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夜半惊魂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1本章字数:2685字

    两年后

    庆荣客栈乃是瑞城最有名的客栈,老板黄庆荣此刻正站在二楼窗边,居高临下地欣赏着街面上的人来人往。

    耳畔不时传来楼下小二殷勤的吆喝,就连掌柜也在客栈外迎来送往。看着客人们三三两两地走进自家客栈来,黄庆荣肥胖的老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

    两位男子也随着人流走进了这家有着看起来有些气势恢宏的门面的客栈。

    这两人一高一矮,高的那位一袭白衣,剑眉星目,看起来仪表堂堂。矮的那位看着年龄还少,却也生得唇红齿白,俊美得不似凡人,显然两人非富即贵。

    小二赶紧招呼道:“请问二位爷,打尖儿还是住店?”

    杜鸣生微笑着低头,看了看身边着男装的柳明溪,两人视线交汇。他如愿地在她眼神中看到一丝祈求,这才满意地回头对小二说道:“两间上房。”

    小二喜笑颜开,向店内高呼道:“两-间-上-房~好嘞,二位爷,里边请!”

    说罢,他便格外热情地躬身将他们迎进了店内。

    瑞城离京城不过百里左右,属于交通要塞,往来的客商极多,自然也很是繁华。

    柳明溪在京那几年,出嫁前也常常会偷溜出府去玩耍,自然也听说过瑞城。但也仅此而已,这是她生平第一次来到瑞城,不免感到有些新鲜。

    她好奇地扫过大堂的几处经过精心设计,分隔成雅间的茶座。附庸风雅的文人雅士正品着香茗,小声交谈。但也只是匆匆一瞥,便随着小二上了楼。

    他们所住的两间房相邻,走到门口,柳明溪正要推门而入,杜鸣生停下了脚步,交待道:“今晚我们在客栈歇息,晚些我还要去看几家药材铺子,你不必跟着。”

    柳明溪垂首,“是!”

    杜鸣生补充道:“瑞城龙蛇混杂,你独自出门不安全,就在客栈里休息吧。”

    柳明溪又答了声是,便推门进屋。

    杜鸣生是她的救命恩人,如今也是她的主子…兼师父,这几年她跟着杜鸣生学了些针灸和简单的处理外伤,还略懂炮制药材提纯花草之菁华的手艺。

    只不过,她的所学均有些杂而不精。事实上,所谓的师父那只是她的想法,杜鸣生从未认可,充其量也只是没有阻止她偷师罢了。

    这一点柳明溪也理解,以她这把年龄和平平无奇的天份,人家允许她看医书和偷偷学上几招已经很不错了,又有何理由悉心传授她呢?

    天光逐渐暗淡下来,和往常一样,柳明溪在客房中用完了晚膳后便掌起灯,开始看医书。医书不同于旁的书籍,并不是看懂就成,重点在于实践。而她,除了用自己的身体来扎针以外,从未有过实践的机会,所以至今也只能算是纸上谈兵。

    木制的楼房隔音效果不算好,柳明溪可以听到屋外的过道上不时传来脚步声。不过因为走廊上铺有地毯,那脚步声也不致于吵到她。

    看了会儿书,她有些困了,她便收拾好医书准备睡下。

    正当她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屋顶瓦片上忽然响起了一阵纷乱的脚步声。隐隐约约还有兵器相接的声音,似乎有人在那里打斗。

    柳明溪顿时被惊醒,她赶紧坐起身来。正要伸手将床边的外衣穿上,窗边有道黑影一闪,有人闯入她的屋中!吓得她几乎惊呼出声。

    来人显然没想到屋里有人而且人是醒着的,他的动作实在太快,柳明溪还来不及呼救就已被掐住了脖子,嘴巴也被捂得紧紧的。

    对方若是现在要杀她,那实在是太容易了,只要他的手再用力一点点,她就…

    漆黑的屋子里静得可怕,因为靠得很近,柳明溪可以清楚地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对方身上的冷冽气息让她感到有些熟悉,萦绕其间的还有隐约的血腥味。毫无疑问也是从那人身上传来的,却不知道是谁的血。

