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美人膝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6本章字数:3024字

    翌日,柳明溪醒来时天色已大亮,她果然睡过头了。

    原本睡在她身边的那人早已不知去向,她有些庆幸这厮不在,否则她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对自己施暴的人。

    柳明溪撑着酸软得厉害的身子坐起身来,回想起昨夜的画面,心情不免有些沉重。

    赵政霖对她或许多少有些意思,但他也只不过视她为玩物罢了。因着前妻的身份,他对于她有种异乎寻常的占有欲。

    她越是抗拒,他就越想要彻彻底底地占有她,甚至不惜用所谓的名份来留住她。

    事实上,赵政霖向来对她本人百般嫌弃,从前如此,如今亦然。要知道他们这么多年了,相互间甚至都还谈不上了解,一开口就话不投机,并无丝毫的默契可言。

    倘若她真的顺从他的意愿,想来不用多久,他也就腻味了。

    倘若她还能反其道而行之,譬如说仍和从前一样去讨好他,甚至还主动求欢,那么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和从前一样惟恐避她而不及。

    只是那种事,她光是想想都觉得恶心,根本就做不来,所以也只能想一想就算了。还是顺其自然吧,最多耗上一年半载,等他玩腻了,她也就解脱了。

    反正她已经一无所有,何必再乎那点时间?她攥拳附在胸口,心情复杂至极。她将跟一个讨厌甚至憎恶的男人同床异梦,还等着被厌弃,那会是什么样的人生?

    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柳明溪一惊,她赶紧将被子拉好,把整颗小脑袋都埋进了被窝里,装睡。

    守在院子里的护卫眼睁睁看着他们英明神武的诚王殿下,一大早起来就钻进了厨房里跑,盯着人备好了精致的早膳。

    不仅如此,他还亲自盯着那些人将一堆吃食送到他的屋中,一张书案就这样被充当为餐桌,不大的桌面上被挤得满满当当。

    小厮们毕恭毕敬地退下去,还不忘将门掩上。走在最后的随从蓦然回头,一脸愕然。他仿佛地听到屋内隐约似有男子的声音在劝那个没有露面的女子用些早膳。

    屋内那个高大冷峻的男子正破天荒地放柔了嗓子,慢声细气道:“本王特意让人准备了一盅红枣参汤,你快趁热喝了吧。如果不喜欢红枣参汤的味道,这里还有一盅花生银耳燕窝粥,最适合女子吃。这是你爱吃的水晶芸豆糕,快趁热吃吧。本王让人去准备材料,明天你就能喝上百花莲子羹。”

    院子里暗暗竖起了耳朵来的护卫们纷纷面面相觑,他们一脸愕然、震惊甚至是惊恐……谁都没想到他们一大早竟然会听到这么一番话,无异于在白日里见了鬼!

    从诚王府过来的随从多少知道殿下与柳氏的关系。对于常驻在些的护卫们而言,一个个差点惊掉了下巴,这个说话轻声细气,如同在诱哄着三岁幼童吃饭似的人,真是他们所知道的号称冷面、冷情,还从不近女色,被称“断袖”的诚王殿下?

    再想到昨晚的那阵动静,他们有了前一晚的教训后,没敢真去听他们的壁角,而是在院子里远远地站了一晚上,屋内的动静也听不太分明。

    尽管如此,他们也能判断出,殿下确实颇费了些心思和气力,好不容易才如愿的。待他们将这些事儿都联系起来,真相已经呼之欲出。

    原来,这不知来历,殿下还不许人谈论一句的女子,实则是殿下的心上人?

    可她似乎并不喜欢殿下,若非如此,那晚她又怎会将打着赤膊的殿下踹下床去。

    谁能想到他们向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英明神武的诚王殿下在女子面前居然会这般……窝囊,果然美人膝即英雄冢么?

    屋内,赵政霖端坐在临时充当餐桌的小桌边为她布菜。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照顾她的生活起居都已成了他的习惯似的,他极不乐意让旁人插手她的事分毫。

    事实上,哪怕别的男子只是多看了她一眼,他都会怒(妒)火中烧。

    说来简直令他自己都不敢相信,他们阔别两年后再度重逢,至今不过月余,他居然已经到了恨不得与她日夜痴缠的地步。

    这就是所谓的如胶似漆了吧?没想到他竟然也会有这么一天,他自嘲似地笑笑。

    他抬眸望了望专心致志用着早膳的小女人,正色道:“明溪,本王知道你还想着要跟方家商队走,不过你该知道并不是本王不让你走,而是实在走不成。”

    柳明溪只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不发一言,继续埋头吃早膳。

    赵政霖莫名地感到一阵心虚,“咳,锦风的毒还需要一些时日才能完全解掉。若非如此,本王也不能丢下这许多事留在这里。对吧?”

