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自食其力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6本章字数:2394字

    青松苑,看着满屋子的箱奁,安如玉拧着眉问道:“这些都是端王殿下送过来的?”

    那些婆子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答是还是答否,谁知道她心里想要什么答案。

    安如玉看着她的脸色,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的面色顿时有些难看,这赵政淳简直是疯了,他不是向来稳重的人吗?怎么会光明正大做出这种事来。

    亏得敬国公府还把所有的期望都压在他身上,她也不愿意看到他做这种傻事,就算是为她也不行。

    这么多东西,收下并不合适,诚王府上上下下有多少双眼睛在,她这里的事难保不会被他人知道,这些东西难保不会成了把柄。

    退还也不合适,把这么多东西送回端王府,这动作可就闹得大了。

    丢了它们同样不合适,只怕会平添事端。

    她用手中的帕子捂了捂口鼻,嗡声嗡气地说道:“既然是长姐的一番心意,那就收到库房里吧。”

    涟漪的眸光不自觉地闪了闪,这些东西的来历,青松苑里知道的人可不少。按王妃的手段,这本是性命攸关的大事。所幸王妃开了尊口,那就是定了性了。

    她不禁有些后悔若是刚才早点说这话,王妃少不得会赏赐她一番。她笑容满面地附和道:“端王妃真不愧为殿下的嫡亲姐姐,出手真是大方。”

    安如玉妆容精致的面庞顿时划过一丝轻微的波澜,不过也只是一瞬,下一刻,她的面上便恢复了一片沉静。她并不言语,只冷冷地觑了她一眼。

    看得涟漪一阵胆寒,她明白方才那番话显然是把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这---是---分---割---线---

    按照那晚赵政霖所说的,柳明溪原以为,医老大抵是十分排斥收下她这个女弟子的。但事实证明那是她想多了,她从次日开始就跟在医老身边,呃,打起了杂。

    当然,她知道这只是起步,不论是否被他收为弟子,这都是必经阶段。

    也就是说,若是她表现好,她就有可能被人家收为弟子。若是她表现欠佳,或是对方根本就无意,那就白忙活了。

    不管怎么说,如今医老给了她这么个机会,就已经十分难得,她高兴都来不及呢,又岂会有什么不满。

    于是乎,柳明溪每天都高高兴兴地往医老的院子里跑。

    她主动揽下了所有的活计,不论是晾晒药草,收纳药材,煎药熬汁,每一件事都办得妥妥当当,完全出乎医老的意料之外。

    生活上亦然,柳明溪可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千金小姐,不论是在诚王府的三年,还是在药谷的两年,她一直都能自食其力。

    除此之外,她的厨艺确实十分不错,尤其擅长料理肉类。不多久,这里的将士都迷上了她亲手烹制的各色牛羊肉,不时会买各种肉类回来请她烹制。

    这里的将士普遍年龄不大,性情也单纯爽直,与她差不多。尽管她是诚王的女人,那些将士对她的态度也极为友好。这段时间已是她离开药谷后最为开心的时光。

    若是能抛开前尘往事,柳明溪真愿意永远这么待下去,就算一直当厨娘也挺不赖。

    柳明溪回到她的院子时,天刚刚擦黑,偌大的院子里空空如也。

    她茕茕孑立,只觉得寒风阵阵拂面而来,让人倍感凄凉。

    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锦风兴匆匆地冲了进来,“明溪!”

    柳明溪闻声回眸,朝他嫣然一笑。素淡的一抹,身形苗条修长,盈盈一双水眸,瞳色暗沉如黑曜石,几缕调皮的碎发正被晚风拂起。

    她似乎也是才回到院中里,丰润的双颊微微泛着些粉红,尤其娇俏动人。

    锦风的脚步几不可察地顿了顿,顷刻之间他就回过神来,若无其事的走上前去。

    他扬了扬手上拎着的的小动物,喜形于色道:“快看看这是什么?”

    柳明溪这才发现他并不是空着手来的,再定睛一看,她顿时惊呼出声,“兔子?”

    他手上拿的正是一只灰白相间的野兔,模样长算不得多好看,但是兔子毕竟是兔子,模样乖巧讨喜,锦风认为她应该会很喜欢才是。

    他点点头,眉眼含笑,淡淡道:“喜欢吗?”

    柳明溪望了望他,毫不犹豫地点点头,答了声“嗯。”

    锦风脸上没有别的什么表情,他的语气也是云淡风轻,“过几日我就要回京了,这里……或许你会孤单,便让它陪你说说话。”

    柳明溪怔了怔,跟兔子说什么话,他脑子没毛病吧?

    锦风身上的醉生梦死之毒已经彻底解,他恢复如常后被赵政霖召回京城也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把他常留在这里陪她那才不正常呢。

    不论如何,他这也是关心自己,柳明溪露齿一笑。

    她反过来安慰道:“你不必担心,这里有很多人啊。”

    他尴尬地笑笑,“哈,也是。”

    锦风颇不自在的摸了摸颈后,蓦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羽扇已经不在那里。

    其实他已经许久没有摇过羽扇,或许是从中毒后开始,他就已经没有了随手携带羽扇的习惯。他把空空的手放在身侧,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心里也空空的。

    想到飞羽特意传来的讯,他颇有些无法启齿地说道:“明溪,我买了些牛肉,你知道的,冬日里吃牛肉最是合宜。我是说飞羽托我请你做些酱牛肉。哈,那小子最是嘴馋,我是说,你若是不便……”

    “好啊!”柳明溪很爽气地应承下来。

    “明溪,你不必这样,你的手都粗糙了许多。”想到明溪要用她那双纤细白嫩的小手要料理那许多肉类,他忽然又觉得有些不舍。

    “哪儿有,一直都是这样啊。”柳明溪把手摊开,发现那上面真的有不少茧子。

    “昨天你帮我施针时,手上都有茧子了。”说到施针,锦风略窘。

    “不妨事的。”柳明溪不以为意地笑笑,她只想尽快学会一技傍身。至于手上是粗还是细,谁还会在乎那些啊。

    “明溪……”看到她大大咧咧的模样,他不知道为什么,顿时觉得有些心疼。

    这么好的姑娘,她就该被人如珠似玉地捧着在手心里疼着、宠着。可如今的她不但娘家败落,没了倚仗,还被夫家抛弃,成了一无所有的弃妇。

    他不知殿下是如何想的,但她已不可能再次为妃,哪怕是侧妃她都已不够格。她还不能生养,即便为妾,一个没有子嗣的妾室就只是任人打杀,发卖的奴而已。

    而她竟然选择成为殿下的外室,尽管如此,她身边还是一个侍候的人都没有。若不是托了医老的福,只怕她连填饱肚子都成问题。

    她堂堂尚书府千金怎会沦落至此?

    “那我先做道酱兔子给你尝尝。”柳明溪如是说,蓦然打断了他的万千思绪。

    “啊?”锦风不置信地抬起头望着她。

    他送她一只兔子,他说他不在的日子里,让兔子陪伴着她。

    可她说,她会“做道酱兔子给你尝尝。”、“酱兔子”……

    锦风心里坠得厉害,就连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离开那处院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