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 心事重重(下)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6本章字数:2129字

    看着怀的女子,赵政霖心情的似乎格外不错,他喜形于色道:“明溪,医老说你调养得不错。本王,我想,我们应该多试试,未必不会有子嗣。”

    柳明溪面上又是一烫,这都已经连着折腾两晚上了,还要怎么样?得亏没住在一起,否则按他这个方式折腾下去,她迟早会被他弄死在,还谈什么子嗣?!

    她不想与他继续这个话题,所以急忙否认他的说法,“别,你别说了。”

    赵政霖一滞,静静地盯了她一会,突然伸出手揽住她的肩膀,按入自个怀里。正色道:“本王是认真的,有了孩子,往后你的地位也会高一些。”

    他指的是在诚王府为妾的地位,他还是想让她在他的王妃手底下讨生活。

    柳明溪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他的这番话无疑如同一盆凉水,骤然披头盖脑地朝她浇了下来,让她瞬间就清醒了。

    她并不觉得意外,甚至很快就释然了。毕竟他似乎一直都对她的身体感兴趣,只不过那也是他的事,而她并不打算接受他的“厚爱”,因为她根本不想当他的妾!

    只是这话和他却说不得,她讪讪一笑,“那些都还是没影的事,你想那么多做甚?”

    赵政霖却理解成了其他的意思,他的另外一只手也在此时圈住了她的腰肢,他紧紧的抱住了她,心跳再次加快。

    两人同时看向了对方,眼角还残留着尚未完全褪去的风情,仿佛这一刻他们眼中只有彼此。至于他们各自心中作何想,对方就不得而知了。

    柳明溪在心中暗自懊恼,当初是她自己说的合则聚,不合则散,他的不辞而别,就已被她理解为不合而散。

    可人都是有感情的,尽管赵政霖是个翻脸无情的货色,但是那些年对他的爱慕是真的。如今他对她好也是真的,他们这些年来的感情,不可能说放下就真的放下。

    之前赵政霖离开,她曾暗暗感到失落过的,毕竟前一晚他刚刚还说要与她如何,不会再分开之类的话,结果他天没亮就走了。也曾感到有些如释重负,毕竟他们是注定没有结果的,有今日没明天,跟露水夫妻一般,终究是见不得光。

    这样的关系,早点结束明明是好事,只是当他真正离开时,她却仍是无法释怀。

    昨夜再次看到他回来,柳明溪心中的欢喜根本就无法掩饰。那一次次淋漓尽致的欢爱说明了一切,她沮丧地发现,其实她依然有些放不下赵政霖。

    她不断告诫自己,和赵政霖绝不可能会有好结果的,要趁早了断为妙。可她这是怎么了?居然轻易地又上了他的当,不仅任他为所欲为,还与他一起沉沦。

    试问这世上的男人又怎会爱惜一个让他太过轻易得到的女子?呸,她根本不需要他的爱怜!她不断告诉自己,她要的是自由,要离他远远的!老死不相往来才好!

    赵政霖却对她的想法浑然不觉,他满脑子都想着如何才能尽快让她怀上自己的子嗣。方才他已擅自尝试过医老那卷古旧小册子上的房中秘术,她似乎并不排斥。

    为了早日开花结果,他要再接再励,继续努力才行,他希望这些秘术果真顶用……

    “怎么会是没影的事?”他反问道。赵政霖缓缓地扳过她的脸颊,忽然低头轻柔地吻了吻她光洁的前额,异常肯定道:“我们定会有孩子的。”

    柳明溪木着一张脸,不予置评。

    他勾了勾唇角,忽然没头没脑地附在她耳边说了句,“医老只交待本王垫个枕头。”

    傍晚,他再次找到医老时,对方也没说明溪到底能不能怀,却一脸不耐地塞给他一卷泛黄的古旧小册子,然后朝他挥了挥手,将他打发了。

    医老说的原话是:“咳,我也只能帮到这儿了。完事儿记得要垫个枕头……这样更易怀孕。”

    按他的理解,他们生儿育女根本就不是问题,要说真有问题也无非是他们一起过少,医老才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不得不说,这个答案实在太符合他的心意了。

    他说的是:枕头?柳明溪的脑袋里嗡地一声,她不敢相信他竟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这真是医老说的吗?他怎么可能会说这种不正经的话?

    枕头本身并没有不正经,但要看用的人拿它作何用途了。

    亏她还真以为他是体贴自己,此时方知原来他根本不是无缘无故做那些,她居然没注意到他做这些事,竟是都是为了让她尽快怀孕。

    而且他竟是听了医老的嘱咐!

    还有那许多从未有过的花样……他竟也是得到了医老的指点不成?

    不过杜鸣生明明说过她不可能再有孕,这样真的可以?这,算好事吗?

    莫非医老真有什么办法调整她的亏损,并且已经暗暗调理了她的身子?

    可他不是只擅长疗毒吗?再说医老并未给她开过任何方子,如何能调理得好她?

    赵政霖是想孩子想疯了吧,他怎能和医老谈论那些?

    柳明溪暗暗叹了口气,以他们如今的尴尬关系,她才不想怀他的孩子!

    她满脑子都这样那样的问题,恨不得当场就去找医老问个清楚。不过,这种问题她又如何问得出口?想到医老那双狡黠的大眼睛,她忽然灵光一闪。

    他那个垫枕头的建议,没准是被赵政霖逼得急了,随口胡诌的。对,定是这样!

    夜已深沉,屋中一阵静谧,柳明溪渐渐地睡了过去。

    赵政霖却犹盯住她猛瞧,她本就生得极精致的五官在受到雨露的滋润后,面上少了几分先前的苍白孱弱之感,却多了几分娇羞动人之态,她美若春晓夜的花与月。

    他心底不禁又生出了那些念头来,他的手才刚刚伸出去,一道夜风从未阖紧窗户外头吹进来,烛台上飘摇的烛火骤然闪了闪,一下就灭了,屋子里立刻昏暗一片。

    赵政霖叹了口气,顺手帮她掖了掖被角,终是没有再动她。

    小剧场

    诚王(尽量装作若无其事):上次问你的事……

    医老(诧异):何事?

    诚王(扭扭捏捏):咳,如何让她尽快怀上我的子嗣?

    医老心中恼怒不已,老子是毒医!毒医!!可你竟然问老子不孕不育?!算了,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

    最后,医老递给他一卷泛黄的小册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