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酒后真言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4本章字数:2835字

    这天晚上,当完值的几人聚在一起喝着小酒时,向来老成持重的刘管家竟破天荒地喝了个烂醉如泥。

    他的一张嘴也把不住风了,啥都往外说:“我说殿下,我是说,也不知道殿下抽的什么风,他,他这分明是见一个爱一个。”

    飞翎也喝了不少,他已觉得脑袋有些发沉,但理智尚在。谁都没想到,像刘管家这么平常极为稳重自持的人喝高了竟然是这副德行。

    他知道这样不行,赶紧阻止道:“这话也是你当讲的?殿下的事,咱们不要多说。”

    飞羽本就是个爽直的,他一拍桌子就站起身来,扯着喉咙就说:“有啥当讲不当讲的,原先柳氏虽说别都不成,做的牛肉那叫一个好吃!可现在这个只会乱使银子,别的她还会啥?他新看上的更不济,啥都不会……”

    这话匣子一下子是关不上了,一屋子人都目瞪口呆地望着他。

    有些内情也就从最初跟在殿下身边的人才会知情,遥想殿下与柳氏刚成婚那年。

    殿下新婚第二日离京远赴南疆,腊月里,柳氏让人送的东西也到了他的手上。

    原本众人正在临时搭建的木屋里头议事,殿下让人打开了那些包裹后脸色十分难看,甩了句“不要再跟我提起柳氏,也不要再让我看到这些东西!”便拂袖离去。

    那一回,飞翎和飞羽正好都在场,他们几个把脑袋瓜子凑过去一看,发现都是些常见的物什,冬衣和吃食。

    再仔细看着,终于发现了门道:那些吃食有熏牛肉、酱牛肉、牛肉干、牛肉条……好家伙,足有百十来斤!可惜殿下从来不食牛肉,他连那个味儿都闻不得。

    至于姗姗来迟的冬衣,更让人叹为观止。件件都臃肿笨重,想来都是按照京城的冬天置办的,可南疆不同于京城,有谁会需要那种厚袄?

    大家都目瞪口呆,然后极有默契地将那些吃食连同冬衣都瓜分得一干二净。

    此后她年年都会给殿下送那些衣物,薄衫用的都是上好锦锻,绝对算得上精工细作,最适合闲来无事,吟风弄月的读书人穿,兵营里谁会穿那些?

    棉衣则厚实到七老八十的老人家都用不着,更别说随时准备迎战的年轻将士们。

    吃食中必定是以牛肉为主,即便不是牛肉,也定是牛肉味的……天知道,她为何专做些殿下从来不吃的牛肉,还让人千里迢迢地送去南疆给殿下添堵。

    他们可是一致认为,殿下没让人将那些直接烧掉都算是脾气好的。

    再后来,但凡诚王府送来的,除密函以外的东西都成了无主之物,先到者先得之。

    这一桩桩一件件累积起来,他们这些身边人心中都对前任诚王妃有着诸多不满。

    锦风有些懵然,难怪刘管家一直都说不出原来府上煮牛肉的那位大厨去向。事实竟是如此,还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锦风按了按有些不适的耳朵,有些难以置信低叹一声,“那些牛肉竟是柳氏做的。”

    没有人搭理他,锦风愈想愈觉得刚才定是听岔了。其实不论那些牛肉是不是柳氏做的都与他无干,他自嘲地笑笑,又给自己斟了杯酒,一饮而尽。

    在诚王身边的人都知道,但凡与柳氏有关的事儿都被殿下明令禁止提及,就算他感到好奇,也不会傻到去追问。

    原本已经晕晕乎乎睡过去的刘管家,被飞翎的大嗓门吵得不太舒服。他皱着眉,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冲着飞翎不满地嚷嚷起来,“多大点事,就在那里吵吵个没完。不,不就是煮牛肉,柳氏不就呆在前院闲得发慌?找她去做不就是了……”

    锦风正给自己倒酒,听了这话,他只觉得脑袋里嗡地一声响,如遭雷击。

    他倏地起身,直愣愣地立在那里。等到飞翎用力扯了他几下,他才回过神来。赫然发现他手上的酒碗已空空如也,更将整坛桂花酿都洒了个干净却不自知。

    他喃喃自语,“前院那位,她,她就是柳氏?她就是从前那个……柳氏?”

