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疾风骤雨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6本章字数:2785字

    赵政霖的呼吸骤然一窒,原来她已经憎恨到这份上,居然到了你死我亡的地步!

    他心如刀绞,更觉得整个胸腔都闷痛起来,他这一生何曾对哪个女人像对她这般百般容忍,低声下气?她全然不领情也就算了,竟还有要杀他的念头!

    赵政霖的神情很冷,森冷得就像是冬日里刚刚出鞘的利刃,让人不敢触其锋芒。

    他阴沉沉地冷哼一声,阴阳怪气地说道:“可惜你注定要失望了,你杀不了本王,所以你这辈子都只能做本王的妾。”

    新仇旧恨交织,柳明溪陡然爆怒,咬牙切齿道:“你这个衣冠禽兽,为何不去死?”

    赵政霖的眸子里登时蒙上了一层严霜,他毫不客气地讽道:“当初是你一意孤行非要来招惹本王的,也是你非要嫁进诚王府。你以为诚王府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又当本王是个什么人,招之即来挥之即去?”

    柳明溪有些不敢相信她自己的耳朵,当年是她非要对他以身相许没错,但是他两年前就已将她休弃,还让柳家家破人亡,她更几次三番遇险,不是早该扯平了吗?

    若说还是扯不平,那也是他有所亏欠才对吧?他怎么能这般颠倒黑白!

    她怒不可遏地低吼道:“我只想过让你去死!”

    赵政霖何曾被人这般大呼小叫过?他顿时怒火中烧,更有一股无名邪火直蹿胸口与下腹。他的眼神带着嗜血般的暴虐与狠戾,恨不得在她身上盯出两个血窟窿来。

    他瞬间理智全无,长臂一伸,将她狠狠拽入怀中。

    “刺啦”一声过后,柳明溪身上那件细软的白绸寝衣霎时在他掌下化为破碎布条。不仅如此,他还轻而易举地将她高举过头顶的纤细手腕牢牢缚住。

    他一心要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一个教训,让她记住,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让她指手划脚的。更要让她知道他是她的夫,她的天。

    柳明溪何曾见识过这种场面?不,她其实见过……她愕然的眸底满是惊惧之色。

    五年前的中秋便是他们的大喜之日,那晚,他就是这么样,带着滔天的怒意,不管不顾地扯开了她的大红喜服。

    任凭她如何哭喊求饶都没有半点用处,她一度以为自己会这么死去。结果却并没有,她只是在疯狂中晕了又醒,醒了又晕。

    那年才十三岁的柳明溪看起来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就被他狠狠地折腾了整夜。

    记忆中的那一夜漆黑漫长得好似永远没有尽头一般。

    结束时,她几乎只剩下一口气,昏昏沉沉地被人抬到浣花苑,怎一个惨字了得。

    原本的柳明溪可不是个胆小怕事的女子,她任性张扬且胆大包天。自从经历了那一晚,对他的惧怕便深深地埋进了她的骨子里。

    也是那一夜的恐怖遭遇,令她性情大变。她曾经爱他爱得有多么的义无反顾,到后来再面对他时就有多么卑微和胆小如鼠。

    这段不堪的往事,曾一度被她刻意从记忆中抹去,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只剩下零星的片段和残存于骨子里对他的惧意。

    她原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忘却那些阴暗,终于可以卸下沉重的过往,重新做回自己。

    可是那一夜,烛光中男人那双如同嗜血的恶狼般的眼眸,却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忘记的。如今她把一切都记起来了!柳明溪顿时如同惊弓之鸟,瑟缩不已。

    她的模样可怜极了,可是在她那双惊恐不安的眼眸深处,分明是无法掩饰的憎恨!

    赵政霖身子一僵,然而怒火中烧的男人又岂是能被她轻易打动得的。

    更何况人都已经在他这里,她就如同案板上的肉一般,正无声地邀请他去品尝,赵政霖可不会傻到因为一时心软而放过眼前这个令他渴求已久的女人。

    她的容貌精致,就算不施粉黛也不会有何不妥。乍一看她身材纤瘦,略嫌寡淡,实则不然,她的骨架纤细,身上却一点不瘦。

    每一夜,甚至每一个画面都异常清晰。回想起往日的恩爱甜蜜,赵政霖多少有些动容。

    在床事上,他并不想与她硬碰硬,他深吸一口气,想借以平复下内心的躁动,然而重复了好几次依旧平复不了分毫。

    萦绕在他鼻息间的根本就是她身上的幽幽女儿香,平日里,这不同于脂粉气的淡淡体香他也并不觉得太明显,此时却觉得这香简直是在天底下最烈的酒。

    他的下腹躁动更盛,近乎疼痛,他的呼吸愈发急促凌乱。

    赵政霖喑哑着嗓子喃喃道:“不论上天还是入地,就算去十八层地狱本王都会带上你一起。”

