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四十五章 “血洗”闵家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8本章字数:2180字

    再次醒来,岑佳雯惊讶的发现她竟然在一家酒店中,且,按照她多年来的经验,这还是一间总统套房。

    室内没有人,她仔仔细细的找了一圈,身上也没有难受的地方,除了脖颈处隐隐传来的疼痛。她坐在床边若有所思,昨天晚上将她带出来的人是谁?

    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人,能从霍润涵的眼皮底下把她弄出来,还有,那个人为什么要帮她,又是什么目的?

    岑佳雯想不明白,但凭她多年以来聪明的直觉就可以得出,这件事绝对不简单。她现在最该做的,是赶紧离开这家酒店,免得半路再出什么幺蛾子。

    岑佳雯上了电梯下楼,她没看见的是,在电梯缓缓合上的那一瞬间,有一个高大的男人马上进了刚才的房间,身影修长,唇边带笑。

    她正打算悄无声息的溜走,却不想就是有那么倒霉,刚到一楼大厅,就正直对上了从那边电梯口下来的许梦娇。

    岑小姐的第一反应就是两个字:我艹!

    这等运气,真心让她肾疼……

    许梦娇见到她有些诧异,上下将她打量了好几遍,突然脸色变了变,“岑佳雯,你怎么在这?”

    “睡觉啊,不然我来酒店洗澡吗?”岑小姐面无表情的反问。

    “……”许梦娇瞅她一眼,“润涵哥哥没和你一起?你这是瞒着他和哪个男人出来鬼混了?”

    “你丫的哪只眼睛看见我和男人出来了,许梦娇,我说你是不是……”岑佳雯的话说了一半就戛然而止,因为她看见许梦娇和她身后的经纪人都不约而同的看着她的脖颈,脸色怪异。

    她猛地想起来了,前天晚上霍润涵那厮留下的痕迹应该还没消,这段时间他十分狠,她脖子上每天都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的,所以就特别明显。

    岑佳雯觉得现在解释什么都是说不通的,于是直接懒得和她们废话,掉头就走。

    可许梦娇素来难缠,尤其见她这样,更是觉得她是理亏才会逃避。她快走几步追上来,猛地拉住岑佳雯的手。

    “岑佳雯,你敢做出这样的事,难道就不怕被润涵哥哥和媒体知道吗?”

    岑小姐对着天空翻个白眼,用力甩开她住她的手,“许大小姐,你要是想说那你就直接告诉他好了。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媒体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我的绯闻也不差这一点,就当增加曝光度好了。”

    论这方面的心态,谁能比得过她啊。再说了,身为明星,哪一个没有点绯闻缠身?

    岑佳雯出门立马拦住了辆出租车,报上岑家的位置。话说她身上身无分文,但没关系,到地方了再给人家钱也是一样。

    且她这张脸,A市有名,怎么会欠人这十几块钱?

    她淡淡看着车窗外不断向后移动的建筑和车辆,隐约有些恍惚,似乎有好久她都没有见过这种景色了。

    这一夜,霍润涵找她找的应该快要将别墅掀过来了吧。

    本来她还想着要不要再趁机躲两天,现在这碰上了许梦娇,可以说是完全打消了这个想法。

    何况,霍润涵要找她,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到了岑家门口,岑佳雯让司机等她一会儿,她进去要钱,司机看了看她,很爽快的就答应了。岑佳雯一进别墅就拦住了个佣人,问她借了十块钱又给了司机。

    进了主别墅,她家三位老子都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岑小姐瞟了一眼,明媚的脸上立马笑意全无,那是和闵家有关的。

    闵家除了闵希宇和闵妍媚之外,还有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据说三儿子和四儿子是以前的妻子所生,五儿子和小女儿则是现任妻子生的,闵希宇和闵妍媚是闵父最初在一起的女子所生的一对龙凤胎。因为闵父本就是利用他们两人的妈妈,所以事成之后对他们非但没有多少亲情可言,还一度要斩草不留根,当真是禽兽都不如。

    然而……

    电视中的女主持说,闵家三儿子因为涉嫌多起教唆杀人罪被判了无期徒刑,终身监禁。四儿子前几天出了车祸,现医院已经证实成了植物人,这辈子都无法清醒。五儿子因为犯了杀人、强奸妇女、绑架、盗抢金融机构等等七项大罪罪名在法院当场被判决死刑,后已畏罪自杀。而最小的那个女儿,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突然疯了,被家人送到了精神病院。唯独闵父,什么事都没有。

    然而,闵父最后选择了跳楼自杀。看新闻中说,他当时的精神差不多也已经崩溃,只是不停的在说一句话。

    “闵希宇,闵妍媚,你们也不会有好报的!”

    这句话,成了众多网友纷纷猜测的对象。但是,却无一家媒体播出来。

    可以说,在A市权倾一时的闵家一夕之间也全都败落了。正如当初的黎家,还有北城的三个家族。

    岑佳雯心中不自觉的有些恐惧,她知道,这一定是闵希宇做的。当年的事情黎漪漪和霍润涵都给她讲过,闵家一家子人,确实没有一个好东西。但落得如此下场,不免让人心惊。

    闵希宇和闵妍媚的妈妈就是跳楼死的,死不瞑目。北城那三个家族也有几个是跳楼死的,现在闵父也是。闵家的三个儿子和女儿在闵父的教育之下也都是一些心狠手辣的角色,当年闵希宇和闵妍媚已经到了绝路,他们却还要处处逼死他们。岑佳雯一直觉得,这一家人,几乎都是疯子。

    全都是被权势和地位吃了灵魂的疯子。

    岑爷爷表情十分复杂,他第一个看见岑佳雯,立马招了招手,“你这丫头,还知道岑家的大门在哪啊。”

    岑佳雯淡淡一笑,也坐下看电视。岑鸿博面不改色的将频道换了一个,董淑兰说:“闵家那两个孩子可是真狠啊。”

    岑爷爷和岑鸿博都看了看她,没说话。岑佳雯道:“自作孽不可活,从他们杀人做亏心事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会有今天的结果。”

    岑鸿博看了看自家这宝贝女儿,心中也猜到她应该是知道了。

    岑佳雯见几位长辈都没有说话的,她也实在是累得很,根本就没有玩笑打闹的心情,于是打了声招呼直接上了楼。她边走边想着黎漪漪最初对她说的那些,若是没有霍润涵的话,闵希宇那样残暴的人,想必也是不会放过岑家的。

    是啊,他对他们早就有恩,怎么可能会再害他们。

    那他为何苦苦隐瞒,真的是因为身份太见不得人所以要保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