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砸自己的脚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1本章字数:2195字

    满天星辰闪烁在沉静的湖面,万籁俱寂,夜色深沉。

    清冷的月光下,方明轩不无焦灼地等在湖边。他看到那个气宇轩昂的伟岸男子牵着一个纤细柔美的可人儿,缓缓走出了镜芳居。

    男子时不时低下头与他怀中的小女人耳语几句,偶尔还会用大掌宠溺地摸摸她的发顶,或揉揉她的细腰。

    那双璧人携手并肩走过水上长廊时,或许是夜凉风大,男子更是直接她揽入怀中。

    不得不说,眼前的画面看起来极为赏心悦目。

    方明轩到了此时方知,半个月前,他在山上偶然捡到的绝色佳人明溪,她竟是前任诚王妃!诚王回京不久,她就有了身孕,足可见他们恩爱有加。

    可他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既然诚王与前任王妃感情甚笃,那他为何还会急于休妻和风光另娶?

    为何明溪会孤身一人出现在荒山野岭,还那般狼狈地躲在树丛中?

    她甚至还说过自己是“失夫的妇人”……说起来,被休弃勉强也算失夫吧?但这其中所包含的深意,却让人无法不去多想。

    方明轩的心情很是复杂,正当他想要上前时,却被诚王的亲兵拦住,只能远远地看着那一双璧人走在前方。

    今早明溪跟他提到诚王妃的贴身丫鬟月晴后,他当时便放在了心上。

    他不但托了人去诚王府打听,还特地跟他们提到了明溪的名字,以免对方怀疑他打听诚王府后院居心叵测。结果他在诚王府外等了一天都没有收到任何回音。

    直到日暮时分,方明轩意兴阑珊地回府。他本以为明溪所说的,所谓诚王府的月晴姐姐根本只是胡诌的托词,没想到的是,转眼间诚王本尊就驾临方府。

    说起来,他还是第一次直面诚王,这位传说中横扫千钧的玉面将军。

    这位诚王殿下,完全不像当初喜筵上那么亲切友好,当然,方明轩也知道,人家没有必要对展示他亲切或者友好的一面。

    方明轩正要施礼,没想到诚王竟连寒暄都顾不上,便已毫不客气地登堂入室。

    再看时,诚王赫然已在上首掀袍而坐,他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慑人寒意。

    方明轩固然是一身武艺非凡,不论家势还是长相在世家子弟中均属于佼佼者。

    诚王却是久经沙场,一身杀气,锐不可挡!他不仅是镇守南疆大名鼎鼎的骠骑大将,还是当今圣上最为出色的小儿子,尊贵无比。

    方明轩不明就里,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他躬身揖道:“不知殿下深夜驾临寒,所谓何事?”

    诚王的声音冰冷得如同没有任何温度一般,“明溪现在何处?”

    方明轩有些不敢置信地抬头看了看诚王异常冷峻的面庞,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到来者不善。他的后背冷汗涔涔,一时竟然忘了要回答问话。

    诚王垂眸哂了一眼,沉声道:“让她来见本王。”

    方明轩面有难色,惴惴地说道:“这,这只怕不妥吧?”

    诚王那双墨色的眼眸仿若深不可测的深潭,荡漾着一抹诡异的情绪,“你在何处找到她?”

    方明轩没有想到他会有这么一问,但他还是如实禀道:“半月前,下官一行人去行云山谷狩猎,本想猎些野味。不曾想偶遇明溪孤身一人躲藏在树丛中,若不是下官眼花,一箭射过去便误伤了她,她也不会现身。是以才有传闻说下官猎到了兔妖,其实下官只是在猎兔子时将她误伤。”

    他心中疑惑,不知道诚王殿下为何会连夜亲临方府?难不成他真的是为明溪而来么?这未免也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诚王并不言语,他冷若冰霜的脸庞,散发出如同万年寒冰般冷冽的凌厉气息!。

    方明轩心中一凛,赶紧收回了目光。

    他垂首,继续说道:“明溪因失血过多,昏迷了二十余天,直到前夜她才醒来。醒后,她便托下官去打听诚王府的月晴姑娘。下官为了弥补她所受的箭伤,便让人去了趟诚王府。委实不知会因此而惊扰了诚王殿下,望恕罪!”

    听完他的解释,诚王不置一辞。

    方明轩补充道:“下官将她安置在镜芳居中静养,夜已深,想来她早已睡下……”

    她还有了身孕,这一点,方明轩却有些犹豫,但是并未说出口。

    诚王的神色依然冷峻,他静静地坐在那里。“带本王去找她。”

    方明轩一愣,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这位诚王殿下未免也太强人所难了。

    诚王的食指轻扣桌面,他身旁那两位身着铠甲、威风凛凛的小将不约而同地拔出了佩剑指向了他。

    剑拔弩张!

    局面一再出乎方明轩的意料之外。

    虽然他之前并不是没有怀疑过明溪的说辞,但她只是个娇弱的小女子罢了,就算有所隐瞒,充其量也就是些后宅之事,不足为道。

    他根本不放在心上,万万没想到竟会因此而惊动了诚王。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诚王殿下非但亲自出马,还带着亲兵来跟他要人。

    他自知方府那些个略通拳脚的护院,绝不可能与大大名鼎鼎的南疆铁骑相抗衡。也就是说,不论诚王此次前来方府意欲何为,他就算是拼了命也不可能拦得住。

    方明轩只得退后一步,俯首称罪,“下官逾越了,望殿下恕罪!”

    方明轩将诚王带到了镜芳居外的湖边时,高贵清冷的诚王殿下竟撇下众人,孤身一人大步流星地冲了进去。

    不得不说,这一幕再次让他大跌眼镜。

    一头雾水的方明轩仍在兀自神游之际,诚王伉俪已经走到了大门口。

    临上马前,柳明溪忽然回头,对他裣衽一礼,“多谢方公子救命之恩,今生无以为报,惟有来世结草衔环!”

    说罢,她莞尔一笑,只是那笑中却透着难以言说的凄婉。

    因为受伤昏迷十余天才醒来,她此时的模样甚是苍白,然而那玉白中又透着淡淡的缥缈感,让人觉得好像她并非这尘世中人,随时都会翩然离去似的。

    方明轩急急向她迈出一步,想要不顾一切地留下她,却被人用剑拦住,不得上前。

    他张开嘴想要解释点什么,然而在诚王冷若冰霜的一瞥之下,他发现自己不论说什么都是那么地不合时宜。

    最后,他也只能在萧瑟秋风中茕茕孑立,看着诚王带着她离开了方府。

    诚王的亲兵终于撤了指着他的长剑,齐齐整整的队伍浩浩荡荡地离去,渐渐消失于夜幕中。

    压迫感顿时消失,取而代之的却是深深的无力感和浓浓的屈辱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