    他以为自己是在诉说衷肠,却不知道他自己此时的模样看在别人眼中有多瘆人。

    看到他紧抿着薄唇,红着眼,面目狰狞、几近疯魔的模样,柳明溪哪能不知道她捅下马蜂窝了?

    她裸着身躺在锦被之上,也不知道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惧怕,她瑟瑟地发着抖,颤着声半哭求半威胁道:“赵政霖,别,你若是那样对我,我绝不会再原谅你。”

    看到她这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赵政霖眼神里闪过一丝暗淡,但他并没有迟疑,俯身狠狠咬住她的唇,她吃痛低呼出声,他便趁机探入她口中疯狂肆虐,攻城掠地。

    可是这样仍然不够,远远不够,他打定主意,索性顺了自己的心意。

    柳明溪费力挣扎几下,可惜她的力气本就不大,在他的面前更如同蚍蜉撼树。

    那双布满茧子的手掌不轻不重地抚过她周身每一寸肌理,她的身子却不由自主地随着他的动作而轻颤,令她感到无比厌恶与耻辱,隐隐还有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

    在他面前,她从来都没有反抗的余地。她在心底无奈地叹息,早该明白赵政霖不是她能惹得起的人,又何必招惹他呢。

    她的停止抗拒,落在男人的眼中便成了接受和顺从,他立刻发动了愈发凶猛的冲撞,如野兽出笼,仿佛要将她直接揉碎了,整个儿吞进肚子里去才肯罢休。

    他直视柳明溪的眼睛,透过朦胧的烛光正好看见她微眯的眼儿迷离。

    他仿佛受到了鼓舞,发动了异常猛烈的冲刺,直到毫无保留地把一切都交给她。

    他颤栗着吻了吻她婆娑的泪眼,似在梦呓般,口里含含糊糊地说着什么。

    如同身陷于恐怖梦境,柳明溪的脑子空白一片,什么都听不清,也什么都看不清,她脑子里惟一的念头是这厮定是疯了。

    疾风骤雨过后,屋内重新归于死寂。

    赵政霖带着餍足的笑意,轻轻为她掖好了被子。

    他正要将烛火吹熄,目光在不经意间掠过她惨白的面庞,他蓦然发现身边人有些不对劲。她直挺挺躺着,不言不语,就像是被吓傻了一样。

    在屋中那盏昏黄的烛光映照下,她的眼角上竟然微微泛着光芒。定睛一看才发现她正默默地淌着泪!赵政霖一窒,这与他预想的画面相去甚远。

    夜风穿过门窗的缝隙钻入屋内,带来阵阵寒意。跃动的烛光映入他的暗沉的瞳孔,仿若闪过道道迷离的流光。他居高临下地俯视她,目光专注而深邃。

    良久,他叹了口气,温柔地为她拭去脸上斑驳的泪痕。

    是从何时起,她在他面前总是会有落不完的泪?好似要将这辈子的泪水都流尽了才肯罢休似的,是从给她休书那天吗?天知道他有多懊悔,无奈开弓哪有回头箭。

    事到如今,他只能想方设法地将她留在身边,好好护着她,可是刚刚他做了什么?

    赵政霖心里有些乱,他承认他方才的所作所为,只怕又一次伤了她的心。他柔声劝道:“明溪,本王对天发誓,从今往后决不再负你,若违此誓,天打雷劈!”

    这话一出口,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而他向来以绝佳的自制力为豪,可他居然也会发这种毒誓!

    最最可耻的却是,人家听了这话,竟连个眼风都懒得给他,她直接闭上眼睛假寐。

    赵政霖很心塞,他本就不擅言辞,对于她,更是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既然她已睡下,那么他也不再坚持,他伸手再次帮她掖了掖本就塞得严严实实的被角,这才吹熄了烛光。

    漆黑的屋子里,一室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