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四章 弄巧成拙(下)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7本章字数:2312字

    初春历来有着春寒料峭的说法,今春又比以往更冷些,加之早晨的风大,早起的人均被冻得直哆嗦。

    柳明溪也起了个大早,她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挎了个包袱,心情忐忑地守在庄子外。虽然她觉得赵政霖十有八九不会同意她离开庄子,但好歹还有一线希望。

    若是能多一点时间,她还可以想想其他的办法,可是医老却等不及雪融就要出发南下了。她只得守在医老的马车边上等着诚王府的消息,半步都不敢离开。

    她生怕一个错眼间,医老就撇下她独自离开了。那样一来,她就彻底沦为笼中鸟。

    庄子里的人都在窃窃私语,好像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发生了。

    花如影和那些婆子们也搞得神神秘秘的,一大早就不见人影,也没有人出来找她回去,不过这样也挺好的。既然她喜欢待在庄子上,那就让她待在这里好了。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眼看医老即将失去耐心,柳明溪心中愈发焦灼不安。

    忽然听到远处隐约似有什么声音传来,她正要竖起耳朵来听个分明,却听到哨台上传来了小志的喊声,“来人了!诚王府来人了!”

    她抬起头来,正好看到小志将双手合拢做成喇叭状围在口边,兴高采烈地朝着她的方向大声呼喊着,“姐姐,姐姐,是诚王府来人了!”

    柳明溪心中的大石终于落了下来,她回头看到马车上的医老似乎也松了口气。

    是了,如果赵政霖不同意,他完全可以不理会,那样医老就不可能会带上她。若是他同意,那么才需要连夜差人送信过来交待一番。

    柳明溪感到一阵狂喜,她有种立刻、马上就爬上医老的马车,就此绝尘而去的冲动。不过,还不行,毕竟赵政霖的指令还没有到跟前呢,一切都还犹未可知。

    她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让自己尽量淡定些,再淡定些……

    不多时,他们就清楚地听到了“得得得得得……”一阵有力的马蹄声以及车轱辘转动的声音。而后一行数辆车马出现在视野中,它们正浩浩荡荡地由北朝着庄子的方向疾驰而来,在身后留下了一道长长的滚滚飞尘。

    柳明溪喃喃,“来了,终于来了!”可是很快,她的心又重新悬起。

    这不对劲啊,她有些不明白,即便是帮诚王传递信件的信使也不会需要这么大的阵仗吧?莫非是旁的不相干的车马恰好过此处,他们只是空欢喜一场?

    然而这座山上总共就一处庄子,而且,据她所知,从山下道路就被完全封闭,旁人根本就上不了这处来,显然这些车马是诚王府的。

    再算算时间,他们应该是昨夜得到消息后,他们便出发了。他们专程从京城赶来的。如此声势浩大,定然不会只是来递送消息!柳明溪的心骤然一凉。

    在她左思右想,却仍百思而不得其解之际,车马已经到了跟前。

    坐在最前头那架马车上的其中一名赶车人利落在跳下来,朝她道了声,“夫人。”

    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

    柳明溪闻声抬起头来,这才注意到这个瘦瘦小小的赶车人,竟然是飞翎。他称自己为夫人,也就是说他们都认同了她现在外室的身份,这令她感到一阵不适。

    她早已不想再给他当什么王妃侧妃,不想当他的小妾,更不想当他在外头的夫人!

    飞翎抱拳恭敬道:“见过医老大人,大人此番任重而道远,殿下特意嘱咐下官恭送大人,并,接夫人回京。”

    回京……听到这两个字,柳明溪的小脸立时煞白一片。她并没有如愿等到赵政霖的消息,却等来了专程来接她回京的车马。

    飞翎悄悄地抬头觑了眼柳明溪便快速收回了探询的视线,垂首恭敬立在马车边。

    柳明溪顿时觉得全世界都黑暗了,他果然要把她接回京了,她又要陷入那处牢笼。

    “如此,便就此别过!”医老也朝他拱了拱手。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柳明溪,暗自叹了口气。他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不再迟疑,撩起下摆,踏上了马车。

    柳明溪浑浑噩噩地和众人一起挥别了医老,看着他的那架青色马车渐渐消失在不远处,她的眼眶早就湿了,又被风干,只在脸上留下道道斑驳的泪痕。

    她自己也知道,却无心理会,别人则是不敢笑话她,

    向来话多得不得了的丁大,竟然也破天荒地嘴拙了,低垂着脑袋,装作没看见。

    庄头丁越则若无其事的移开了视线,一帮人有样学样。

    小志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哨台下来了,他站在柳明溪身旁比她还矮了半个头。他有些不解地摸了摸脑袋,出声安慰道:“姐姐别哭,医老还会回来的。”

    柳明溪勾了勾嘴角,想证明自己没什么的,结果脸上绷得紧紧的,她赶紧别开脸去,用袖子抹了抹脸上。故作轻松道:“我没事的,只是风太大,迷了眼。”

    小志才不过十三四岁,不懂那些事,但他也看得出来,这位姐姐有心事。他的一张小脸满是困惑,张了张嘴,却没有再说下去。

    大家面面相觑了一阵,一袭青衣,风尘仆仆的飞翎终于忍不住走上前来。

    他恭敬地问道:“夫人,可以上路了吗?”

    柳明溪点点头,自觉地跨上了他所赶的那辆马车。

    希望落空了有多少次,她已记不太清,但她还清楚地记得,从第一次失望到后来的每一次失望,那都是拜赵政霖所赐,莫非这是她前世欠了他的不成?

    花如影和几个婆子则正指挥着让人将收拾好的大箱小箱物件都搬上了后头马车出去。最后他们依次上了后头的马车,原来她们早已收拾好了行囊。

    这其中的原因定是她让人传递给锦风的那封信,正是那封请托信惹恼了素来小心眼的赵政霖。那厮肯定是故意的,这么做,无非是向旁的人宣誓所有权罢了。

    难怪当她把这事告诉医老时,他的表情那么诡异。医老定是早就料到了,才会这么让人备好了车在庄子外头等信,因为他早就知道她肯定去不成。

    柳明溪怔忡着坐在马车上,她弄巧成拙了。

    原本人家都快要忘记她了,结果她将这封信写给锦风后,一切就又回到了原点。她无意中竟争了宠,天呢,这么多年了,还是没长脑子,她真的要被自己蠢哭了。

    也不知道是赵政霖安排得当,还是飞翎机灵,柳明溪难得一路顺遂。

    日暮时分,她就已坐着这架不怎么起眼的青色马车回到了诚王府,而花如影与那些婆子在离开庄子后就与她分道扬镳,不知所踪了。

    狡兔三窟,赵政霖肯定比兔子狡猾得多,还不知道他究竟有多少处巢穴呢。不过他都不会让她知道就是了,总之他的大事小事,从来就没有要知会她一声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