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 宜早不宜迟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4本章字数:2536字

    浓墨似的铅云在天际缓缓漂浮,弦月的微弱光芒从层层叠叠的云缝间透射出来。

    夜幕下,赵政霖带了百余名黑衣护卫,穿过幽静寂寥的雨后小巷,浩浩荡荡地来到了方府外,那阵势竟然与两年前那回一般无二。

    方明轩神色紧张地迎了出去,而方府大门外已是黑影憧憧,场面乍一看有些瘆人。

    在那些黑影最前头的正是诚王,他趾高气扬地骑在马背,居高临下,俯视众生。他胯下的骏马,淡然地喷着鼻息,他身后的黑衣护卫沉默不语。

    从这些淡然的马匹以及沉默的黑衣护卫身上,方明轩感受到了凌厉的肃杀之气,让人望而生畏,也令他的脚步不自觉地微微顿了顿。

    诚王环顾四周,薄唇微启,“人呢?”他的声音是一贯的冷硬低沉。

    方明轩恭敬地拱了拱手,让人将刚绑好的柳明溪推推搡搡地带出来。

    诚王也不下马,他微微俯身,长臂一伸,一把捉住她的左肩。

    柳明溪刚觉察到肩胛处一阵痛意袭来,与此同时,她的身子骤然一轻。转眼间,她已被人拎麻袋似地拎到了马背上。

    厚厚云层重新笼罩了夜空,天上的弦月再次归于暗淡,诚王的整张面容都笼在一片阴翳之中,令人看不清他面上的神情。他只微微颔首,并不赘语,也不管别人作何想,他长腿一夹马腹,身下的骏马就如同风驰电掣般,绝尘而去。

    方明轩一揖到底,朝着他离去的背影恭敬道:“恭送诚王殿下!”

    直到诚王府的一众黑衣护卫再次扬长而去,方明轩终于轻呼一口浊气。

    柳明溪被捆得跟粽子似的,浑身都不舒服,可惜那人完全没有要替她松绑的意思。

    现如今她伤了人,闯了祸,而他则是她的保护伞。既然已在做戏,他们就要做个全套,这样的道理柳明溪懂,所以她能做的也只是狠狠地瞪了他几眼。

    就连她也没有想到,在逃离诚王府的控制后,她居然还会重新回到赵政霖身边。

    柳明溪窝在这个令她倍感熟悉的怀中,动弹不得,周身都被他身上的冷冽气息所包围。这种古怪的感觉,简直难以用言语形容,令她感触颇多。

    这个男人,她曾真心地爱慕过,也曾全心全意地为他付出过,直到她心灰意冷都没有得到回应。于是她放弃了,想要离他远远的,结果却莫明其妙地纠缠在一起。

    夜色中的京城漆黑一团,完全没有所谓的夜景可言,就连往常通宵达旦的胭脂粉巷都黑沉沉的,一片死寂。

    果然是戒严了!

    柳明溪不禁感慨,赵世忠的这番动静可真不小。

    等到他们一行人绕了半座城回到诚王府时,已是后半夜。

    回屋后,柳明溪终于被松了绑。她又累又困,就连眼皮子都快睁不开了,可赵政霖却还精神满满地地坐在她的屋子里,丝毫没有要离去的意思。

    赵政霖面上不显,此时他的心情却显然很不错。他刚想给自己斟杯茶,却发现茶壶已然空空如也,竟连口凉水都喝不上。

    他若无其事地抬眸望了眼正在灯下佯装看书的柳明溪,此时她一本正经地捧着医书,在他面前不甚雅观的打着呵欠。

    他勾了勾唇,没话找话道:“那方明轩倒也识趣。”

    柳明溪闻言果然清醒了些,她不失时机地补充道:“光说那些有何用,你得多加赏赐才行。”

    这分明是得寸进尺,他的心情却莫明地更好了些,意味深长道:“听夫人的。”

    柳明溪只当他在嘲讽自己,在心底回了他一个白眼,面上却不敢显露分毫。她感慨,在赵政霖面前就是这么憋屈,一直都是!她轻声咕哝一句,“谁是你夫人?”

