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现在就跳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3本章字数:2242字

    五味居这间牡丹厅极是宽敞,说是包间,其实是个偌大的饭厅。此时那巨大的圆桌上还有一桌子热腾腾的饭菜,那盅茉莉香片还在桌上袅袅地冒着热气。

    只不过这么大的饭厅里却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窗门大开,玉色纱帘被秋风吹拂着,高高的扬起又缓缓的落下,屋子里寂静无声。

    赵世忠大发雷霆,他咆哮出声,“人呢?谁他娘的不怕死,胆敢拐走老子的美人?”

    他边上的护卫检查了屋子后,拱手禀道:“世子爷,定是从那窗户跳下去逃走了。”

    赵世忠重重地踹了他一脚,“你他娘的既然知道人往窗口逃了,为什么还不去追?”

    那名护卫不禁冷汗涔涔,“爷,这,这是三楼!”

    赵世忠暴怒,吼道:“废物,给老子跳,现在就跳,都他娘的给老子跳下去!”

    一众护卫惊恐不安地应道:“是!”

    “嘣!”“砰!”“哐啷!”“哎呦,我的老腰!”“咚!”“老子的脚崴了。”……哀嚎声此起彼伏。

    听到外面这番动静,躲藏在暗门内的柳明溪差点笑出声来。她也不知道来的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傻成这样。

    也是在同时,她感到身边的姑娘仍在兀自抖个不休,似受到了极大惊吓。

    柳明溪真不明白外面那个大傻子有什么好怕的。

    “笃笃笃”暗门外的隔板被骤然敲响。

    柳明溪一凛,他们居然也知道这里有处暗门,这可如何是好?

    “咚咚,咚咚……”她的心就快要跳出胸膛。

    说来也怪,那人并未打开暗门而是直接走了。脚步声渐渐远去,柳明溪绷得紧紧的心弦才算松了下来。她明白那些人此时并没有走远,她还不宜高兴得太早。

    她手上捏出一枚足有拇指大的夜明珠,幽幽的照亮了狭小的暗室,这里什么都没有!只够站上三五个人,也不知道原本是要作何用途。

    一抬头她就看到了一张惊恐不安的面孔。正是那名琴女,她的模样长得很标致,瓜子脸,丹凤眼,鼻梁挺直,菱唇饱满。

    柳明溪其实很想问问她究竟在怕什么,不过那也是在脱险之后的事,此时她们还不宜发出任何声响。

    柳明溪竖起一根指头在唇间,示意她噤声。

    约莫一盏茶的功夫,空荡荡的牡丹厅一角,有扇小小的暗门缓缓地打开了一条缝。

    从那门缝里探出一颗小脑袋来,她紧张地东张西望了一番,并没有看到任何人。

    柳明溪松了口气,她回头对那个仍战战兢兢的琴女说道:“出来吧,没事了。”

    琴女屈膝施了一礼,哽咽着说道:“多谢姑娘。”

    柳明溪问出了她一直想问的问题,“那些人为什么要抓你?”

    琴女嗫嚅道:“他们…”

    有道男声忽然传了过来,“为什么?因为爷怜香惜玉。小美人,躲猫猫好不好玩?”

    琴女的脸色顿时惨白。

    柳明溪心中也是一惊,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会上当,而且上那么个“大傻子”的当,让人何其不甘!

    她抬眸,看着屏风后缓缓地走出来一个长相略显憨厚的胖子。他的大脸盘上不太合宜地长了一双小眼晴,模样有些好笑。

    对方在看到柳明溪时,那双本就小得可怜的小豆眼不自觉地微眯。“呵,爷此番可真算是不虚此行,居然又让爷找到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小美人!”

    那胖子一脸猥琐,而琴女则是一副瑟缩不已的模样,柳明溪瞬间明白了大概。

    眼前的胖子看着有些傻乎乎,其实他一点儿都不傻。他明明知道人就在这间屋子里,却仍然佯装不知,反而就在那里演了出戏,然后静静地等着她们自己出现。

    她一边思考着对策,一边垂首,状似乖顺地站在那里。

    赵世忠看到面前这两个俏佳人,他情不自禁地迈开虚浮的步子就走了过来。他的身边有六名身强力壮的护卫,寸步不离左右。

    眼前的两个美人儿各有特色,看得赵世忠心花怒放。他摸了摸光溜溜的下巴,说道:“小美人,你若是乖乖跟了本世子爷,定让你天天吃香喝辣的。”

    柳明溪佯装无奈地叹了口气,“爷可真是位大方的主子,您看小女子的主子可没那么大方,侍候了他一个月,好不容易才得了机会出来吃顿好的。小女子也想跟爷这么出手阔绰的主子,只可惜没有那个机会了,我那主子可不好说话。”

    赵世忠有些狐疑地看着她,“有意思,倒是说来听听,你的主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柳明溪美目微睁,嫣红的小嘴动人心弦,那小嘴里吐出的名字却令他周身一凛。

    “诚王殿下!”

    赵世忠闻言怔了怔,然后他笑了。

    赵世忠虽说在皇室子弟中属于长得不好看的,但他也并不是真正的歪瓜裂枣。事实上他常年养尊处优的,一张胖脸也算得上唇红齿白,勉强还不能算丑。

    “你若说贤王、端王、瑾王,或许爷真能信了你。咳,就算是忠王、宁王,爷都可能会信你,可你竟然说是诚王。哈哈哈---”胖子笑得那叫一个前俯后仰。

    他笑起来的时候特别有意思,一双小眼眯成两条细缝。他圆滚滚的肥肚子将身上的锦袍绷得紧紧的,整个肚子都跟着一颤一颤的,看着竟还蛮……憨态可掬的。

    “哈哈哈---”他身后的六名护卫也跟着笑了起来。

    整个京城都知道诚王那可是断袖之癖,而且没有任何人对此产生怀疑。赵世忠对此更是深信不疑,别人或许不知道,他对诚王的底细可谓一清二楚。

    诚王十二岁那年就亲手杀过一个他身边的大宫女,其实那宫女并没做什么大不了的事,左不过就是脱光了自己的衣裳,想要爬他的床。

    这种事在世家大家族里并不罕见,像他们这样的皇室子弟更是见习惯了的。他们大多都是十二三岁就开荤,身边多的是女人想方设法地要爬床。

    这等送上门来的好事,只怕换了谁都会来者不拒。若是真看不上,丢出去就得了。可赵政霖非但不要,还亲手杀了她,这不是有病吗?

    还有就是他这位七皇叔年多年前就成婚了,谁不知道他根本就不碰那所谓的诚王妃?否则又怎会三年后因无子而休妻?

    更可笑的是他休妻当年又娶了不能生养的安如玉,他究竟打的什么算盘,并不难猜测。如今成婚也两年了,果然无子。

    这说明了什么?毫无疑问,他的这位七皇叔果真是不近女色!

    这小美人究竟是从哪儿冒出来的,怎会胆敢号称侍候了诚王一个月?

    赵世忠斜觑她一眼,“小美人大概是来京城不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