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保护伞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4本章字数:2443字

    朦胧月色中,枯树的枝桠在湿漉漉的青石板路面上投映出些许轮廓,暗影拂动。

    方明轩闻讯来到了青衣巷某处不起眼的檐廊下,忽然探出了一颗小脑袋。那张皎白如月的小脸蛋脸正带着浅浅的笑意,一双美眸灿若夜星。

    柳明溪朝他挥挥手,方明轩心中一喜,三步并作两步便迎了上去。

    看到了她本人,方明轩仍然感到有些不敢置信,“明溪,真是你!你怎会在此?”

    说着他看看柳明溪身边的另一名小厮模样的女子,即使在月色中看得不太分明,但是一对上她怯生生的目光,他便知道这毫无疑问也是女子。

    柳明溪压低了声音说道:“这里说话多有不便。”

    她自己倒是即将无牵无挂地离开,她担心的是会给方明轩招祸。

    方明轩也知道这里不是谈天的地方,他点点头,说了句,“等着,我先让人安排你们进府。”

    柳明溪朝他拱了拱手,“多谢方公子。”

    方明轩并不说话,微微一笑,与她错身而过,然后径直离去。

    不多时,一架不起眼的马车出现在巷子口。

    方明轩是个谨慎的,他在外面转了好些地方去凑热闹,最后才返回方府。

    天色已晚,柳明溪她们还端坐在他的书房里候着。

    方明轩的眼神讳莫如深,“听说已经全城戒严了,也不知是何缘故。”

    柳明溪与花如影面面相觑,一时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戒严?”

    莫非赵世忠真有脸到处跟别人说他被女子伤了命根子不成?好让官差全城戒严抓她们。万一是真,那可如何是好?她有些不安地与花如影对视一眼,“不会吧?”

    转念一想,这里可是京城,天子脚下,就算赵世忠企图强抢民女不成,他好意思为此而调动官差,也不可能搞出个全城戒严来,绝对不可能,定是另有大事发生!

    方明轩神色不明的望着面前明显心虚的两人,他只说了句,“总之你没事就好。”

    他知道出事的是忠王世子,据说是有番邦女刺客混入京城。再看到柳明溪和她身边的女子,她们同样穿着不知从哪顺来的青衣小厮的外袍,他心中已猜出了大概。

    他感慨,柳明溪如今还真是胆大妄为,居然敢伤了忠王世子。而后还在这种风口浪尖的时候来找他,也不怕他落井下石……不过柳家都没了,她不找他还能找谁?

    她本是寄居在诚王府,出了这样的事后,诚王若是知情,也不知道会如何处理她。但愿这事不会影响她几天后的行程,方明轩心中思潮起伏。

    柳明溪忽然说道:“方公子,今日真是多亏了你,夜已深,不过还要麻烦你的人去趟诚王府。”

    方明轩微微一怔,转眼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柳明溪固然是在京城长大,但是她五年多前嫁入诚王府后就甚少在外抛头露面。

    何况她如今可是女扮男装,未必有人认得她,暂时更不会知道这事跟她有关。

    而且她从方府回诚王府,按理不会扯到忠王世子遇刺的事上。

    就算最后被人顺藤摸瓜,如果有诚王出面担着风险,确实强过他。

    方明轩沉吟片刻后,说道:“那就让影姑娘就留在方府。我这就让人去通过诚王过府来接你,就说你我是在外偶遇,这般……”

    柳明溪笑道:“没事,他不会多说,你帮我通知他就好。”

    私心里,柳明溪并不想见赵政霖,但是这种时候,她留在方府恐怕会带给方明轩大麻烦。倒不如轰轰烈烈地扯上赵政霖,反正有什么事就让他担着。

    不是有句老话说,债多不压身,虱子多了不咬人,说的就是赵政霖的现状。嗯,他应该不差她这一笔。

    方明轩一想到柳明溪的处境,不免忧心忡忡,他苦口婆心地劝道:“明溪,你切记不可冲动,凡事都要克制,再克制。”

    忠王世子再不着调那也是龙子皇孙,也不知道她怎么搞的,竟还闹到了全城戒严的地步。倘若她再与赵政霖闹将起来,当真惹恼了人家,他也只有束手无策的份。

    柳明溪却浑不在意地笑笑,“嗯,徐徐图之,我已经学会了,你放心吧。”

    她的大言不惭令方明轩接下来原本要说的话差点就说不出来。

    他怔了怔,无奈道:“你这般想……咳,我就放心了,有诚王在,你会没事的。”

    柳明溪回眸一笑,安抚道,“我知道的,你也放宽心好了。”

    他必定还不知道她并非单纯的弃妃,如今诚王正想方设法地要纳她为妾,既然如此又怎会轻易对她不管不顾?柳明溪犹豫了一番,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

    诚王要纳她,她却要借方明轩的商队逃离,若是被他知情,他十有八九仍会助她一臂之力,可是那般他在诚王面前反而更不好交待。

    若是不知道倒还好,那时一切的过错和怨恨都在她的身上……希望如此。

    方明轩只知道诚王与她的过去,却不知道他们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形。

    所谓一夜夫妻百日夜,但凡男子,总不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曾经的女人受辱。就算是出于自尊心,诚王应该也会护着她。

    她越惨效果就越好,方明轩意味深长地看着柳明溪,说道:“诚王殿下应该会来得很快,影姑娘不方便露面,我先送她去客房安置吧。”

    柳明溪点点头,她也正是这么想的,她笑吟吟地对坐立不安的花如影说道:“方公子是我的朋友,你且安心住在这里,等过几天风头过去,我们就自由了。”

    花如影激动不已,连连道谢,“多谢,多谢方公子!”

    等她离开,柳明溪略感歉意地说道:“又给你添麻烦了。”

    方明轩只是笑笑,抬手端起桌上的茶盅,呷了一口,似在掩饰着内心的不安。

    想到这几年来,这位方公子对她的仗义相助,柳明溪更觉得欠了他许多。

    她心中暗暗决定,回头,怎么也得让赵政霖好好答谢人家才行。反正她的嫁妆也没有没拿回来,估计不会有机会拿回来了,不能白白便宜了那厮。

    思忖一番,她解释道:“这位影姑娘是我偶然遇到的可怜之人,安全起见,还望方公子切莫向任何人透露她的情况。到时她与我作个伴,一起去商队。”

    方明轩眉头微皱,抬眸望向她,“她可靠吗?”

    柳明溪想到她之前所说的那些话,没来由地就觉得这是个与她臭味相投的。她略加思索便重重地点了点头,“当然!”

    方明轩收回视线,重新望着门外,淡淡地说了句,“那就好。”

    她好像变了许多,不再像从前,整日里惴惴不安,如同惊弓之鸟。

    也或许她没变,这就是她本来的模样,据他所知,当年的柳江龙可是一员猛将。柳明溪作为兵部尚书的独女,她自小被娇惯着养大,本就不该是个怯弱的小女子。

    那位影姑娘,且不管她是何来历,只要柳明溪喜欢和她相处就好了。否则一个女子跟着商队也挺不易的,若是她们两人一起,相互间还能有个照应。

    门外小厮来禀,“公子,诚王府的人马已经到了大门外。”

    方明轩抬起头,望了望柳明溪,正色道:“准备一下,我们这就去会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