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弄巧成拙(上)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7本章字数:2475字

    转眼间冬去春来。

    晨光熹微,清晨她的院子里头一片宁静,隐约可闻滴滴答答的落水声,那是背光处尚未完全消融的冰雪正在慢慢融化的声音,若不细听根本无法察觉。

    柳明溪和往常一样,早早的起来了,她立在屋子里看窗外的天,又侧耳去听化雪的声响,眉宇是舒展的,眼中难得地透出丝期许的光。

    雪化了,就是开春的日子,万物生长万象更新的时节。

    她每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准备医老的早膳,原本是亲手做,如今么,她只消提前动动嘴皮子就能解决。

    她踏进大厨房时,婆子们也正好忙得差不多了。

    “夫人,这些就是您早先交待的,鸡汁鲜肉大包、鲜虾小饺儿、盘丝脆饼、肉末粥……都装食盒中了。”

    “嗯!”她满意的点点头,带着几个婆子往医老的院子赶去。

    柳明溪最近在庄子里的生活越来越安逸,如今她既有了师父,又有了花如影作伴,年前赵政霖还特地遣了这几个婆子过来照顾她,把她的生活条件又提升了许多。

    经过一段时间的养尊处优,她的小手终于不再粗糙,那厮可从不会无缘无故对人好,想来他必定会加倍地从她身上索取回去,这么一想,柳溪又感到有些心慌慌。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竟会一连两个月见不到赵政霖,这样的好事,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可是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心底竟会有隐隐的失落之意。

    她忍不住会去想,是否他已不想在她这个生养不易的身上白费力气?

    还是说他正与他的诚王妃打得热火,顾不上她了?

    又或许他已有了新欢,早就把庄子里的旧人丢到了九宵云外?

    柳明溪也不知道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而赵政霖总是这般我行我素,肆无忌惮地搅乱了她的心湖,而后再次扬长而去,独留她一人在原地徘徊。

    她长吁短叹了一阵,不禁感慨,果然是太闲了,居然会想这么多乱七八糟的。

    医老向来早起,柳明溪到他的院子时,他在院子里练着熊经鸟伸。

    “师父,您起了?正好早膳已备好,先趁热吃吧。”柳明溪招呼道,若是天热,她是不敢打扰他练养生功的,可现在天太冷,她不得不出声提醒。

    “一起吃,正好咱们也可以聊上几句。”医老朝她点点头,披上外衫,慢慢吞吞地往屋里走去。

    “好呀!”医老压根没打算收她为徒,哪儿会真的悉心指点她的想法,不过看在柳明溪用心为他准备了早膳,他偶尔也会指点一二。

    所以说,每天的早膳时间,是她最期待的。

    “明溪啊,师父明天就要出远门了,要去个一年半载的,到时你自己好自为之。”医老随便交待了一句,他并不真觉得柳明溪需要跟他说点什么,毕竟她又不是他真正的弟子,她的身份一直就是诚王的女人。

    柳明溪忽然抬起头来,她费了几个月才收拾妥当的药库,她昨天还新熬出了疏风活络的药剂,她还以为医老应该会趁机评价一番,可他说的居然是他要出远门了!

    “师父是去……”她不知道该怎么问。

    春天已经到了,只待出了元月,大周就将迎来百花盛开的时节。这原本与医老或她都没有什么关系,毕竟他们都不是那种吟风弄月的雅士。

    “药材。”他只简单地回了两个字,多的话,医老也不能说。

    柳明溪心中一动,天知道她有多想跟着一起去,只不过他根本就没有要带上她的意思。关键是他这一走就是一年半载,让她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师父,我也和您一起去采药。”她捉住医老的胳膊苦苦地祈求着。

    白净的小脸未施粉黛,尖下巴,大眼睛忽闪忽闪地望着他,令人不忍拒绝。

    说真的,他对这个小徒弟还是很满意的,最起码一点,他自从有徒弟后,生活条件好了太多。他身上的衣裳是她亲手做的,他吃的膳食也都是她负责打理的。

    再想到他要用的或是存着的药材都是她帮着炮制好的,他不禁有些动摇。医老掂了掂手中的柳明溪给他收拾好的行囊,煞有介事地思量了一番才抬头看她。

    这半年他过得颇为舒坦,凡事都有人为他提前料理妥当,洗衣、做饭、缝补……细致周到。这样的生活他已多年不曾有过,这一趟独自出门,他恐怕会不太适应。

    他可不是不想带她上一起去,只不过,他可不傻。别的都不说,光看她这副勾人长相,就知道她是个惯会招蜂引蝶、很能惹是生非的主。他若是想要旅途平坦顺遂就最好别带她。更何况,她还是诚王殿下的枕边人,他把她带走,诚王能肯吗?

    “好了,别闹,你就安安心心待在这里吧。”医老心中纠结了一阵,也只得作罢。

    “师父,不要丢下我!”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在遭到他的断然拒绝后,柳明溪仍然很伤心。想当初,杜鸣生不就是这么将她丢下的,说是不久就会回来,可是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出现过。

    否则她也不会沦落为赵政霖的外室,而且是很不被待见,难得来看她一回的那种。

    细细算起来,柳明溪已近两月不曾见过他,或许他已经玩腻了吧。

    毕竟他们之间本就没有什么感情可言,诚王的心上人另有其人,那人还是他的正妃。何况他身为皇子龙孙,身边缺什么都不会缺女人!

    医老一走,她就彻底成了笼中鸟,她才十八九岁,才不想这么早就开始混吃等死。

    “你哭有什么用,殿下稀罕你,不会让你跟我去餐风宿露的,你就别为难我了。”医老苦口婆心地劝道,被她哭得头也大了。

    柳明溪一滞,虽然她并不是很认同他的这一说法,但医老说的也没错,若是赵政霖不让她离开,别人又怎么可能带得走她?不过,她实在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师父,您再等等,我已经写了信给锦风大人,请他向殿下……”柳明溪确实已经写了书信,托庄头送到诚王府,锦风的手上。

    锦风可是赵政霖的亲信,而且他的口才上佳。她相信,他的话,赵政霖肯定听得进去,只不过,她也不知着锦风肯不肯帮这个忙就是了。

    若是方明轩就不同了,他为人仗义,若是请他出面……她的盘算骤然被人打断。

    “卫锦风?”医老不敢置信地觑了她一眼。

    这小妮子是不是真傻啊,她是殿下的女人,有什么事不直接和殿下说,却找锦风去转告殿下。呵,就她这样,写多什么封书信请示都不会有结果吧?

    如果有结果,也定是与她所期望的恰好相反的结果!医老摇了摇头。

    柳明溪脸色一变,她蓦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做了件傻事。

    “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好了好了,我再等你一天,若是明天还没有殿下的指示,我就先走一步,如何?”医老实在没法子才退了一步。

    最多也就是晚一天出发嘛,好在明天也是个好日子,同样宜出行。

    “师父,你真是太好了。”柳明溪喜出望外,她心里却依然没底。

    被医老这么一说,她顿时觉得让锦风帮她去问赵政霖,似乎还真不如她直接问。

    当初她究竟是怎么想的呢,为什么会想到让锦风替她去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