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真是可惜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2本章字数:2381字

    夜灯初上,京城最大的酒肆,云中楼渐渐喧闹起来。

    柳明溪一脸欣喜地坐在二楼极雅致的包间里,不大不小的桌上叶鲜果美,水陆俱备。她今天心情格外不错,就连面前已然微醺的白衣男子也瞧着格外顺眼。

    她心满意足地搁下手中的乌木筷,朝他莞尔一笑,黑眸晶莹澄澈。她忽然启口打破了一室的寂静,“我听说,殿下和王妃感情颇深?”

    锦风闻言,手上斟酒的动作微滞,面上却不显分毫。

    这个问题,她前些天也问过,当时他并没有作答,是因为他答不上来。她却不知何故再次提出了该问题,这其中所包含的深意……锦风心中颇不是滋味。

    他若无其事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这才反问道:“你,问这做甚?”

    柳明溪那张玉白的小脸蛋忽然凑了过来。

    锦风被她忽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心中却隐隐有些期待,然而她并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来。他傻愣愣地看着那双纤细的小手取过面前的酒壶,帮他将空杯重新注满。

    柳明溪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她借着斟酒的机会靠近锦风,并刻意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问道:“我听说殿下前头还有个王妃?”

    锦风怔了下,既不答是也不答不是,古怪的扫了一眼满脸好奇的她。而后哂然一笑,继续自斟自饮,半晌他才嗯了一声,淡定地反问道:“你是从哪里听说的?”

    柳明溪眸光微闪,她抬头看了看他,唇角扬起,仿若不以为意地说道:“厨房里的人都在说。”

    厨房里的人最近有没有在说她是不知道,但她知道那些人以往最爱说她的闲话。

    锦风心里五味俱全,他一杯接一杯地饮着酒。

    他的神情有些凝重,语重心长地劝诫道:“你莫要听她们乱嚼舌根。”

    柳明溪正帮他添酒的小手微微一滞,没想到他喝了这么多酒,依然对她如此戒备。

    她故意一脸兴味盎然地盯着他,打起了哈哈,“她们说的那叫一个头头是道,跟真有其事似的,我如何能不好奇?”

    锦风似信了她的说辞,他抿了抿杯中酒,扬起唇角轻笑出声。他颇感无奈地摇摇头,叹道:“你可别听他们胡编乱造!”

    这人看着倒是好说话,然而自她进门说到现在,他一直都在说场面话。心中感慨,要套几句话委实不容易,这人还真不愧为赵政霖的心腹!

    柳明溪兴味索然地坐了回去,“原来如此。”

    锦风深深看她一眼,再次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移开了自己的视线。

    他苦涩道:“殿下最忌讳那些,你可千万别去提她。”见她仍是一脸不解,他犹豫片刻,补充道:“咳,就连那种事,他都是被那人算计的。”

    这回柳明溪是真心困惑不解,她脱口而出,“哪种事?”

    锦风愣了下,被她这么一问,他有些不自在地笑笑,取过放在桌上的羽扇,摇了几摇,见她仍然一脸懵懂。他才微恼地提示道:“咳,洞房花烛夜还会有何事?!”

    柳明溪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她用手掩口,喃喃道:“竟然有这种事!”

    就在这一刹那,无数过往蓦然涌上心头,那些不堪的过往在她的心里来回翻腾,直让她痛彻心扉。她霎时明白了那些年里,一直理不出头绪来的桩桩件件。

    五年多前他们洞房那个晚上,明明是他发了疯,将年幼的她折磨得死去活来。第二天奄奄一息的她被抬到浣花苑,之后整整三天时间,她连床都下不来。

    结果诚王府上下众口一词,非说是她下了药。也就是说,那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不仅如此,活该被厌弃。

    柳明溪没想到赵政霖竟然可以无耻到这种地步。难怪这么多年,整个诚王府都没有一人给过她好脸色,人言果然可畏!

    那时的她整天守着浣花苑,等着那人回府。若是月晴和月朗不说,她根本就不会知道。可她们又怎会将这么不堪的话传递到她面前,令她伤心痛苦呢?

    埋藏于她心底里那股子酸涩和苦楚再也压抑不住,一阵接一阵地涌出来。

    锦风大约也是喝多了,他就此打开了话匣子,“哼,还不是拜柳江龙那个老匹夫所赐!这柳氏一家可是殿下最为忌讳的人。”

    原来如此,难怪赵政霖对他会是这样冷漠,原来他们的梁子早就五年前,她进诚王府时就结下了。她的父亲定然不会知道,他们和诚王哪是结亲,分明是结仇啊!

    柳明溪不无嘲讽地说道:“原来如此,若是能找到柳氏,那岂不是功劳一件?”

    锦风把空酒杯往桌上一砸,叹了口气,“欸,可不是吗?若是能找到她,我定要好好羞辱她一番……只不过那却是不可能的事啦,柳氏早已不在人世。”

    柳明溪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这话,她扯了扯唇角,意味深长道:“那还真是可惜了。”

    锦风正歪着脑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明溪,你来都来了,何不与我共饮一杯?”

    柳明溪本就馋酒,可她的酒量却一点都不好,原本她并没有打算喝酒,如今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了兴致。

    她很自觉地将面前的酒杯满上,又帮锦风的杯中也注满酒,笑吟吟地举杯,“这些时日多亏有锦风大人关照,明溪敬大人一杯。”

    不知不觉,三杯酒已入肚,柳明溪感到面颊开始有些发烫。明明看锦风喝这枫林醉一杯接一杯,简直跟喝水都没两样,怎么差别就这么大呢?

    他身上的白袍松松垮垮,身体慵懒地斜靠在背后的垫子上。他半眯着那双狭长的凤眼,因为醉酒,他的眼眶已然微微泛红,却闪耀着异常明媚的光华。

    他望着她,薄唇微启,“你倒是说说,殿下是如何答应让你出府的?”

    听到他的问题后,她谨慎地看了看四周,才低声说道:“别提了,你也知道我昨晚上应该是把他得罪得不轻。本以为小命不保,结果……我也不知道你家主子抽什么风,今天一大清早就让刘管家给我送了大堆的吃食,我当是断头饭呢。吃完早膳,还让管家问我有什么别的要求,我就说想上街转转,谁知道竟真放我出来了。”

    这一刻,便是用五味杂陈也不足以表述锦风听到她的这一番话时的心情。

    他知道明溪整日被拘在那处屋子里有多么不甘,但殿下历来冷情冷心,他决定的事向来不会更改,所以求情不会有任何用处,他也只能听之任之。

    殿下从来就不是个心善的,若是旁的人敢像明溪这么开罪他,掉脑袋都算轻的,他也曾为“她”忧心不已,可是这一次却不同。

    她不但没有受到任何的惩罚,而且还被殿下放出府来游玩。

    锦风没有错过明溪是乘了诚王的车轿出来的,那可是就算王妃出门都不曾有过的待遇。殿下这是怎么了?莫非他真的对明溪动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不成?

    明溪问了这许多关于殿下的事,莫不是也对他……想到这里,锦风心中颇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