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真正的埋伏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2本章字数:2365字

    腥风血雨中,柳明溪安安份份地蜷缩在赵政霖的怀里。

    她毫无自保能力,为了活命,她只得躲在她的仇人怀中寻求庇护,别无选择。

    那些护卫的身手也是不凡,一场苦战之后,他们终以少胜多,很快就将那两百余名黑衣人杀了个片甲不留。

    虽说是赢了,但他们这边的人手也折损近半,只剩下三十余名护卫而已,形容略显狼狈,一身污血,却个个精神十足。

    时间紧迫,赵政霖的护卫们顾不得打扫战场,就要往京城赶。

    柳明溪的心情有些复杂,她知道,只要过了行山,她阔别数年的京城就不远了,只不过她的家早就不在那边。

    “他娘的,竟然安排了这许多人,是要将我们一网打尽吧?”

    “呸,这帮兔崽子不去杀蛮子,反而对自己人下手。”

    “哈哈,你还别说,老子今儿杀得真是痛快!”飞羽身上脸上满是鲜血淋漓,也不知道是谁的血,却还在笑,只是那笑容看着有些狰狞。

    “方才飞羽将军杀敌二十一人,飞翎将军杀敌二十五人,锦风大人共杀敌二十七人!属下佩服!”说话的是赵政霖的一名幕僚,长得极不起眼,柳明溪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她看了看不远处的锦风,他确实很出众,真正让人佩服的并不是他杀了这许多人,而是他的一袭白衣干净如初,他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还做到了杀人不沾血。

    “你定想不到,殿下竟杀敌三十七人之多!”飞翎有些不服气地睨了锦风一眼。

    对于自家主子的骁勇善战,赵家军无一不是与有荣焉。

    柳明溪闻言也是一惊,刀光剑影中,她只看到赵政霖干脆利落地杀人,那些黑衣人纷纷倒地,一个都近不了他的身,却也没有想到他能杀这么多人。

    说起来,这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带兵和杀敌。

    正当大家为胜利而感到欢欣鼓舞时,赵政霖忽然沉声道:“隐蔽!”

    说是迟那时快,他的话音刚落,密密麻麻的箭雨铺天盖地自百步开外的密林中疾射而出,“咻---”、“铿-铿-铿-”、“笃笃笃”……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埋伏!

    危急时刻,赵政霖示意飞翎、飞羽护在杜鸣生身边。

    他意识到他的一身银甲有些惹眼,为了不成为箭靶子,他果断搂着怀中的小人儿翻身下马。那马匹在铺天盖地的箭雨中受惊乱窜,如同一道黑色闪电离开了山林。

    马吸引走一部分的注意力,然而如雨般的飞箭仍然不断地射向他们所在的位置。

    危急时刻,柳明溪被他紧紧地箍在怀中,动弹不得,也不敢乱动。他们呼吸相融,这让她很不自在。她的两脚甫一落地,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挣脱束缚。

    无奈对方完全没有放人的意思,他向来冷漠的面庞,剑眉微皱,看起来尤其危险。

    柳明溪却不管,她无论如何都不想再与他纠缠,抬脚就重重地踹向他,双手用力一推,想要借此逃离对方的禁锢。

    然而赵政霖非但没有松手,反而直截了当地将她扑倒在地,紧接着两人便一起滚落山坡。

    几乎是在同时,随着“铿-铿-”、“笃笃笃…”声响彻耳边,一排排羽箭已密密麻麻地钉在他们原本所立之处的地面,和旁边的树上。

    最后落下的那支箭,几乎与赵政霖擦颈而过。

    一旁的锦风见状,他骇然失色,不禁惊呼出声:“殿下小心!”

    柳明溪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若非赵政霖的反应够快,他们只怕都已被射成刺猬状。

    所幸山势险峻,在漫山的箭雨中虽然暂且无法前行,但是找几处藏身之所却不难。

    有了刚才的教训,柳明溪终于肯乖乖地待在赵政霖怀中,与他一起躲藏在一处小小的石洞中。也不知道对方究竟埋伏了多少人,她连大气都不敢喘。

    不多时,远处传来了厮杀声,兵刃相接的“铿锵”之声,惨叫声此起彼伏,行山上已哀鸿遍野。

    柳明溪在他的怀里窝了良久,眼看天色已暗淡不少,人声也渐渐地远去。

    石洞里只有他们两人,呼吸相闻,那浓郁的只属于他的独特气息,夹杂着血腥味、泥土和腐叶气息萦绕在她的鼻端。

    他们的身体紧紧在一起,蜷缩在狭小的石洞中,就像相互取暖的两只野兽。没有人记得他们在这里,他们也忘记了那些人和纷争,仿佛全世界都已成为背景。

    柳明溪回过神来才发现,他们已经这样保持了良久。

    事实上,他们早就脱离了弓箭手的射程,而且那些人根本就没有追击的意思。他们却还缩在石洞里这许多时间,想想还真是莫明其妙!

    她迫切地想要挣脱他的桎梏,对方依然没有松手的意思。柳明溪这几年并不曾娇生惯养,算不得多娇弱,但是她的力气又怎能和赵政霖相比?

    无论她如何使劲,赵政霖紧箍着她腰肢的手始终纹丝不动,不仅如此,狭小的石洞中,两人的身子反而严丝合缝地贴在一起。

    讲真,这姿势她一点都不陌生,柳明溪既羞又恼,小脸涨得绯红。

    她想不顾一切地开口喊人,但是还未启唇,她就被一股难以形容的气息所笼罩。

    她的眼前是一张骤然放大的俊脸,她颈后正被他温热的大掌所覆盖接,不同于他一惯的冷面,他手掌的温度热得骇人。

    柳明溪很清楚地记起来,昨晚她正要呼救,他就是干脆利落地用一个手刀让自己失去了意识。事实上,此刻他只需再稍稍用点力,拧断她纤细的脖颈是轻而易举。

    混战之中,或许根本就没有人会注意她的死活,柳明溪绝望地闭上双眼。

    可他并没有那么做,他的大掌只是轻抚她的颈后,却并未停留,反而隔着衣物在她身上四处摸索。仿佛是在摩挲世间最珍贵的宝物,又像是在调戏她?

    士可杀不可辱,柳明溪恶狠狠地瞪了对方一眼,“你给我松手!”

    可惜她看不到自己的形象,年已十八的她,身量并不算矮小,但是她的骨架纤细,穿了身灰白色的药童袍子,乌黑长发全数用布帽束起。

    乍一看并不打眼,就像是个寻常的俊美少年郎。若是近看,就会发现她白净的面庞上肌肤细腻无瑕,五官精致绝伦。

    因为刚才的那番动作,她的布帽已然脱落,几缕略显凌乱的头发已经被汗湿,正随意地贴在她的小脸上。

    此时她面上正不遗余力地作出凶恶状,可她浓密的睫毛却微微颤抖着,出卖了她内心的惶恐和不安。

    她明明很狼狈、很无助却仍在强自故作镇定,殊不知她的那点小心思早已经被人尽收眼底,看起来毫无威慑力可言。

    柳明溪也不明白,对方为何始终没有松手的意思,她恨恨地迎向赵政霖的视线,却发现他也正凝视着自己。

    她柳眉倒竖,把那双如同黑宝石般的大眼睛瞪得溜圆,微启的红唇娇艳欲滴。

    赵政霖的眸光微沉,他的声音有些低沉还有些喑哑,“明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