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小别之胜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6本章字数:2084字

    正值仲冬时节,京郊冷风呼啸,寒意渐盛。暮色中,只见一行数十名玄衣冷面之人策马疾行,浩浩荡荡而来。他们无一不是行色匆匆,一身的气势跋扈飞扬。

    领头那人容色沉稳,他的脸庞英俊刚毅,眉眼分明。他的身形挺拔高大不说,浑身还透着股莫名的压迫感,周身的气势令人无法不侧目却又不敢直视。

    他脚穿皂靴,身着锦袍,玄色大氅在冬日的寒风中猎猎作响,正是赵政霖。

    马蹄声声、尘土飞扬,一行人策马行至半山腰,在某处不甚起眼,连名字都没有一个的庄子外头骤然停了下来。赵政霖利落地翻身下马,径直往庄子里头赶。

    “殿下!”锦风垂首,一脸恭敬,他得到消息后便急急忙忙地迎了出来。

    赵政霖冷冷地觑了他一眼,只是淡漠地嗯了一声,便与他错身而过。

    他们无疑本应是最为要好的异姓兄弟,曾经同甘共苦,发誓生死相随。如今也不知为什么,总觉得相互间的关系变得有点怪异。

    在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已悄悄地改变,他并非没有觉察出异样来。无奈这段时间以来,他忙得连轴转,始终无暇去细细琢磨期间所发生的桩桩件件。

    时隔大半个月,他总算抽出了些时间来庄子里看看,接下来可得好好琢磨才行了。对于赵政霖而言,眼下他却还有着比这更为紧急的事儿。

    他步履匆忙,直奔柳明溪的院子而去,恰好看到那一抹素净的身影闻声走出房门。

    因为一路奔波,他原本就已跳得极快的那颗心,在看到她时却骤然一顿,然后再次加速。“噗噗噗”跳得那么有力,那么急促,仿佛随时都会跃出他的胸膛来。

    他深沉的眸子直勾勾地盯住她,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今日的穿着打扮。眼前的小女人将一头长发高高挽起,一身的素色打扮简简单单,却显得淡雅而不失灵气。

    她的面色略显苍白,似带着一丝病态,明媚的五官却仍旧清艳不可方物。嫣红的小嘴惊讶地微启,似乎没有想到来人是他,或者说她完全没有想过他还会来找她。

    柳明溪面无表情地站在屋檐下,淡然地看着他,一阵冷风袭来,吹起了她身上的素色薄款冬衣,凭风而立的佳人霎时衣袂翩然……

    柳明溪却在此时很不合宜地打了个喷嚏,打断了他的浮想联翩。

    他微微挑了挑眉,向来清冷的眼骤然滑过一道异样的光芒。他情不自禁地走上前去,轻舒长臂,一把圈住了她纤细的腰肢,在她的惊呼声中,猛地将她打横抱起。

    “殿下,别……”柳明溪刚刚启口,一张小嘴就被人毫不留情地堵上,只留下一串“嘤嘤”的抗议声,很快也被他堵得严实,只能发出无助的呜咽声。

    不同于她平素的张牙舞爪,她的声音一直都是娇娇软软,不论寻常说话还是喜笑嗔怒,一贯如此,听在赵政霖耳中不异于天籁!

    令他整个人都血脉贲张,他不顾一切地抱紧了怀中人,大步流星地往屋里走去。

    柳明溪急忙伸手推挡,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哪里挡得住男人的力气,她被人强行架住手脚。

    赵政霖忽然松开了她的嘴,他的气息喷洒地在她耳畔,呢喃着:“溪儿……”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喑哑,似带着蛊惑人心的魔力。

    柳明溪只觉得她的脑子里仿佛“嗡”地一声,有什么炸开似的,骤然空白了一瞬。

    他单手握住她手腕,轻松地将它们禁锢在她的头顶,整个人如同泰山压顶般。他的臂膀如此有力。

    她不禁又羞又恼,继而整个人都慌乱无措起来,恨不得躲他躲得远远的。她努力地扭动着身子,试图逃开他的控制,却被他一把拖回。

    柳明溪顿时就懵了,她哪想到他竟会做出这种事来,时隔大半个月后再相见,他竟会这样直截了当地将她扑倒。

    在那时就算是他们几年不见,他也从未这般猴急过。

    罗帐中那场疾风骤雨渐止,卧房内静谧了一阵。

    餍足的男人双目微阖,良久,他才从方才那场淋漓尽致的事中缓过神来。

    “溪儿,咳,明溪……”激情时刻这么称呼她为溪儿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在退却后,他却感到有些别扭,还莫名地生出了类似于羞赧的古怪感觉。

    怎么会这样?赵政霖不禁微怔。

    更为古怪的是,他的心中似被什么连他自己不知道的情绪填得满满的。

    赵政霖脑海里蓦地闪过她先前甚至疼得差点掉下眼泪来的画面,意识到自己下手似乎确实有些没轻没重。

    他心中不禁生出一阵懊悔之意,心底隐隐还有些疼惜感。他张了张嘴,本想和蜷在他臂弯中的小人儿再说点什么,以解释他方才的孟浪行径。

    她却只是一声不吭地缩在他的怀中,赵政霖低头瞧了瞧,原来她竟已沉沉地睡去。

    罗帐外的烛火尚未熄灭,从高高的烛台上投射下来的昏暗烛光,透过床帐地映照在那张莹白的小脸上。

    她娇艳欲滴的年轻面庞上,玉颊盈润,眼睫纤长,整个人显得异常纤弱而美好。

    他们相识至今已近六年,她在他的印象中素来是个任性、浅薄、无知、轻浮……脑海中却蓦然浮现了那晚,他被她重重地踹下了床的画面。

    好像她也算不得多轻浮,还有那张小嘴,说起话来就像刀子似的,那叫一个牙尖嘴利!好吧,其实他私心里倒是宁可她能更浅薄些、更无知些、更轻浮些。

    不论如何,他自认从不曾多喜于她,最不喜的则是那一年,柳家父女不择手段逼婚,让他成了大周朝惟一一个因为被女子逼婚而载入史册的王爷,更沦为笑柄。

    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一个带给他无尽耻辱的女子?这绝对不可能!

    但是毫无疑问,他喜欢极了她这身完美无瑕的皮肉。他也觉察出了自己对她的一些不寻常来。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他竟已觉得她似乎并不是那么全无可取之处。

    就算回想起她年少时任性张扬的作派来,都不觉有那么惹人厌,私心里反而觉得她般爽直的性子其实……还挺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