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人生大事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2本章字数:2377字

    柳明溪在那间住了些时日的客房中枯坐良久,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被当成包袱丢弃在这里了。这天下怎么会有这么离谱的事?

    她承认在之前几个月的相处中,自己的存在或多或少地影响到了杜鸣生。但是如果她真的是负担,他又何必将她从药谷带到京城来?

    如果可以的话,她想一直待在药谷而不是这里。

    “梆梆梆”她的房门被拍响。

    柳明溪匆匆地抹了抹眼角就起身打开了房门。屋外那位白衣男子一脸灿烂的笑容很令人侧目,他的手上握着几卷书册。

    他扬了扬手中的书,说:“明溪,看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她刚才心里有些感伤,锦风忽然到访,她抬头看他的时候,脸上虽然带着笑意,眼眶湿润润的还有些泛红。

    看到柳明溪的模样时他微微一怔,将手中的几本书塞到“他”手上,安慰道:“我知道你不想待在这里,不过杜神医都说了他会亲自回来接你,你还有何难过的?若你担心他一直不回来,到时我带你去找他便是,何必弄的自个儿那么没出息?”

    柳明溪垂下眼眸,轻轻地嗯了一声。

    锦风已算是诚王府中惟一对她不错的人了,柳明溪徐徐地侧开身子,让他迎进屋。

    锦风见“他”脸颊微红,双手略显局促地捧着那几本书,一双犹带着湿意的大眼却闪烁着动人的光芒,让他有些不合时宜地想到了四个字:梨花带雨。

    若是在往常,他定会嘲弄“他”一番,此时此刻却感到有些不忍。他伸出手指了指她手中的书说:“你且看看这些是什么?”

    柳明溪已经扫了一眼,都是游记之类的杂书,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收罗来的,倒是适合她打发时间用。她垂首,“多谢锦风大人!”

    锦风看着她隐隐泛红的眼眶,莫名地感到有些怅然,他呆呆的看着眼前透着几分踌躇羞怯的小人儿,也不知为何,竟然觉得有些让他别别扭扭的异样感受。

    静静地站了一会儿,锦风看了看眼前有些安静得过头的小人儿,他明白,眼下“他”说什么都于事无补,还不如让“他”自己想通。

    他抚了抚柳明溪的头顶,说道:“等你看完这几本,我帮你去买新的,我先走了。”

    看到那个小人儿乖乖地点了点头,锦风才转身离开。

    ---这---是---分---割---线---

    午后,锦风刚刚从诚王的书房出来,就看到院子里有一抹浅碧色的身影。

    她袅袅娜娜地转过身来,笑盈盈地朝他施了一礼,“见过锦风大人。”

    锦风挑了挑眉,面上却恰到好处地笑开了颜,他上前回了一礼,“见过涟漪姐姐,殿下还在忙,不若姐姐晚些差人过来罢。”

    涟漪用手中的帕子掩嘴笑道:“不妨,涟漪专程在此候着锦风大人。”

    锦风诧异的抬起头来。

    涟漪是什么人?她可是王妃的陪嫁丫鬟,虽说她只是个后宅女子,但是就凭她是王妃最为倚重的人,从这一点就可以知道她不容小觑。

    更何况,这位涟漪姑娘年已二十二却至今未嫁,未来成为主子的房中人也是极有可能的事。那就是半个主子,这样的角色,他怎么敢对她有任何不敬?

    涟漪也不说是什么事,却带着他七拐八拐地来到一处小园子里。

    深秋的小花园里,只剩满目苍凉。四顾无人,他前面那抹浅碧色的身影终于停下了脚步,她缓缓地转过身来,打量了他一番。涟漪并不言语,她的面上堆着无懈可击的笑容,给人一种高高在上,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锦风却有种被她揪住了小辫子的错觉。他的心中渐渐有些忐忑,主动开口问道:“不知姐姐找我何事?”

    满意地看到他的不安和局促,涟漪用手中的帕子掩嘴一笑,“也不是什么大事,王妃听说前院客房内住了位客人,却不知道是什么人,我便自告奋勇地来问问锦风大人。”

    原来如此,锦风松了口气。殿下向来不喜旁人过问他的私事,想来王妃也不会直接去问殿下这种小事。锦风笑道:“我当是何事,那是殿下的客人。”

    涟漪秀眉微蹙,似对他的答案有些不满,“听说那是杜神医的药童?”

    锦风也没有想到王妃竟然对前院的事这么清楚,他笑着竖起了大拇指,“涟漪姐姐的消息可真灵通!”

    涟漪并没有心思和他瞎扯,她看了看锦风,忽然问道:“殿下和那小药童很熟吗?”

    锦风微微一怔,他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这么问,“此话怎讲?”

    涟漪嗤笑道:“锦风大人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

    小花园中,锦风一头雾水地目送涟漪离去,他确实有些不明白对方所指的“明白”和“糊涂”指的究竟是什么。果然女人心海底针么?

    锦风刚刚走出小花园,正好看到飞羽和飞翎,便朝他们拱了拱手,正要离开时,忽然看到了他们脸上促狭的笑容。

    飞羽已经迫不及待地抢先开了口,“锦风大人,方才我们可都看到了。”

    锦风不解地望着他们,开口问道:“你倒说说,你看到了什么?”

    飞翎抚了抚下巴上稀疏的山羊胡子,笑呵呵地说说道:“那位涟漪姑娘与你年龄相仿,长得也貌美如花。若是跟殿下说说,也并非不可能。你若是不好意思开口,要不要兄弟几个帮你在殿下面前美言几句?”

    锦风哪还不知他们想到哪儿去了,显然,他们都看到了涟漪,而且都想歪了。

    他顿时有些头大,不无嘲讽地说道:“飞翎你是午膳吃多了吧?”

    飞翎一滞。

    飞羽却一脸懵懂地问道:“这是啥意思?”

    锦风嗤笑道:“你自己猜去。”说罢锦风气乎乎地离开了。

    飞羽黢黑的脸上顿时有些绷不住,“嘿,这小子还真是好赖不分!”

    飞翎也明白大约这只是个乌龙,无趣地摸了摸鼻子说道:“算了,这事咱们还是别搀和了。”

    飞羽傻愣愣地又问了句,“你倒是说说,你中午到底吃了啥?”

    这个夯货让飞翎彻底无语。

    锦风匆匆地回到了自己的屋中,想到飞翎和飞羽所说的话,他不禁微怔。他追随诚王近五年了,期间诚王都已经大婚两次,他也早就到了该成家的年纪。

    只是他此前一直待在南疆,日夜考虑的都是安定南疆和如何直岛黄龙,一举拿下那起子蛮子部落。这么多年来,他压根就没有用正眼瞧过女子,更不可能有中意的女子,可以说,他从未想过自己的人生大事。

    他可以确定,若是说他将来会有娘子,也定然不会是涟漪那样的。

    或许不明就里的人会觉得涟漪很不错,但她自视甚高,惯爱对人拿腔拿调的。

    对锦风来说,涟漪美则美矣,他却敬谢不敏。

    若是让他娶个这样的娘子,他肯定也和殿下一样不爱去后院。正因为如此,今天被飞翎和飞羽将他们扯在一起时,他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