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最恨横刀夺爱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4本章字数:2852字

    赵政霖微微一僵,他英挺的眉宇渐渐染上一丝戾气,那双森冷的眸子危险地眯了眯,“那些事都已经过去,明溪,本王可以答应你,这样的事绝不会再发生。”

    柳明溪惨然一笑,果然,赵政霖对那些事都是知情的,但他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

    他说不会再发生,言外之意就是让她放弃追究,那可是一条条的人命!或许她有生之年都未必会有那个实力去追究,可那也是她的事,赵政霖凭什么让她放弃?

    更何况他口头上说了句不会再发生,事实是这类事件已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那些人躲在暗处,伺机而动,几番要置她于死地。他说不会再发生,但是如果她已经死了呢?想必赵政霖也顶多只会伤感一两天吧,或许他压根就无所谓。

    柳明溪忽然明白了什么,在他心目中,素来只分有用的人和没用的人。

    占据他王妃宝座的那人自然是有用之人,而她,早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就算给她条活路都算得上恩赐,所以他才会大言不惭地坐在这里,不痛不痒地说着那些。

    她垂眸,幽幽地叹惋一句,“说得倒是轻巧。”

    赵政霖沉着声,以不容辩驳的语气说道:“你要信本王。”

    柳明溪忽然什么都不想再说,信他,信什么?两年多前他们还是夫妻啊!那时的他都靠不住,以他们现在的关系,她还能指望什么?

    真的信他,只会让她死得更快,她这条命都是赚的,那可不是让她用来再犯傻的。

    柳明溪任他说说停停,再也没有搭过腔,这是她无声的抗议。

    赵政霖也同样心事重重,在那趟浑水中,他原以为自己至少也是破局的奇兵,入了局后才发现自己也只是颗棋子罢了。

    纵观已然深深沉迷于其中的那些局中人,他们有的张牙舞爪,有装疯卖傻,而事实上他的几位皇兄哪一个都不是那么简单。

    这些人的背后是大周的世家,他们在大周的土地上盘根错节了百余年,相互之间的关系可谓错综复杂,同皇室亦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关系。

    他们之间的利益纠葛太深,根本就理都理不清。或许各方势力之间原来是在相互竞争,相互倾轧,但是随着他的入局,这一切就都变了。

    他一直是一个人,而那些人之间的关系早已是盘根错节。几位皇子表面上争个不休,可是自从乾兴帝将他召回京城侍疾,他就成了个人形靶子。

    从今天这一系列的较量中来看,虽说他完好无损地找回了柳明溪,也没损失多少人手,还让赵世忠和他身后的忠王府出了个大洋相。

    但他无疑是被动的,就算是赢,也只是出于侥幸。如果说,在五味居时,柳明溪没有脱险,而是需要他去营救,那时他的,无疑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赵世忠是个什么人?他掳了柳明溪后会做什么?这些根本就毫无悬念。

    这一次,柳明溪侥幸逃脱了,可若是还有下一次,再有下下次呢?

    她能幸运几回,他又能救得了她几回?

    他一再提高警惕,结果仍然低估了那些人。

    这种时候,让柳明溪在他的身边,竟究是对还是错?

    若是让柳明溪入府为妾,他说得很轻巧,可眼下,他亲手把控着的前院都已经被监视。后院根本就不在他的掌控之下,若是让柳明溪待在后院,那结果可想而知。

    将她养在庄子上也同样行不通,毕竟,已经发生过一次那样的惨剧。

    左思右想,竟然没有让她安然留在身边的方法,说起来还真是让人为难。

    赵政霖的一个头已然两个大,幸好现在他还有时间来安排这一切。

    不,他冒不起那个险,他不想再承受失去她的可能!他有种预感,这一次已经是最后的机会,再次失去时就真的失去了,不会有任何的侥幸。

    他沉默良久,在她即将支持不住要睡过去时,低沉的嗓音在她耳边缓缓响起,带着无比的肯定,“明溪,本王会安排好一切。”

    柳明溪不语,她只是点点头。他这么说,她就这听着,置疑对她并没有什么好处。若是信以为真,那么她必定离死也不远了。

    赵政霖抚着怀中人细滑柔亮的长发,安抚似地说道:“哪些人动的手脚,本王都已知道,只是本王,刚回京,对他们有些防不胜防。如你所说,一年后一切都安定了。”

