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莫心急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4本章字数:2399字

    他们说的那些显然是事关柳明溪“未来”的大事,不过她压根无所谓,反正明天就要离京了,而且一大早就会出发。

    她淡定地吃着她的晚膳,脸上连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

    再后来,柳明溪干脆不再关注他们在聊什么话题。

    人家可是正经两口子,爱聊啥就聊啥,能有她什么事?再说她一个外人听那些干嘛?还不如他们聊他们的,她吃她的。

    虽然没有人帮她布菜,但是她怎会在意这种小事?

    柳明溪欢快地就着面前的鹅掌鸭信、胭脂鹅脯吃了两碗碧粳米饭。又看中了赵政霖面前的碟桂花糖蒸新栗粉糕,她毫不客气地伸出了手中的象牙筷。

    赵政霖的眼角的余光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她,悄悄地将整碟都移了移,离她更近些,就差直接端到她的面前。

    安如玉的脸色沉了沉。

    柳明溪也不管别人怎么看,总之,不过一盏茶功夫,整碟栗粉糕就进了她的肚子。

    看着桌子中间那盘诱人的大红螃蟹,她不禁犯了愁。

    如果不站起身来,那么她肯定吃不到。

    如果说主人家正聊着天,她一个既算不得客人又算不得家人的外人忽然站起身来夹螃蟹,这显然也不合适。

    其实她出现在这里,这件事本身就挺不合适的。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却是,如果再不吃,那螃蟹就该凉了。

    赵政霖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他长臂一伸,将她觊觎已久的大红螃蟹就整盘移到了她的面前。

    柳明溪又惊又喜,她脱口而出,“你怎会知道?”

    她的想法不都写在脸上吗?赵政霖勾了勾唇,笑而不答。

    偌大的膳厅里一片死寂,柳明溪才抬头环顾四周。

    方才安如玉在说话时,所有人的面上都若无其事,但是整个膳厅里的人,都有意无意地把视线汇集到了那个正埋头大吃的,诚王殿下的“新欢”兼“旧爱”身上。

    他们的眼神毫不掩饰,柳明溪可以轻易地读出。

    这吃起东西简直跟饿死鬼投胎没两样的人竟是先前的诚王妃?

    啧啧,她这么副小身板,怎么能吃下得这许多?

    她这副德性若是去了外头岂不是把诚王府的脸都丢尽了?

    ……

    而她身边的赵政霖眼神幽幽的,直盯得她浑身发毛。

    若是可以选择,柳明溪肯定宁可独自待在屋里吃些可心的清粥小菜。可是眼下她却寄人篱下,她也只得随遇而安、客随主便地吃着大红螃蟹。

    柳明溪才懒得去管别人怎么想,她继续埋头专心吃螃蟹,忽地听见男子低沉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你已经吃了两只,螃蟹性凉,切莫贪嘴。”

    “啪哒”柳明溪手中的蟹一下就滑落在桌上,她不满地瞪了赵政霖一眼。又要伸手去夹,那只小手被赵政霖捉住了个正着。

    他的眉头微微蹙起,似有发怒的迹象。整间膳厅的温度都似骤然降低了些,那些丫鬟婆子吓得不轻,有些胆儿小的,双腿都已开始微微打颤。

    柳明溪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收回了手。

    赵政霖面色稍霁,他掖袖,亲手帮她舀了碗温热的紫苏茶,示意她喝下。

    安如玉脸上的笑意实在挂不住,这人真是那个冷面冷情的诚王?不是说他从不对女子假以好颜色吗?事实上她认识赵政霖十余年了,还真未见他这般照顾过谁。

    那个柳氏,她凭什么?安如玉暗暗咬牙切齿,凌厉的眸光让人想忽视都难。

    柳明溪看了看安如玉,又看了看赵政霖,两人她都得罪不起。她顺手接过他已经递到嘴边的热茶,也不跟他客套,直接一饮而尽,而后将空碗放回桌上。

    蟹性寒,多食于女子生养不利,故常用姜茸、紫苏等配置食蟹使用。这些柳明溪这个看了两年医书的人岂会不懂?

    赵政霖分明是在演戏,演的是与他王妃的对手戏。说起来这位诚王妃也是唱作俱佳,不论她怎么看都觉得这两人绝对算得上天作之合。

    转念一想,人家可是正紧夫妻,相配也是应该的。

    她一个下堂妻这样和他们坐在一起用膳,未免太不合宜。她暗自庆幸,幸好只是这么一回,要是真让她天天这么坐着,她哪儿还吃得下饭?

    他们夫妻间的事,柳明溪一点都不想参与其中,权当是在看大戏。要不然这气氛也太冷了,让人浑身不自在。

    平常的宴饮不就是莺歌燕舞、美酒佳肴,你来我往地寒暄几句,大家一起吃吃喝喝,宾主尽欢?她自说自话给自己斟了盅酒,准备给自己暖暖身。

    酒还未送到嘴边,却发现大家都在看自己,她讪讪地一笑,凭空举了举酒盅,“明溪多谢二位殿下的款待!”

    这句话一出,气氛顿时又有了变化。

    还算识趣,安如玉心中的那口恶气稍稍舒缓了些,可是赵政霖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安如玉的表情有几分幸灾乐祸,她轻抬皓腕,用手中的锦帕掩了掩唇,打趣道:“迟早是一家人,殿下莫要心急。”

    她示意涟漪给自己和赵政霖面前的酒盅都注了酒,笑吟吟地举了举手中酒盅。

    柳明溪虽然不明白对方的心情为何忽然转好了,但是她也觉得这应该是好现象。她将面前的酒盅高高举起,然后豪爽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看得刘管家心中一紧,她这酒…咳,可是殿下特意交待的。就连那蟹,都是为了哄她饮下这杯中酒而特意准备的,没想到她随随便便就喝下了。

    这杯酒的味道让真是让人想罢不能,柳明溪意犹未尽,重新给自己满上。

    她再次举杯,满腔热忱地朝那一身华服诚王和诚王妃说道:“王妃与王爷真乃天作之合,愿二位白头携老,百年好合!”

    她这话一出口,顿时就雷倒了一大片,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在喝喜酒呢。

    安如玉这回是真心地笑了出来,她以袖掩面微微抿了一口热酒。

    赵政霖万万没想到会听到她说出这种话来,一张脸早已经黑得能滴出墨汁来。

    他犹记得两年前,她曾流着泪对他说过类似的话,“我是真心的,从前是我不懂事。我自知配不上王爷,如今王爷另娶,我也没有别的意思,惟有真心恭喜的份。”

    原来她是真的在替他感到高兴,她甚至还祝福他和别的女人“百年好合”!

    看着她手中的空酒盏,赵政霖的眸光蓦然一沉,他微微眯了下眼睛。

    柳明溪却对此浑然不觉,她酒兴上来了,恨不得和在场的所有人一一碰杯。

    说罢她又朝不远处的一身华服玉带的贵公子举了举酒盅,巧笑嫣然地说道:“锦风大人,请。”而后兀自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接连数杯温热的酒水入了肚,她整个人都有些醺醺然。她双颊泛起红晕,水眸迷离,本就生得绝美的人,此刻看上去更是别有一番风情。

    锦风无奈地摇摇头,仰头喝光了杯中的酒水。

    一双细长的丹凤眼再觑一眼,就从她绯若红霞的小脸上收了回来。

    小剧场

    诚王:刚才是哪个说吃不下饭的?

    明溪:我。

    诚王:这一桌子菜都去了哪儿?

    明溪:这只是意外,绝对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