    他忽然明白了殿下当初在书房中与他所说的那番话,他说:“你大可以问问她,是否愿意跟着你。”而后明溪果然不出他所料,断然地拒绝了,原来如此。

    她,居然是柳氏啊!一屋子人都静了下来,有些不敢置信他们所听到的。

    他们都守过南疆,在那处蛮荒之地,偶尔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就已是最大的享受。所有这些肉食中,兄弟几个的心头好还要属诚王府的特制牛肉,让人回味至今。

    回回都有百十斤之多,却总能被他们一抢而空,稍晚一步就只能空手而回。原来那些牛肉都是她亲手做的,她就是殿下那位让人唾弃不已的无良“闲”妻,柳氏。

    更没有想到的是,柳氏就住在前院,众人的眼皮子底下,住了一月有余。

    私底下,人人都说她轻浮、粗鄙、庸俗、骄横,说她厚颜无耻,凶悍至极,还说她未满十三岁就向殿下自荐枕席,新婚之夜,她竟下了药,强行与殿下成了事。

    传闻中她是个如此不堪,简直一无可取之处的女子,她根本就不应该活在这世上。

    可前院的那个她逢人便未语人先笑,如此温婉可人,那副乖巧的模样很令人心疼。

    说起来,她跟传闻中的柳氏哪有半点相似之处?

    更何况她的容貌生得极美,但凡见过她的,就没有能忘记她模样的。那样的一位娇滴滴的美人儿,即便她什么都不做,多的是男人愿意将她捧在手心里宠着。

    难怪殿下让她整日穿着男装,还不许她迈出房门半步。他自己却隔三差五地往她屋里钻,要不然,当初人家怎么会以为殿下好男风呢。

    比殿下跑得还勤的则当属锦风大人,多到殿下后来特意将他支得远远的。

    众人看着锦风的目的不自觉地带着怜悯的意味。

    飞翎也是到这时才知道前院那人的真实身份,蓦然注意到刘管家怕是酒后吐真言了。他赶紧斥道:“这酒后的胡话可当不得真,你们!!”

    飞羽被这么一斥,酒也顿时醒了一半。虽然脑子还糊里糊涂,但他也知道失言了。毕竟如今的柳氏摆明了是殿下的心头肉,谁不怕死,去找她煮牛肉?

    飞翎果然比他聪明得多,他重重得地抹了把脸,点头如捣蒜,连声附和道:“是,是,当不得真!这可当不得真!”

    飞翎刚松了口气,那飞羽又补弃道:“不过,她做的那些确实都好吃!”

    飞翎狠狠瞪了他一眼,可惜的是对方完全没有收到他的信号!

    飞羽似还在陶醉,“特别是那酱牛肉,看着黑漆漆,像石头似的,可是味道却……”

    飞翎只得往木桌上重重砸了一拳,“嘭”地一声巨响过后,飞羽终于省过神来,也重新记起了殿下的禁口令。

    他讪讪地改了口,“咳,我喝多了,当不得真,都当不得真!”

    喝得醺醺然,嘴碎得不得了的刘管家却犹不肯罢休,他不住地嘀咕,“那都是真事儿,前院那人真是柳……”吓得飞翎赶紧堵了他的嘴,惟恐他再乱说什么。

    都说喝酒误事,他这还真是!这下子其余人等谁都没了喝酒的兴致。

    飞翎和飞羽颇感同情地瞥了锦风一眼,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面面相觑,他们只搀起了刘管家往他的屋里走去。飞翎暗忖,得将他独自关一晚上才行。不成,还得有人守着他才保险。

    私下里曾有多少人义愤填膺地说过她的事儿,锦风都已经记不清了,就连他也一度以为柳氏真如传言中这般不堪。

    原来是她亲手为殿下烹制了那许多牛肉……蓦然想起那天清晨,他揣着热腾腾的牛肉包子去找她。她好奇地问道:“你为何只帮我买,却不帮你家王爷也买一份……”

    锦风抽出身后的羽扇,装模作样地扇了扇才说道:“你懂什么,殿下从来不吃牛肉。我若是买牛肉包子给他才是得罪他呢。”

    她明显一滞,怔了怔又问道:“……你家王爷为何不吃牛肉?”

    锦风摊了摊手,“我怎会知晓?总之殿下从来不吃就是了。”

    她愣了愣,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如此明显的失态,他却浑然未觉。

    当他说到诚王府有位厨子擅长炮制牛肉,她却只是不置可否地笑笑。

    锦风静静地站在空荡荡的屋中,看着一室狼藉出了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