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一十六章 世上爱而不得的人不止你一个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6本章字数:2102字

    在瑞士的几天,是非常的轻松快乐的,没有在美国时的那么紧张,这是真正的度蜜月。

    他们来的季节不对,也欣赏不了首都伯尔尼的花城。其实,瑞士是一个非常美的国家,无论是哪里,都漂亮的不可思议。

    在去马尔代夫前,霍润涵先带岑佳雯去了芬兰。岑小姐对芬兰一向没有多大的感觉,但到了地方才发现,真真是美的让人心旷神怡。

    这个时节,竟会有这么成片成片的紫罗兰,漫天紫色,和天际混为一体,绚烂了她所熟知的世界。

    她回头,掩盖不住那明艳的笑容,“这是哪?”

    “芬兰,罗瓦涅米的圣诞老人村。”霍润涵淡淡说,又道:“本来应该是圣诞节前后盛开的,这一块有所不同,要比别的地方晚一些。”

    岑佳雯看的目不转睛,也是,这番美景,能在冬日看见,想必也就只有在国外了。

    他们住在了最近的村庄上,岑佳雯发现跟着霍先生确实是有肉吃啊,无论走到哪里都不愁下住的地方……

    两人吃过午饭,岑小姐靠在霍先生的怀中有滋有味的看电视,不时男人还喂她两口甜点,伺候的那叫十分周到。原本气氛是非常完美和正常的,然而……

    岑佳雯敏锐的发现,某人的身子好像变了些,尤其是某个地方,特别明显。

    她磨牙,他是禽兽吗?这段时间他们在外面,他就没有一天停下过,如今她安安稳稳的坐着,竟也能勾起了他的“兴趣”。

    知道她有所察觉,霍润涵将她抱的更紧,某个位置更是贴向她,让她感觉到他的渴望。

    岑佳雯抬眸咬牙笑,“霍先生,您还真是好兴致啊。”

    “对你,我一向兴致高涨。”

    “……您还是歇歇吧,现在这年轻力壮的就这么放纵,当心铁杵磨成针,我可就改嫁了。”

    霍润涵捏了捏她高挺精致的鼻子,转而一手用力将她抱起,边往楼上走边说,“那么,为了能让你顺利改嫁,我们就来多磨磨吧。”

    岑小姐:“……”

    丫丫的,果然腹黑!

    ……

    一番云雨后,岑佳雯果断睡过去了。等她一觉睡醒,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她靠在某人怀中,肌肤相贴,不分彼此,很是亲密。

    霍润涵早就醒了,只是怕吵到她一直都在闭目养神,他的胳膊被她压在身下,已经麻痹了。

    岑佳雯猛地坐起来,都顾不上一丝不挂的身体,随意扯过睡袍盖上就跑进浴室,边跑还边骂他禽兽,说的那叫一个不含糊。

    但模样,却十分可爱,且,在霍润涵的眼中,这叫害羞,所以,他给当成了情调。

    ……

    等岑小姐洗完,霍润涵也早就起来收拾好了,岑佳雯避他如洪水猛兽,哦不对,是不定时禽兽。

    霍先生很淡定,笑的腹黑又温柔,性感的那叫一个要命,岑佳雯对他的美色没多少抵抗力,但闭眼装成看不见,那还是能做到的。

    霍润涵做了两份西式晚餐,牛排红酒加配菜,很是精致可口。吃过饭后,岑佳雯心有余悸,这月黑风高、孤身男女、一个屋子的,似乎不是什么妙地啊。

    于是乎,她提出主意出去转转,理由很简单,晚上看花会更漂亮,顺便培养夫妻之间审美情调的提高。

    霍润涵笑而不语,看她一本正经的扯淡。

    ……

    晚上外面的人不算多,相比瑞士来说,芬兰要暖和一些,但这样美丽的风景,来看的人却不多。她寻思着,人家本地人应该是年年看都看的不新鲜了,所以自然就没他们这么欢喜了。

    紫罗兰确实美,她突然想起以前和卓云辉在国内看过的,似乎,没有这里美。

    是当真如此,还是心境不一样了,只有她自己清楚。

    两人牵着手在花丛中散步,中间有一个长廊和亭子,可以坐在上面休息,明亮的路灯打下来,这里像极了一个仙境。

    世外桃源般的地方,彼此相配的夫妻。

    岑佳雯突然觉得,他们之间好像就缺一个孩子了,若是再有了孩子,就真的已然完美。

    霍润涵拉着她坐下来,他霸道的一直拥她在怀,岑佳雯也没反抗,她想起了一些事情,想问,却不忍心。

    他对这些地方如此熟悉,那一个人来的时候,可会寂寞?

    世上那么多人,没有几个能真正忍受孤独。一个人逛街,一个人看电影,一个人旅游,一个人生活,就算自由自我,也终究是寂寞的。

    有人说,会享受孤独的人才是智慧的,但就算再智慧,人永远都是感性的。

    “怎么了?”霍润涵蹙眉,问。

    岑小姐摇摇头,突然说:“对了,我好像还没正儿八经的给你跳过舞吧?”

    除了那次某人吃醋逼迫的那回,还有当初在家中别墅花园中他无意撞见强迫她的那次,真的没有了。

    霍润涵想了想,目光在她脸上流转一圈,“嗯。”

    “那这次,你就老老实实的坐在这,老子心甘情愿的给你跳一次。”

    男人眯起眼睛,转而淡笑。他们之间的过往和矛盾所在之处,佳雯并非不清楚,以前,她是装傻,现在总算是愿意看见了。

    岑佳雯起身,走向紫罗兰花海之中,她脱下了外面的长外套,里面是一身相对修身的喇叭裤和喇叭袖装,她穿什么衣服都很看,但这种带着时尚元素的,在她身上更是漂亮。

    虽不是舞裙,却丝毫不妨碍。

    这次,她跳的不是热辣的探戈,不是风情的艳舞,也不是浓烈的桑巴,而是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一般的古典舞。

    她很少跳这种,不符合她美艳和桀骜的风格,但在霍润涵的眼中,这一刻的她是艳冠天下,举世无双的。

    长袖拂动,袅娜腰肢,步轻如莲,长发飘舞,倾城之姿。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五分仙五分妖气的风情。

    世上只此一个岑佳雯,让他流连沉迷,如痴如醉。除了她,再也不会有这么一个女人,能让他没有底线,宠溺疼爱,画地为牢了。

    他想,为了留住这种美,为了留住这个冬天,为了留住这种温暖,让他倾尽一切他都愿意。

    以前宁嘉阳曾在安慰他时说过一句话,“这世上爱而不得的人不止你一个”。

    求不得,是八大苦之一。

    如今,都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