    他从未和谁说过那么多的事,此时他却有些停不下来,“明溪……”原本他想说的是,你定要记得我们之间的约定。

    只可惜柳明溪早已失去了听他继续说下去的耐性,根本不愿理会他在啰啰嗦嗦地说些什么,她毫不客气地出声打断了他,“夜已深,殿下请回房吧。”

    赵政霖闻言怔了怔,他僵在身子坐在那里,心中颇不是滋味。

    他今天撂下了大堆的正事不干,陪着她出去散心,还破天荒地带她下了回馆子。结果东西没吃成,反倒惹出了那么多事来。

    天知道当他在祭坛寺巷遇险时,他满脑子想的不是自己如何脱险,而是柳明溪。他担心她,他惟恐她在五味居会出事。

    当他拼尽全力赶回五味居却发现牡丹厅空空如也时,他的脑海骤然空白了一瞬。在那时,他的真实想法竟然是,倘若她出了什么事,他将不惜掀翻整个京城,让那些伤害她的人全都给她陪葬!

    不要说,这些日子以来,他日夜殚精竭虑,替她未雨绸缪,为她的前途思前想后,悉心衡量再三,惟恐仍会有纰漏,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她倒好,居然连听都不愿听。说起来,他们又何曾平心静气地聊过天?

    他的心中顿时思潮起伏。

    她能与方明轩一见如故,她可以跟锦风谈笑风生,她愿意随着杜鸣生四处游历。她还想加入方家商队去走南闯北……总之,她和谁都能相处得来,她哪里都敢去。

    惟独面对他时,不是战战兢兢、瑟瑟缩缩,就是这般态度,竟连敷衍都懒得敷衍!究竟是哪里出了差错?

    看着眼前人一副昏昏欲睡的娇憨模样,他忽又松了口气,或许她真的只是困了。

    夜已深沉,赵政霖却没有离开屋子的打算,他在她屋里待到这么晚,自然不是纯粹为了与她聊天。他那修长漂亮的手指慢条斯理地摩挲着小桌上惟一的青花瓷茶碗,一双深邃的眼眸微微眯起,在烛光的映照下,流露出些许迷离之态。

    柳明溪迷迷糊糊地听到“吱呀”一声响,是木门被轻轻关上的声音,她的唇角不自觉地微微扬起。紧接着“扑”地一声就落了闩,她的眼皮沉得厉害,懒得理会。

    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人轻柔地搀扶起……咦?他竟然还在屋子里!柳明溪的困意顿时就消失了大半。

    她重重地将面前人一推,却不料他骤然发力箍紧了她纤细的腰肢,既蛮横又霸道。他发了狠似的朝那张嫣红的小嘴想要深深地吻下去,想要借此证明些什么。

    柳明溪被吓得不清,此时她已经完全清醒过来。

    她果断侧开脸去,双手则用力地抵住他的胸膛,小声却异常坚定地抗议道:“殿下倘若有心,就别这样不明不白地来找我,更别无名无份碰我!”

    赵政霖知道她仍心存芥蒂,只是他们本就是夫妻,她也同意了一年之约。迟早仍会是夫与……妾,没想到她会这般断然拒绝与自己亲密。

    他脱口而出,“你我本就是夫妻……”夫妻间做些亲密的事儿不是再平常不过吗?

    柳明溪闻言顿时就像是炸了毛的猫儿似的,她冷哼一声,怒不可遏地打断了他的自说自话,“殿下想必是记错了,您的诚王妃正替您守在后院。况且我生平最恨别人横刀夺爱,又怎么能自甘堕落,做出那样不堪的事儿来?”

    她咬牙切齿地仰起小脸,怒气冲冲地望着他。

    赵政霖被她突如其来的怒火惊到了,他一直以为他们的关系正在趋于缓和,只需要多些时日,一切都会恢复如初,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赵政霖心中不由得一阵黯然,半晌,他的嘴唇才微微动了动,“我们……”他的嗓音带着些微沙哑与疲惫。

    柳明溪却根本没有耐心听他说什么,她不由分说,再一次冷冷地打断了他,“望殿下三思,莫要再让民女为难!”

    静默片刻,赵政霖叹了口气,将视线从她怒气冲冲的娇艳面庞收回,抬步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