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快走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5本章字数:2290字

    柳明溪将十数枚银针依次拔出后,锦风已经恢复了些许神智,却仍同醉汉般,尚不能自理。她颇费了些气力,好不容易才重新帮他将衣衫穿回去。

    令她不解的是,按说施针后他就该能行走坐立,可他怎么仍像酩酊大醉,烂泥似的摊在那里?就他这样,若是来了歹人,他照样不顶用,和施针前没有分别。

    莫非真是她学艺不精的缘故么?想来,这也真是说不准的事,毕竟她从医理、药理、穴位、行针……完完全全是看着医书自学的。

    何况她的天资算不得出众,否则杜鸣生当初又怎会连外出行医都不许她跟着?

    说不定她那番胡乱施针并未成功压制住他体内的毒素分毫,反而令锦风受了伤,刚才的那点反应,没准是因为他被扎伤了或是痛醒了?柳明溪不禁颓然。

    木屋外“铿铿锵锵”的打斗声离他们愈来愈近了,那些人显然已经知道有人藏身在此,而且正是冲着他们而来。

    此时在她面前的那位向来温文尔雅的玉公子,他的脸上正带着诡异的酡红,凤眼迷离。他已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能大着舌头,含含糊糊地说着,“明溪…快…快…走…别…别管…别…管我…别……”

    柳明溪知道他想说什么,但她不会独身逃身,偏又带不走锦风。

    她灵机一动,俯身帮他按压百会穴,帮他能赶紧清醒些。

    屋外的打斗声又渐渐平熄下来,那些人竟然自动离开了,原来是虚惊一场!

    可是她还来不及高兴,随着一阵纷乱而急促的脚步声在木屋四周响起,她知道这处小木屋似乎被人团团围住。

    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她的心再次悬起。如果有歹徒在这个时候闯进来,她一个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的人,根本不可能护得了他,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柳明溪心中思潮起伏,她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停,不断地帮锦揉按百会、足三里,只愿他快快恢复神智。

    随着“哐铛”一声巨响,门连同倚在门后的破烂桌椅一齐被大力踹开。

    柳明溪猛然抬起头,锦风也在这时摇摇晃晃地坐起身来。

    柳明溪此时可谓喜忧掺半,喜的是,锦风真的及时“醒”过来了,忧的是,歹人也在同时找到了他们。

    来者竟然有数十人之多,清一色黑衣黑裤,并用黑巾蒙面,这些人绝非善茬。

    柳明溪悄悄地握住了方才从锦风身上取下来的银针,这些已经被醉生梦死所沾染,针身发蓝,若是作为救人用,它们都已经是废针,若是用来防身却是利器。

    若是锦风没中毒,他们未必脱不了身,但是“护”在她前面的锦风连站都站不稳。

    若是只凭她一己之力,他们完全没有可能逃脱,柳明溪装作若无其事地扶住锦风。

    在那些黑衣人看来,则是看到一个娇滴滴的小女子正在向身边男子寻求庇护。

    她故作镇定地问道:“来者何人?”

    话音刚落,那些黑衣人便一拥而上,他们显然有备而来,根本就没打算跟她废话。

    柳明溪只觉得眼前一黑,眨眼间她就被那些人装入布袋之中。她可以感觉到自己被那群人装在布袋里扛出了那间小木屋,然后如同货物般被绑在马背上。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她只知道在马背上颠簸了好久好久,直颠得她全身的骨头就像散了架似的。

    一路上那些人不时也会说上几句,装在布袋中的她隐约可闻。

    “……看着倒是衣着不俗,模样也俊俏,不知是何来头?”

    “你管那许多做甚?主子只让我们将人带过去。”

    “依我看,不过是对富贵人家里跑出来的一对儿私奔的野鸳鸯,竟让我们折进去这许多兄弟。这买卖可不值当!”

    柳明溪暴寒,她明明穿着男装,很想问问他们是从哪里看出来,她和锦风像是鸳鸯,还是正在私奔的野鸳鸯?

    柳明溪不知道的是,她原本自信满满的男儿装扮,早在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搀扶锦风进木屋时,就已蹭落了发帽,黑绸般的长发倾泄而下,暴露了她的女儿身。

    更何况那些人进屋时,看到的锦风也同样披头散发,他还有些衣衫不整。她则慌里慌张地扶了锦风的胳膊站在他边上。

    那场面,要让人不多想都难,在他们看来,这毫无疑问就是对野鸳鸯。

    主子只吩咐他们到这处茶摊来接应,顺便将这一男一女带回别苑。几乎所有人都脑补为将这对私奔的野鸳鸯抓回去。

    毕竟他们可从来都没有见过锦风这般的温雅美男子,就连他们曾惊鸿一瞥的主子都不能和他相媲美,这个小白脸真他娘的太像个野汉子了。

    柳明溪所关注的重点,则是他们所说的“买卖”二字。

    这些人根本不认识他们,更谈不上恩怨。

    让她莫名地想起了两年多前在悬崖边遇到的那拨人,他们也同样是受雇于人。

    那时她一心以为是赵政霖的手笔,可若真是他或他身边人,至少不会对锦风用毒。

    究竟会是谁呢?柳明溪百思而不得其解。

    终于,马在一处停了下来。

    “呸,臭不要脸的东西!”一名黑衣人重重地踹了锦风一脚。

    “唔。”锦风吃痛,发出一声闷哼。

    听到他的声音,柳明溪心中稍安。看来刚才施针还是有效果的,不但拔出了少许毒素,还控制了毒素在他体内的蔓延,争取到了更多时间。

    至于其他,她却顾不上了,如今他们就如同案板上的鱼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与其跟他们拼个你死我活,还不如老老实实的示个弱,或许还能少吃些苦头。

    毕竟惟有保全了自己,才有可能等待机会,逃出生天。

    柳明溪屏息地听着外面的动静,“吱-呀---”声响起,似有一扇老旧的木门被打开来,随后马匹又“得得得”地往前跑去。

    最后马车停住,她和锦风被人扛着丢进一间屋子里。

    那些人并不停留,转身就离开了,很快门就关上了,重重的“哐啷”声有些刺耳,听着竟像是铁门。不多时,她听到了外面落锁的“咔嗒”声。

    说话声和脚步声渐渐远去,屋外一片寂静。

    柳明溪没想到,那些人竟然就这样把他们丢在这里,屋外连个看门的都没有。

    莫非那些人如此笃定他们跑不了或者说不敢跑?所以连看门人都不需要一个?

    不论如何,这对于柳明溪来说可算得上绝佳的机会。

    柳明溪高高悬起的心终于缓缓落了下来,暗自庆幸,她这一回可是有备而来的。

    她拔下手中的发簪,用力握住簪头数息,机关开启,原本极不起眼的发簪就成了一柄三寸长的利刃。她轻松划开布袋,钻了出来。

    可是刚出布袋,她当场就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