    她的心跳很快,仿佛随时都会跳出她的胸膛。

    “不许出声!”那森冷低沉,带着些微沙哑的声音同样让她感到莫名的耳熟。

    柳明溪连连点头,对方这才徐徐松了手。感觉到对方不会伤她性命,她心中略安。

    “你受伤了,我帮你包扎一下。”这话一出口,柳明溪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对方似乎也没有想到她会说这话,那人并没有接话。

    谁会相信有人好心到去救治劫持自己的陌生人?又有谁会相信她真的只是想找个伤员练练手而已?柳明溪差点被自己蠢哭了。

    “算了,我只是随口说说,我什么都没看到。咳,这位大侠,你走吧!”柳明溪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说什么。

    对方身上有刀,显然是个危险份子,她只想离得越远越好。然而天不从人意,对方一直在她身边,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大侠,若是你看中了这间屋子,那……这间屋子就让给你住,你让我走吧?”为了不引火烧身,柳明溪已经很克制了,她很努力地压低自己的声音。

    “我发誓,我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

    一颗夜明珠蓦然出现在她面前,柳明溪也在那时看到了一张久违了的冷峻面庞。

    他的神情和她记忆中一样,淡漠如水,他黑沉沉眼眸正专注地凝望她,里头透出丝丝难以描绘的情绪。

    他的声音低低的,沙哑中带着轻柔,“现在看到了。”

    柳明溪不敢置信地瞪大了双眼,她做梦也没有想过,刚刚离开药谷就会再次见到那个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的人。

    赵政霖究竟是怎么找到她的?

    柳明溪当然不会傻到去问他,重点是现在赵政霖显然被追杀了,而且那些人还在庆荣客栈附近找他。说来也巧,正在这时,走廊上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透过门缝还隐隐可以看到闪烁的火光,那些人居然这么快就追到了客栈内?

    机不可失!

    她毫不犹豫地高呼出声:“来……”才喊了一个字,她颈后骤然一痛,失去了意识。

    次日清晨,柳明溪的房门被敲得“梆梆”作响,她才悠悠地醒来。

    她匆匆环顾四周,发现屋子里跟昨夜一模一样,而她正安然无恙地躺在自己的床上睡大觉,并没有不该出现的人在屋中,莫非她只是做了个噩梦?

    赵政霖那厮实在太可恶,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衣冠禽兽把她害得这么惨还不够,竟然还要到她的梦中来骚扰,害得她睡过头。脖子还有点痛,莫非还落枕了?

    柳明溪用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衫,刚打开房门,迎接她的便是铺天盖地的怒骂声。

    “都已经日上三杆了,你还在睡,你当你是猪吗?猪都比你起得早!”

    杜鸣生私底下的言辞与他在人前温文尔雅的形象完全不符,粗鄙不堪,难以入耳。自从七月离开药谷后至今,柳明溪渐渐已经适应了他的金玉其外和出口成脏。

    柳明溪挨骂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早已习惯,她并未放在心上。此时她仍有些迷糊,随口答了句,“是,主子早!”

    杜鸣生气得脑门一抽一抽的,他的眉头紧蹙,脸色更叫一个难看。他伸出手指朝着她的脑门的方向点了十几下,憋了半天,结果也只迸出一个字,“你?!”

    柳明溪蓦然发现自己无意中又捅下马蜂窝了。

    “抱歉,我不小心睡过头了。”她很识时务地道歉,想要平熄他的怒火。

    “道歉有何用?若是耽误了正事,你负担得起吗?哼!”杜鸣生说完便拂袖离去。

    “是……”柳明溪这段时间跟着杜鸣生东奔西走,他一直神神秘秘的,她哪会知道他的正事?反正没她什么事。

    别的她都不清楚,她只知道他这一生气,她的早膳就泡汤了。

    柳明溪利落地收拾好自己的小包袱便小跑着下楼。让她不曾想到的是,这么快会再次遇到那个让她惟恐避之而不及的男人。

    此时,他也正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她与杜鸣生。

    原来,昨夜的夜半惊魂并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