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百四十九章 社会我岑姐,人美票子多

    更新时间:2018-09-04 10:55:38本章字数:2423字

    不就是黑社会吗?啊呸啊,年少轻狂的时候谁没混过社会嘛。

    真是的,吓唬谁呢。

    龙哥讽刺一笑,很有气势的看着她,“老子这还是第一次碰上有女人能在我面前自称‘老子’的,成,说说吧,你是谁,我倒要看看是A市什么惹不起的人物?”

    岑佳雯张唇就要自报家门,突然猛地想起这边的观众好像有点多,她要是就这么说了,岂不是明天又要上头条新闻?她不畏惧上头条,但媒体一支笔,还指不定会写成什么样。

    她不想让霍润涵误会。

    正当她陷入两难的时候,一个如同罗刹般冰冷的声音传来,四周顿时鸦雀无声。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岑佳雯听着声音有些耳熟,一回头立马原地懵了。靠了,闵希宇?

    龙哥等人一见是他,脸上瞬间就换了表情。酒吧中的人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经理咽了口口水。现在这整个A市,谁人不知谁人不晓闵家大少啊。

    心狠手辣,惨无人道,绝对的狠角色。

    闵家一家子的事虽然新闻网络上没直说,大部分群众也不知道真相,但他们都是混的响的人物,交际圈十分广,政商军都得打点一下。何况当年闵母跳楼的真相也没有瞒过上流社会。

    一个连父亲兄弟姐妹都能痛下杀手的人,你还能指望他对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仁慈?

    岑佳雯唇角一抽,看了看他身后,是那个叫墨寒的男人。墨寒对他微微点头,“您好,岑……”

    “哎呦,什么风这是把你们给吹来了?”岑小姐慌忙打断他的话,又是一副颠倒众生的笑容。

    闵希宇扫了眼墨寒,墨寒立马会意,站着沉默下来。龙哥等人都恭敬的打招呼:“闵先生。”

    闵希宇看了看他们,彻底将岑佳雯无视了个底,模样高傲到让人发指。岑小姐抿唇翻白眼,也就幸好这面具挡着看的不真切。

    闵希宇冷冷动了动唇角,如冰的眸斜倪她,转而朝龙哥和经理招了招手,压低了声音肃杀道:“怎么,你们现在连霍润涵的女人、岑家赫赫有名的岑大小姐也不认识了?”

    两人均是一惊,震惊又恐惧的看向岑佳雯。岑佳雯很玄幻的没看见他们,就注意到刚刚闵希宇先生说的那句话了。

    哎呦喂,这可是第一次从他嘴里出来这种夸她的话啊,他不是一直瞧不起她家背景吗?岑小姐看着他,眼角抽了好几下,就差没说一句“谢谢您嘞”。

    ……

    经理朝DJ示意让他们继续调动起气氛来,不要让所有人都关注这里,等气氛恢复如常,岑佳雯等人也下了台。他们到了旁边的贵宾座,刚刚还一身嚣张气焰的龙哥和几个女人彻底变了一副嘴脸,不停的在向岑佳雯道歉。

    闵希宇见他要的效果已经成了,一句话都不再说很高冷的就走了。

    岑佳雯无奈的看着他的背影。这叫什么?来也悄悄走也悄悄?

    不过他能帮她解围,倒是让她小惊了一把。

    可岑小姐觉得吧,就算没有他,她也能悄无声息的解决好,她在A市这么多年,当初年少不懂事的时候叛逆期也是混过社会的。就这么说吧,不管别人是真的怕她那威猛的拳脚功夫,还是畏惧她身后的岑家,她混黑的那段时间是一点亏都没吃过。

    那时候在所有学校,能到她这地步的只有她自己,牛逼的那叫金光闪闪,痞子和真正社会的区别。那几年,学校和社会上当初盛行了一句关于她的绕口令,还是许淼那厮告诉她的,让她无语了好一阵,叫……

    “人美票子多,社会我岑姐。灯红酒绿迷人醉,岑姐带你玩社会。”

    嗯,就是这样……

    当初岑小姐觉得特牛逼,毕竟人不疯狂枉少年,谁还没有个年轻气盛的时候。但现在再想起来,就难免觉得有些可笑了。

    她这青春,确实过的恣意。有那个背景,又有那个本事,聪明伶俐,硬气爽朗,能吃苦,不怕累,还有那么一张完美的皮相。但凡她喜欢的,就算再危险,她都会去做。

    岑佳雯收了收心绪,倒是也没跟他们计较,就是淡淡说:“龙哥,这世上的女人,不是谁你都能欺负的,仗势欺人,迟早有一天会大水冲了龙王庙。经理,我要是没记错的话,这家酒吧是乔家旗下的吧,你的顶头上司好像正是我家那口子的兄弟,乔昇对吧?至于你们,”

    她调侃完两人,又看向一边局促低着头的女人们,冷冷一笑,“趋炎附势,拜高踩低,不知羞耻,利欲熏心。你们这样的人,若是不改,也就配一辈子在这种场合当个玩物,伺候这些男人们了。”

    众人脸上都是一阵青白交错,龙哥谄笑,“是是是,岑小姐,对不住,要早知道是您,我哪能啊,以后指定长记性。”

    经理:“对不起岑小姐,真是抱歉,我有眼不识泰山,您别跟我计较。”

    岑佳雯魅惑一笑,很大气的挥了挥手,“你们应该也知道,我从来就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但是有件事我得跟你们说清楚,关于我今天晚上来了这,明天要是传出去一点风声,我一个也不会放过你们!”

    她沉了语气,一改之前的玩味和戏虐。众人频频点头,“那是自然,那是自然。”

    岑佳雯很是百无聊赖的叹了口气,蔻丹红的指甲勾魂的闽摸着唇,颇有种妖精的味道,嚣张的那样子也是简直无法直视,却又有些可爱,“折腾了半晚上,我也累了,你们几个美女想必伺候人的次数也不少了,上台跳舞去,我什么时候看够了什么时候下来。”

    几个女人面面相觑,经理沉声说:“还不赶紧去!”

    龙哥再三说抱歉后也走了,经理把调酒那纯情男孩叫过来,说今天晚上她所有的开销都免费,就当是赔罪。岑佳雯看了看那男孩,很不客气的说:“好呀,既然您都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好推拒您的一番好意。这儿最贵的酒拿上十瓶,水果拼盘小吃什么的,你们看着来,别敷衍我就成。”

    经理唇角抽搐,岑小姐笑的越发无害,“怎么,不是要给我赔罪吗?”

    “是,那您稍坐,一会儿全给您上齐。”

    岑佳雯满意的笑了,让那男生坐到她身边。能在这地方坐到经理这位置,为人处世都是绝对的圆滑老道,身家腰包中,也不会是个穷人。

    宰他一笔,让他好好长长记性,别总是狗眼看人低,专门欺负弱势人群!

    东西很快就上齐了,岑佳雯边喝酒边和那男孩聊天,交谈中才知道他原来已经二十三岁了,只是看着年轻罢了。她轻轻勾唇,打发他走了。

    她这个人,从来不缺桃花。但世上桃花之多,她如今却也只觉得蓝口区的更美了些。

    她一直坐到后半夜,存心折腾那几个女人,见她们停都不停的在上面连续跳,她喝的更是痛快。酒量好,这十瓶下肚她也照样清醒。

    快要四点的时候,酒吧中人已经少了很多,岑佳雯吃饱喝足,总算是站了起来。她邪笑,魅惑苍生一般,对着经理和那几个早已虚脱的女人招了招手。

    “再见,不必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