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傻笑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4本章字数:2213字

    晚宴结束已近戌时,柳明溪早就已经喝得醺醺然,整个人迷迷糊糊的。赵政霖不管不顾地直接撇下诚王妃,当着众人的面将她抱起,大步流星地转身离去。

    清冷月光下,他如玉的面庞上,五官带着淡淡的阴影,让人看不太分明,玄色蟒袍外银面玄底的披风高高扬起,平添了几许神秘和沧桑。

    柳明溪乖乖待在他的怀里,还极配合地抱着他的颈子。她迷蒙着一双大眼,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来,一直咧着嘴,不住地朝他傻笑。

    赵政霖的唇角也不自觉地微微扬起,那张向来冷峻的面庞上,神情终于不再像以往那般漠然。

    望着他们这般亲密的举动,安如玉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她千算万算,惟独没有算到柳氏竟是如此不知廉耻!

    是了,但凡她还有点廉耻心,当初又怎会做出自荐枕席这样的事来?

    安如玉长长的护甲已然掐进了掌心却犹不自知。

    赵政霖本就打定了主意要纳柳明溪入府,自然也没有打算一直瞒着安如玉。如今…既然已经过了明路,他也不准备再遮遮掩掩。

    事实上,就这样将她的身份公之于众,并光明正大地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他反而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似乎这是他早就该做的事。

    刘管家诚惶诚恐地躬着身提着盏昏黄的灯笼,小跑着走在前面引路。

    赵政霖小心翼翼地抱着怀中娇小玲珑的佳人,如同怀抱失而复得的稀世之宝。迎着呼啸的寒风,踏着月色,他径直穿过长长的回廊,来到他所住的前院主屋。

    赵政霖常年镇守南疆,每逢三年才有机会回京一趟,平素无诏不得回京。他自十二岁离京,已经十多年了,这是他头一回奉诏回京,为圣上侍疾。

    既然是侍疾,他平日里自然都会待在宫中,倘若回府也往往住在前院。

    不过这几个月下来,前院正屋里应有的物什,包括她的寝衣在内都已是一应俱全。

    不同于平常,她浑身带刺似的无法接近分毫,此时,那个醉醺醺的小人儿正乖顺无比地任由他抱着,怀中红苹果似的小脸蛋还紧紧地贴在他胸前。

    她的小嘴不时咕哝几句,听不太分明,却令他心底柔软一片。

    她的小脸红彤彤的,就他的巴掌那么大。虽然她吃得不少,可是身上依然轻盈,抱在怀中竟像没有份量似的。她的身材纤细,看着瘦,却也不是真瘦。

    六年前他们初见时,她不过十二三岁,那时她就已长得骨肉匀称。两年前再见面时,更是婀娜多姿、纤浓有度,现如今么…怀中的她迷蒙着一双水眸望着他,她嫣红的唇瓣微启,一副安静乖巧的可人儿模样,赵政霖忽然有些不敢多看。

    如同丢掉一块烫手山芋般,他将人丢给丫鬟们去帮着擦洗身子。他并没有离开,而是侧身立在屏风外,倾听听着水声。他不时回眸看看内里那抹朦朦胧胧的人影。

    赵政霖知道她天性活泼,自小就酷爱往外跑,若非如此,他们当初便不会相遇。

    按理说她应该不会放过任何出去放风的机会才对,可是她却宁可继续把自己关在这屋子里也不愿意和他一起出去走走。赵政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想到那个一年之约,他也并非没有怀疑过她的真实打算,以她现在对自己的抗拒程度,这小女人一旦离开京城,逃离了他的掌控,她绝对不可能再有回来的念头!

    他知道像培养感情这种事是急不来的,他很想多陪陪她,可是以他现在的身份以及现在所处的状况,他根本就没有那个时间也没有那个条件去陪着她,哄着她。

    他也想过不顾她的意愿直接将她纳了再说,可是又不忍她伤心泪流。

    于是他耐着性子,陪她上街,陪她置办新衣,做新鞋,为她订制首饰,买脂粉…他已备下了一切女子可能会想买的东西只为博取她的笑颜,可她根本不屑一顾!

    他努力挤出时间来陪着她一起用膳,可是人家根本就不搭理他,全当他不存在。

    他想方设法地去护着她、宠着她,可是她却仍像只浑身戒备的小刺猬似的,让他无法接近分毫。天知道,她是从哪儿借来的胆子。

    每当他前进一步,她便会退后两步,赵政霖也不知道他们怎么会搞成这样,可是他知道,若是他退一步,那么,可想而知他们就会永远错失对方。

    所以他不会退缩,也能不退缩!

    柳明溪知道自己酒量不甚佳,酒品也有些不尽如人意,可她终究还是贪杯了。

    她头重脚轻地任由那些丫鬟婆子七手八脚地帮她擦洗了身子,然后用布巾裹了裹。半搀半抱地将她送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房间,她坐起身来想回自己的屋子。

    恍惚之间,赵政霖欺了过来,他的薄唇准确地印在她的唇上,。

    她温软的瓣才微启,就被他趁虚而入,在她娇嫩甜美的唇舌间攻城略地。

    柳明溪的脑海早已混沌一片,残存的理智告诉她应该立刻、马上推开他,让他离自己远些、再远些。可是她全身都酥酥软软的,无力抗拒他做任何事。

    不仅如此,她还觉得闷,很闷,闷得她快要透不过气来,身上更是热得要命。她费力地抬起手扯了扯自己的身上那块裹得紧紧的布巾,迫切地想要喘口气。

    良久,赵政霖才意犹未尽地松开她。这本来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小娇妻,时隔两年多,他终能重新将她拥在怀中。

    她迷蒙着眼儿,连耳垂都已泛出淡淡的桃红色,竟如同挂在枝头,熟透了的果实般,让人情难自禁。

    她眉头轻蹙,小声嘟嘟嚷嚷着,“热!”、“好热!”

    赵政霖本就对她有着难以言喻的渴求,就这样被她无意间的娇态撩拨到。

    任他在人前是多么冷硬的心性,到了她的面前,他简直像个不经事的毛头小子,轻易地就为她而从坚冰化为热炭。

    他的身子还是头一回涨得那样难受,一贯的冷静自持在此时已荡然无存。他瞬间丧失了理智,猛地握住她手腕,整个人如泰山压顶般地将她死死摁住。

    赵政霖向来就是个做事一板一眼的人,可是一旦失控,就会彻底失去控制,就如同他现在所做的这般。面对柳明溪,他再次失去了引以为傲的自控力!

    伴随着男子隐忍的喘息和女子无助的低吟,一阵旖旎的气息在屋子里渐渐弥漫开来……夜幕下,沉寂的前院正屋里,女子如泣如诉的声音断断续续持续了一整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