以并没有多少害怕。有句话说的对啊,头有大树好乘凉,家里有那么一位四处阴影的老公,她能没有底气吗?

    嗯,有资源就不能浪费。

    贝恩也察觉出来了,顺着看过去,只是一眼就微微色变,他小心翼翼的问岑佳雯,“你得罪过他吗?”

    岑小姐甚是无辜的摇头,“没有。”

    “那他为什么总是盯着你看?”

    “这问题问得好。”

    “……”

    岑佳雯又看了一眼那男人,撇唇说:“我跟他只有一面之缘,偷偷告诉你,上次加州市内闹出的那场混乱,应该就是这位仁兄的杰作。”

    贝恩微怔,酒吧昏暗的灯光掩盖住了他眸中一闪而过的算计,他放下手中的酒杯,靠近岑小姐的耳边,低语:“实话告诉你,我也曾在父亲身边见过他,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

    “美国黑手党教父,卡罗尔*甘比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