    柳明溪哼都懒得朝他哼一声,她置若罔闻,只是小口小口地喝着燕窝粥。

    跟这厮讲道理,那真是白废力气。说不过他是自己生气,若是他说不过自己,难保他不会又像昨晚似的忽然发狂,将她拖上床去折腾一通。

    左右都是她吃亏,她是傻了才会跟他去争长论短。

    不过赵政霖好像一直就是这样的性子,她昨天怎会不记得了?耳边忽然间回响他昨夜所说的那句话,“是不是本王平日里待你太好,让你失了自知之明?”

    或许他说的没错,她真的是被他给惯的,连自知之明都没有了,才会混到如今的份上。左右是没有机会跟方家商队走了,她要怎么样才能摆脱这厮的纠缠呢?

    她手上夹豆沙卷的动作顿了顿,忽然怯生生地望着他,开口说道:“殿下,如您所说,左右我也嫁不出去了,往后您若是高兴看我一眼就看我一眼,别再提让我为妾的事就成。到时候若是您烦了腻了就随便赏几个庄子铺子打发了我就是,省得以后还要再休我一回。”

    赵政霖的呼吸骤然一窒,心口又一阵阵地疼起来。他哪会想到她竟会说出这种话来,满脸难以置信地问道:“你当真宁可为外室也不愿意做妾?”

    大周律法有规定贵族豪门官僚除正妻外,纳妾皆有规制,并不是想纳妾便可纳。不但人数有限制,对方还必须家世清白,也就是俗称的良民,柳明溪勉强算得上。

    在后宅,正妻的地位至高无上,妾在律法上也受到一定的保护,尤其是有了子嗣的妾,往往也是有些地位的。他可以保她在诚王府衣食无忧,安乐终老。

    外室则不同,在大周铁律规定,未在律法准许下的婚姻关系内产子,皆属奸生子。奸生子是得不到律法保护的,并没有任何的继承权。

    柳明溪怔忡片刻,她有说过要当他的外室?她什么时候想当他的外室了?可是这一句话,不论她怎么答都不对,于是她选择了沉默。

    赵政霖只当她是默认了,他喟叹一声,问道:“那我们的孩子呢?让他如何自处?”

    柳明溪心中猛地一惊,她不敢相信地望着他,“什么孩子?”

    赵政霖也同样不解地望着她,上一回同房后,她还使劲闹腾了一番,非要让人准备避子汤。这一回她居然一脸懵然的样子,令他有些哭笑不得。

    他清了清嗓子,略显羞涩道:“咳,本王这般辛勤耕耘,说不定在你肚子里早已有了我们的孩儿。”

    柳明溪的手一颤,原来是这事,他如果不提的话,她还真没想起来。

    赵政霖见她面上有些不安,再想到他们如今的尴尬关系,于是有些不忍,安抚道:“本王发誓,定会让我们的孩子名正言顺地出生在诚王府。”

    柳明溪一愣,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殿下多虑了,我两年前那一回有孕后,本该静养着,结果奔波太多,伤了根本,怕是不易生养。那只是委婉的说法,实则已经不会再有孕了。殿下不如多去找王妃,或者多纳几个妾帮殿下开枝散叶。”

    柳明溪暗暗唾了口,你想得倒美,谁要为你生儿育女!谁稀罕,随便你找谁生去!可别再以子嗣为借口扣住我的嫁妆银子了。

    可这样的话,她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却是万万不敢再说出口了。

    赵政霖闻言,哪能听不出来她的言外之意,看似事事替他着想,实则拒他于千里之外。再细细回味她所说的,那张脸顿时黑了下来。

    他一脸阴霾,沉声问道:“此事是真是假?”

    柳明溪却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轻描淡写似地说道:“如假包换!连杜神医都没辙。”

    所以你就别想了,后半句话被她识趣地吞回了肚里。她心中非但不觉得伤感,反而有些暗爽。果然,让他不高兴,她就高兴了。

    赵政霖从未想过他们会是这样的结果,他们本是夫妻,可惜两年就已不再是了。如今他的妻已另有其人,而她却怎么也不愿意为妾。

    他们本该有个孩子,孩子却没了。他迫切地想要一个她和他的孩子,她却说她不会再有孕了。

    他们如今竟已找不出必须在一起的理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