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四十二章 爱到极致,恨到无边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8本章字数:2266字

    岑佳雯醒来的时候,外面早已是一片刺眼的亮光。她猛地坐起来,发现四周俨然就是她最熟悉的主卧。

    他将她带回了家?

    后颈处还有隐约的疼痛,她暗骂一声,低头看见身上这斑斑可怕的咬痕和青紫,她攥拳,真真将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好几遍。

    霍润涵禽兽起来,有种面无全非的感觉。

    不过……

    她看着身上完好无缺的衣服,知道他终究还是没有强迫她,在那样的情况下,最后关头,他竟然还是停住了。

    这个男人,让她琢磨不透,又酸又疼。

    套房中静悄悄的,一个人都没有。岑佳雯起身整理了一下,每个房间都看了一圈,确定他真的不在。她垂眸,目光扫向落地钟,上午十点十五分。

    心中暗潮拂过,她在沙发上静静坐了好一会儿。快十一点时,肚子饿的实在厉害,她站起来想要下楼找点吃的。

    然而……

    她站在套房门边,无论再怎么用力的拽门推门,都打不开。

    她愣愣的停下动作,转而是震惊和愤怒。妈的,霍润涵竟然真的要囚禁了她!

    “喂,外面有人吗,开门!管家,管家!”岑佳雯大声的叫喊,用力的拍打门。

    很快,就有佣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少奶奶,少爷说了,没有他的吩咐,谁都不准给您开门。我们也没办法,您和少爷究竟是怎么了,昨天夜间他一身……”

    “那老子吃饭怎么办?我现在饿了,你们总得给我送饭进来吧?”岑佳雯没好气的打断佣人的话,怒问。

    她以为,就算霍润涵再生气,也会让人给她送饭的。到时候只要这门开了,她就有一万种方法出去。

    出去之后……岑佳雯咬牙,她发誓她这辈子都不要再看见他!

    她一贯爱自由,就算曾经喜欢卓云辉,也不曾失去自我,更不曾被人如此对待。他是她第一个如此动心之人,却没想到,霍润涵竟会这么待她!

    他把她当什么了究竟!

    “抱歉少奶奶,少爷叮嘱过,谁都不能给您开门,中午少爷会回来的,到时候午餐他会给您亲自送进去。”佣人战战兢兢的解释。

    “靠!”岑佳雯破口大骂,往日的什么风度全无。她刚想要再说句什么,猛地想起来一件事,跑向了卧室。

    她翻了一圈,果然手机、平板、笔记本什么都没有了,室内只有一台台式电脑,可,还他妈连不上网!

    一怒之下,她拿起电脑桌上摆着的玻璃球,狠狠的砸向了电脑屏幕。瞬间,便是彻底碎裂的声音。

    胸腔感觉都要炸裂,她这辈子唯一被强迫的两次都是因为他!第一次是她家克星逼着她嫁给他,这一次是霍润涵亲手关着她,遇上他,她命中犯冲是不是?

    岑佳雯脾气一上来,那是谁的面子也不会看,不顾三七二十一的就开始摔东西。套房中的家具都是两人当初自己选的,现在看来特别刺眼,想起那白色的沙发,价值不菲的大床,仿佛依稀回到了那时。

    她百般不愿与他为夫妻,他腹黑套路中尽是呵护宠爱。

    现在是因为什么,为什么变了?

    室内不断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外面守着的几个佣人都是一脸担心,管家听到动静也上来,她蹙眉,“还不赶紧去告诉少爷。”

    佣人们哪敢耽搁,赶紧去打电话。

    岑佳雯摔了很多东西,外面的家具花瓶该砸的她全给砸了,连衣帽间的口红化妆品之类的也无一幸免。可暴躁并没有完全宣泄出她的情绪,反而让她更是堵得慌。最后,她索性一脚踹翻了整张桌子,上面昂贵的珠宝、化妆品、首饰全部落在了地上。

    可,外面还是没有任何声音。

    她又到了书房,将整个书房扫荡一通,岑佳雯喘着粗气,说不累都是假的。可她忍不下去,所以她最后回了卧室,将两人结婚的相框砸得粉碎。

    看着水晶相框成了那样,她有几秒钟的愣神,不过马上就转开了目光。闹成这样,她这个脾气,是个男人都会觉得无法忍受吧?他们肯定会一顿吵架,然后霍润涵最后能主动和她提出离婚,然后她就……

    岑佳雯坐在床边,疲倦的闭上眼睛。若他真的提出离婚,她真的能心平气和的接受吗?

    外面传来门被转开的声音,她知道应该是霍润涵回来了。不仅是他,还有随从的管家和几个佣人。

    门一打开,所有人都震惊了。霍润涵绷紧了下颚,管家和佣人们大吃一惊。

    身后的一个小女佣咽了口口水,喃喃道:“我的天哪,这是地震了吗?”

    这战斗力和破坏能力,天灾都得佩服岑小姐啊……

    “出去!”霍润涵没看她们,沉声道。

    众人立马后退,一秒钟内消失的无影无踪,顺带着,还给他们关上了门。

    霍润涵舒了口气,黑眸将四周打量一圈,入眼都是一片狼藉。他想起曾经的样子,想起以前他们在室内的情景,双眸中黑的近乎如魔。

    他走近卧室,一双眼睛森然的看着坐在床上闭着眼的女子。忽然,他眼睛一转,在看到那彻底破碎的结婚相框时,整个人身上的戾气瞬间大增。

    霍润涵猛地按住了岑佳雯的肩膀,一句话都不说直接啃咬上了她的唇,岑佳雯睁开一双喷火的眸,抬手一掌就打在了他的胸膛上。

    这一下,略微分开了两人直接的距离。

    可没几秒,男人就重新将她扑到在了床上。霍润涵手上的力气很大,仿佛又变成了昨晚那个如妖如魔的他。岑佳雯拼死反抗,却还是被他粗鲁的扯落了衣服。

    “霍润涵!”她红了眼睛,大吼。

    霍润涵像是什么都听不见,就只顾着疯狂占有。这次,他没有再心软,就这么强势的拥抱了她。

    察觉到身下突然的疼痛,岑佳雯蹙眉。霍润涵按牢她的双臂,一下下的不肯停歇,那双眸,就那么冷冽的看着她。

    他要她感受到他的决心,无论她做什么,都别想他会放手!

    岑佳雯实在是疼,只能一口狠狠的咬上他的肩膀。这个关头,他狠她更狠,直接在男人的肩膀上咬出了血迹,都不肯松口。

    可霍润涵,依旧面无表情的继续要她。仿佛身上流血的根本就不是他,而他丝毫不到疼痛。

    折磨不断持续,论体力岑佳雯自然是不敌他的。她眉头紧锁,渐渐无力的开始承受。

    霍润涵捏住她的下巴,岑冷的唇靠上去,声音带着沙哑和狠诀,一字一顿说:“岑佳雯,你永远都不知道,你在我心里究竟有多么残忍!”

    连结婚相框说砸都砸,还有什么是她舍不得的?

    岑佳雯冷笑,闭上了眼睛。霍润涵黑了脸,更深更猛的索取。

    爱到极致,恨到无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