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留或不留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1本章字数:2049字

    清晨,方明轩与杜鸣生一起说说笑笑地来到镜芳居,他们与往常一样推门而入,却发现床上竟空无一人!

    扫视四周后,他们才看到了屋侧的推窗边有抹素色身影,俏生生立在那里,而她也正好缓缓转过身来。她的头上只是松松地挽了个发髻,身着一袭浅素秋衣。

    她缓步走向他们,在习习晨风中衣袂翩然,飘然欲仙。

    佳人迎着初升朝阳向他们浅浅一笑,方明轩顿时觉得满室生辉!

    “咳,你,你起来了?”方明轩怔愣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恢复得不错!”杜鸣生看了看她,眸光微闪。

    “多谢二位公子出手相救!”柳明溪裣衽一礼。

    “不必多礼!不知姑娘家在何处,是否需要方某通知家人前来?”方明轩问道。

    “家人?”柳明溪首先想到的是赵政霖,她自嘲地笑笑,人家都已经对她下杀手了,若是通知了他,那算不算自投罗网?转而又想到不知道已经回到闵州乡下,还是尚在途中的双亲…一边是找不得,一边是无处可找,她只得无奈地摇摇头。

    “这…”方明轩倒是有些不太明白她的意思,她这是不想回家,还是无家可回?他一个大男人,且不说他愿不愿意收留,这对于她姑娘家的名声可不好啊!

    一时间三人都默默无语,杜鸣生帮她把完脉,又检查了伤处,开口打破了沉寂,“我将原先的方子再改改,往后能进食,你就不必再吃那么多益气的汤水了。”

    杜鸣生拿着那几张方子涂涂改改,删减了几味,又添了几味什么,才将方子交给方明轩,补充道:“姑娘的身子还虚,保胎药还得继续吃着。”

    “什,什么?!”柳明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是她很快也明白了,所谓的三年无所出,本就是因为在她成人后,他们便不曾同房造成的,她本身没有任何问题。是以在那几夜的疯狂之后,她有身孕很正常。

    可如今他们算什么?

    她的双亲被迫离京,她被休弃,被赶出诚王府,被追杀,以及月晴被发卖和月朗之死…这一切的幕后黑手,非赵政霖莫属!再见面时,他们说是仇人也不为过。

    既然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对她而言,最好的选择莫过于断个干净。

    可这也是她的骨肉啊!

    柳明溪久不久不能回过神来,她的眼中盈满热泪,嗫嚅着问道:“若是…若是不留这个孩子,当如何?”

    “不留?”杜鸣生看了看她,摇摇头,“我奉劝一句,以你目前的身子,留下孩子很不易。若是不留,也同样不易!不论如何,你往后再要孩子却是不会再有了。不仅如此,你还会缠绵病榻。如今你们母子已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柳明溪闻言,几乎要晕过去。

    她脸色惨白,哆哆嗦嗦地问道:“若是要留,又当如何?”

    看到她这副模样,方明轩似明白了什么,他狠狠地攥紧了拳头。他张了张口,想要问问是谁伤害了她,却又惟恐再次触到她的伤心事,终究还是没有问出来。

    杜鸣生抬眼望了望面前苍白孱弱的小女子,他的眸光闪了闪,垂首说道:“须安心静养,于你自身,于胎儿均有益处。如今你身子尚弱,吃食也须格外注意才行。”

    想了想,他又补充道:“不论你是如何有了孩子,那也是你们母子的缘份,孩子并没有过错。不若将他生出来再作打算。”

    柳明溪泪眼迷蒙地说道:“我不怪孩子,要怪也只怪我自己,多谢神医!我会好好养胎,把孩子生出来,好好抚养成人!”

    杜鸣生赞许地点点头,“你这般想就对了,若有杜某帮得上的忙,不妨告诉杜某。”

    方明轩很是不解地看着他,杜鸣生何时这么好说话过?整个京城还有谁不知道除了开方子以外的时候,这位杜神医一开口尽是冷嘲热讽。

    柳明溪努力挤出一丝笑意,再施一礼,真诚地谢道:“多谢杜神医,多谢方公子,若不是二位仗义相助,明溪早已经不在人世!”

    杜鸣生停下了手中的活计,诧异地抬眼望向她,问道:“你姓明?”

    柳明溪闻言,先是愣了愣,继而点头答道,“小女子姓明,名溪。”

    柳明溪心知,以她的现状,就算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都未必能报仇雪恨。她惟有从此隐姓埋名,销声匿迹,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赵政霖正在追杀自己,他的耳目遍及整个京畿,甚至整个大周。若是方明轩他们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就算他们不会伤害自己,也难保不会在无意中透露出去。

    还有月晴…以赵政霖的城府,他特地留下一个月晴,说是发卖,实则难保他不会有另外的意图。若是如此,是否在那之前,她不出现,月晴反而是安全的?

    杜鸣生交待完方明轩后,别有深意地看了她几眼才离开。

    方明轩送完杜鸣生回来,发现柳明溪还在发呆,不禁开口安抚道:“明溪姑娘,切莫担忧,我会帮你…咳,你们母子,安排好住处的。”

    说完这一句,他莫名地感到有些耳热,就连心跳都加速了。

    见柳明溪不无防备地望着自己,他补充道:“咳,我,我是说,待你的身子好些,我在京郊有处庄子,到时就说你是我的远房表妹,从别处来投亲的。这般你,呃,你们母子便不会落人口舌!”

    柳明溪没有想到他考虑得这么周全。

    明明并没有什么交情可言的人,却对她这么怀备至!她很是感动,眼眶一热,差点又要流泪,她赶紧背过身去。

    等到她再次回过身来,那张莹白的小脸上已经堆满了笑意,只是眼眶却依然泛红,“多谢方公子!明溪只愿有生之年还能还得上方公子的恩情!”

    方明轩讪讪地挠挠头,“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在图谋你什么似的。”

    柳明溪微窘,她连连摆手,“不,不,绝无此意,我还有什么可让方公子图谋的。”

    她这么一说,倒让方明轩不知道该如何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