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成何体统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2本章字数:2090字

    翌日清晨,诚王府外,一袭白衣的俊美男子匆匆下马。将马匹交给小厮后,他便兴冲冲地回到府中,却愕然发现某间客房仍紧闭着房门。

    此时,柳明溪还在屋子呼呼大睡。因为昨晚她没有睡好,所以早上就有点睡不醒。左右也出不了屋子,她也想放纵自己一回…干脆睡他个昏天暗地。

    无奈不知道屋外的那个谁,很不识相地一直拍着她的房门,扰人清梦,着实可恶!

    柳明溪嘤咛一声,睁开了眼睛,窗外明亮的日光顺着窗户的缝隙好像一条条金灿灿的丝线倾洒而下,落到了地面上变成了一个个小圆点,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她下意识地抬起胳臂挡了挡眼睛,这才惊觉自己似乎真的睡过头了。

    锦风拍了好一会儿门都无人应答,他不由得抬高了嗓门,“明溪,明溪,你起了么?”

    屋中的柳明溪只得有些头重脚轻地坐起身来,最用快的速度穿上一件干净的灰白长袍。用自己的十指为梳,随手整理了自己乌黑长发,将它攒成一个圆形发髻,束于脑后,这便是时下男子最为平常的书生头。

    她有些不悦地打开了房门,嘟囔道:“谁啊,这么吵?”

    还未完全睡醒的柳明溪看起来还有些迷迷糊糊,本就雪白细嫩的肌肤,在清晨的阳光下更显得纯净无瑕。更别说“他”的五官如此精致,只怕整个京城的女人中都找不出一个比“他”更美的来。一个男人竟然长成了这副模样,这不是妖孽吗?

    锦风知道明溪长得很好看,但他还是再一次看呆了。

    柳明溪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问道:“不知锦风大人找我何事?”

    锦风这才反应过来,他讪讪地笑道:“明溪,这是我特地去九味斋买的牛肉包子,你试试看。还有这些,都是我之前说要买给你的秘制牛肉干和招牌九制肉脯。”

    他们曾经说过这事吗?柳明溪不太确定。不过眼看锦风就要将手上的油纸包往她怀里塞,她还是果断地从他手中接过那个尚且温热的油纸包。

    氤氲热气夹带着牛肉特有的香气自里面溢出,闻着确实是很香,她顿时就觉得有些饿了。

    她唇角微扬,问道:“有劳了,多少银子?”

    锦风抚掌笑道:“你我什么关系,提银子多伤感情?”

    柳明溪不解地问道:“你我是什么关系?”

    “这……”锦风还真说不上来,他们认识也就几天时间。根本谈不上交情,若要说关系,那更是扯远了。

    “大清早喧哗,成何体统?”

    赵政霖刚刚走出房间就看到她和锦风站在一处谈笑风生。再看到她略显衣衫不整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谁不知道诚王殿下常年冷脸,更随时随地释放冷气,锦风早就看习惯,丝毫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对于他的不悦之意更是浑然不觉。

    柳明溪却不同,她被赵政霖冷冷的睨了一眼,顿时就清醒了许多。

    锦风随口解释道:“殿下,我今天一大早就出门去给明溪买了九味斋的牛肉包子,以尽地主之谊。”又对还在发呆的说道:“明溪,还不快趁热吃了?”

    说着他便不由分说,推推攘攘地扶着柳明溪的肩进入屋中。

    窗边的小桌上,锦风殷勤地帮她将油纸包打开,还热乎着的牛肉包子就散发出了诱人的香味,真让人食指大动。

    如愿看到柳明溪不自觉地吞下了口水,锦风满意地笑道:“吃牛肉包子可要趁热,你快吃吃看。”

    柳明溪这时是真饿了,她不再迟疑,随手取过一个牛肉包子就下口了,肉香四溢,果然与众不同!

    想到赵政霖那张黑脸,她不禁好奇地问道:“你为何只帮我买,却不帮你家王爷也买一份,不怕得罪他么?”

    锦风抽出身后的羽扇,装模作样地扇了扇才说道:“你懂什么,殿下从来不吃牛肉。我若是买牛肉包子给他才是得罪他呢。”

    柳明溪一滞,她明明记得府中大厨房里的张嬷嬷说过:“殿下从小到大,最爱吃的非牛肉莫属。一年四季都要吃,特别是冬天,没有牛肉他根本吃不下饭。”

    若非如此,她何必为亲手做了三年的牛肉干,牛肉条,酱牛肉……她左思右想都不明白,那位看起来诚实可靠的张嬷嬷为什么会骗她,那时的她可还是诚王妃啊。

    至今她犹记得对方眉开眼笑地领了她的赏,还由衷地道了谢,完全不像是在骗她。

    可是话又说回来,锦风又有什么理由骗她?

    柳明溪问道:“那他,我是说,你家王爷为何不吃牛肉?”

    锦风摊了摊手,“我怎会知晓?总之殿下从来不吃就是了。”

    柳明溪愣了愣,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食不知味地啃完了手中微凉的牛肉包子,在他殷切的目光中点点头,伸出了大拇指,赞道:“好吃。”

    锦风得意洋洋地摇了摇手中的羽扇,说道:“是吧?我就说九味斋的牛肉堪称一绝,你再尝尝这秘制牛肉干,绝对让人回味无穷。”

    柳明溪依言一一品尝,说真的味道确实不错,她便毫不吝啬地再次伸出大拇指,“好吃!我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牛肉干。”

    锦风更得意了,“诚王府上原本有个厨子做的牛肉就特别好吃,让我回味至今。”

    柳明溪忍不住问道:“你说笑的吧,既然你家王爷都不吃牛肉,那么府上的厨子又怎么会做牛肉?”

    锦风正色道:“你可别不信,诚王府果真有位厨子擅长炮制牛肉,不过他确实已经不在王府就是了,不然也能让你开开眼。”

    柳明溪不置可否地笑笑。

    院子里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她闻声抬头看了看窗外,正好可以看到赵政霖和他面前那位貌美如花的宫装女子。

    只见她屈膝,恭敬地施了一礼,柔声细气地说道:“殿下,王妃已经备好早膳,问殿下是否移步青松苑?”

    柳明溪看不到赵政霖的表情,但是他并没有停留,随着那名侍女离开了前院。

    她听到那女子提到了青松苑,那里曾经是赵政霖的住处,也是严禁她踏足的禁地。

    柳明溪脱口而出,“你家的两位主子,应该感情很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