    赵政霖的耳朵极为灵敏,他抿唇一笑,“夫人知道就好。”他的声音低沉而悠扬。

    柳明溪微微有些尴尬,然而即便她心中恼火,在这种时候也不好发作。她不断告诉自己,罢了,她离京在即,这种时候可不适合与他吵闹,她要克制,再克制。

    回想起在五味居时的经历,她忽然抬头望着他,问道:“对了,李管事回府了吗?”

    她记得赵政霖离开时,明明是留下了李管事留在牡丹厅外守着的,可是赵世忠出现的时候,门外早就连个人影都没有,那些人究竟去了哪儿?

    赵政霖的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他一声冷哼,“他还好意思回诚王府?”

    他起身踱了几步,最后立在她的身后,森森地说道:“本王让他跟着你,结果他跟到哪里去了?他不会有脸回府的。”

    这样的事已经屡见不鲜,柳明溪无奈地叹了口气,“那事也不能全怪他。”

    赵政霖忽然伸手握住她的双肩,说出了他早就想说而未说出的那番话,“明溪,我担心那些人会对你不利,不若你先不离京。等着我将一切安排妥当,再作打算。”

    他的力气很大,柳明溪顿时觉得肩胛又在生痛。她下意识地侧了侧肩膀,想要借此避开将他的大掌,却没有成功,反被他趁势揽入怀中。

    她急忙说道:“我倒认为这时离京是最好的选择。况且,等我回京时,一切就都已经尘埃落定。咳,依我看…此事宜早不宜迟。”事实上,她压根没想过要回京。

    赵政霖附在她耳畔,轻叹一声,沉声说道:“本王只是不放心那些人。”

    柳明溪不无嘲讽地笑笑,“你身边的人的态度,我是知道的。嗯,这些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赵政霖闻言怔了怔,他说的是这个吗?他并不打算纠正,只将她揽得更紧了几分。

    柳明溪顿时有些呼吸困难,她毫不怀疑这人的心狠手辣。或许前一刻还在与她亲热着,下一刻就会亲手勒死她。那人良久不发声,她的心中愈发觉得惴惴不安。

    半晌,她终于听见他的声音从头顶上方悠悠地传来,似带着几许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他的语调无疑是轻柔的,就像那风平浪静的海面,底下却暗藏波涛。

    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本王定要让他们知道,他们只有一个主子。”

    闪烁烛光下,柳明溪惊诧不已地睁大了眼睛,她呐呐地追问道:“你的意思是……”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

    从之前她被忽悠做牛肉给赵政霖,到后来,她的家人以及她身边的人接连出事,包括两年前被追山,被火烧……这一桩桩一件件,无不透露着诡异的气息。

    如果说赵政霖本人并没有做这些事,那么定是他身边有什么人“替”他出手了。

    至于那人是谁,赵政霖定是知道的,可她却不知道,也无从猜测。

    他后院那位,她并没有见过,只听说了她万般的好。

    再次回到诚王府,她可以明显感受到刘管家等人对她的排斥。飞翎总会不时向她射来冷冰冰的眼刀子,涟漪、飞羽或是李管事,他们眼神中的不屑根本无法掩饰。

    在他身边除了锦风之外的人,对她的态度简直算得上同仇敌忾,难道他会不知道?在他们看来,赵政霖的后院已经有位十全十美的王妃,她的存在实属多余。

    即便面上对她再客套,再谦恭,挂在他们唇角的冷笑却总在告诉她该牢牢记住自己的身份。

    确切来说,这些人谁看她不碍眼、不多余,甚至于欲除之而后快?

    两年前她不正是因为挡了谁的道而被追杀?其实想起来还真算是如出一辙呢。

    思及此,她不禁幽幽叹了一口气。

    沉默良久,她缓慢开口,“那年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