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扎根刺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5本章字数:2475字

    十月初八,已是初冬,清晨的金色阳光柔和地洒向大地,渐渐温暖了早起忙碌的人们。在街角背光的地面上仍结着薄薄的霜花,行人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长长的朱雀大街上,行人还寥寥无几。

    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还有马车辗过石板路,车轱辘发出了让人感到有些牙酸的“吱嘎”声。

    跑在前头的清俊男子,他身姿挺拔,一袭白色骑装,更衬得他玉面如冠。带竹叶暗纹的银白披风迎风扬起,风姿卓然地骑着他心爱的枣红战马,绝尘而去。

    跟在他身后的一架不起眼的小马车的车窗布帘忽然掀起了一角,露出了车内“少年”那张生得唇红齿白,俊美得不似凡人的如玉容颜。

    柳明溪脸上喜悦之情溢于言表,此刻她正偷偷地打量着车外快速退后的景致。

    她在京城生活了十几年,对这座承载了她无数快乐记忆的繁华皇城并非全无眷恋。但她此时一心只想离开,离得越远越好,永远不再回来!

    她一脸艳羡地望着前头意气风发的锦风,恨不得也和他一样纵马扬鞭,恣意人生,只可惜…世事却不尽如人意。

    她怀疑赵政霖是故意的,故意让她醉酒,故意将她带回房去。彻底毁掉了她的身为弃妇该有的“名节”不说,她醒来后才发现身体上的异样。

    昨夜那禽兽约莫是恨不得让她下不来床才好,所以不管他不管不顾,发疯似地折磨了她整夜。以致于她醒时还浑身酸软无力,下床时,她才稍稍挪了挪腿,那撕裂似的痛让她差点就流出眼泪来。

    她一想到赵政霖,就恨得牙痒痒。毫不夸张地说,有那么一会儿,痛得她连腿都迈不开。最后她咬紧了牙关才勉强用正常的走姿回到房间。

    像她这种在平路上走几步都够呛的状态,如何能骑马?真真是被他害得不轻!

    偏偏他们与方家商队约了今日离京,在城外碰面,倘若错过,可能就去不成了。柳明溪惟恐留在诚王府中会夜长梦多,只得乖乖地妥协,乘坐马车出城。

    他们并没有注意到城楼上有抹高挑的身影,他负手而立,正迎着猎猎寒风,远远的看着那架并不起眼的马车跟在飞驰的枣红骏马身后,疾驰而过。

    他们很快就远离城门口,远离京城,绝尘而去。

    他垂在身侧的手早已握起,骤然一拳砸在身前的木制护栏上,“嘭!”声后,护栏已然碎成屑,“刷拉拉”往下掉。

    “谁在那里?!”驻守在五城兵马司的飞翎正好经过,闻声赶紧冲上前去。那阵动静正是来自于他要去的哨台,飞翎的心骤然悬起。

    呼啸的寒风中,哨台空无一人,只剩下残破的护栏和一地的木屑。飞翎怔了怔,殿下不正是约了他在此碰面,莫非他还没来?还是说,他已经来过又走了?

    锦风奉命带着殿下专程拨给她的十名暗卫悄悄地将她送出了城。

    悄悄行事的是那些暗卫,他们的存在却是瞒着柳明溪的,可见殿下其实也知道她这一趟出来不一定安全,否则也不需要他亲自给她当护卫。

    出城后,他们就换了衣裳,也换了马车,而后沿着官道一路往南疾驰。

    直到中午时分,他们才找了处小茶摊坐下来歇脚。车把式哪有心思饮茶,他啃着手上的干粮,急着去喂马,小桌边上就他们两人面面相觑了一阵。

    柳明溪兴味盎然地打量起这处简陋的茶摊,就连面前那几碟有些粗糙的小食都不放过。她唇角始终是扬起的,她双眼中流露出不敢置信与欣喜雀跃交织的神情。

    她看起来倒是像极了一只终于摆脱了牢笼,重新回到广阔天空的囚鸟。哪像是被殿下“训斥”后送庄子“反省”的所谓“弃妇”模样?

    想到她被“训斥”的原因,他心中一动,压低了嗓子试探性地问道:“今日一早,我听闻你找管家要避子汤?”

    这事应该已经闹得众所周知,柳明溪毫不迟疑地点点头。

    锦风愕然,他原本还以为那只是个幌子,却不想竟还是真有其事。

    他们不是才“鸳梦重温”,为什么会这么快就闹成这样?

    他不禁诧异地睁大了眼睛,问道:“你,为何不想要殿下的子嗣?”

    殿下难得宠幸了一个女人,结果人家一起来就到处问避子汤。对于诚王府中的人来说,这事着实太新鲜了!且不论殿下原本想不想要给她个孩子,被她嫌弃成这样,毕竟是件极伤自尊的事,就算是寻常男子都会受不了吧,何况是诚王殿下。

    柳明溪尴尬一笑,“竟连你也听说了这些琐事。你可知,当年我本就是因为无子而被休。如今身为弃妇,若是有了子嗣……还不知道人家会如何说呢?那岂不是让殿下更没有面子?是以,殿下可以随便找个人帮他生孩子,惟独我除外……”

    锦风怎么会轻信她这种一听就有假的低级借口?他脱口而出,“殿下都快二十七了,尚无子嗣,这都能叫琐事?”

    柳明溪脸上的笑意微顿,她抬眸望了望他,心中了然。她也不言语,只一笑置之。

    整个诚王府上下,锦风是对她最友善的,他甚至还曾对自己有过异样的念头。可是他说到底仍然是赵政霖的人,凡事也只会从赵政霖的角度来看待。

    锦风意味深长地望着她,见她不语,也觉得有些窘迫。他抿了口热茶,笑着打趣道:“哈,你真会在乎别人怎么说吗?”

    他这话,听着有些嘲讽的意味,言外之意不就是,你这些年被人说得还少吗?

    柳明溪确实不是那种较真的人,她也不会在意人家说她一个弃妇如何有了孩子,毕竟,这种事她也不是没干过。可以说,若不是这般心大,她也活不到现在。

    柳明溪早就已经想好了说辞,解释道:“这事,你可别想得太简单了。那不只是我的问题……若是有了孩子,还让他与我一样遭受非议,我啊,宁可不要生他下来。”

    锦风微微一怔,不可置信似地望着她。其实她的这个想法其实没有错,她不要孩子固然会被人指责,倘若她很快有了孩子,同样也会被人说三道四。

    锦风点了点头,表示认同,少顷他忽然再次压低了嗓子说道:“可你并没有服避-子-汤。”后面的三个字锦风说得极小声。

    他站起身来,谨慎地四处打量一番,确信并没有其他人听到才安心地回到座上。

    先前的话,锦风并没说完,但是她应该能理解才对。若是她在闹了这么大动静后,再有了孩子,那才是真正的大问题。况且,她现在人在诚王府外,谁能说得清楚。

    锦风在外向来是个风度绝佳的温润公子形象,想不到他也会一惊一乍。说起来他也是因为关心自己才会这样失太,至少他问这些也是出于好意。

    柳明溪朝他笑笑,安抚似地说道:“这事,你就不必担心了,我自有法子。”

    她多少也是通医理的,深知受孕并不是那么容易。她找赵政霖要避子汤只是为了表明她的立场和态度,事后又去找刘管家也是一个道理,她就是要闹得人尽皆知。

    归根结底,她也只是为了在他心中扎下一根刺,总之让他不高兴,她就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