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不堪回首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7本章字数:2001字

    诚王府不远处,只隔了数条巷子的那处宅子就是原来的柳府,只是那里早在多年前就已换了新的主人。

    如今故地重游,虽然只是经过了巷子口中,她依然想起了一些陈年旧事。

    那一年的花灯节,她打扮成男子模样,独自一人偷溜出柳府去玩耍。她原本是要去湖边赏花灯,结果柳江龙早有准备,她被家丁发现了。

    可是她还没有玩够,于是她拼命地逃啊逃,后来就躲进了一艘画舫。

    好像是她撞了人,又或是人撞了她,都已经记不太清楚,总之结果是她落了水。那早春的湖水冰冷刺骨,令她至今记忆犹新。

    她从画舫跌落时,一连喝了好几口冷水,半晌都说不出话来!等到她稍稍缓过气来,才发现画舫居然已经驶离,转眼间只剩她在那片水域中!

    偏偏那时湖边锣鼓喧天,画舫上声莺歌燕舞,热闹非凡!她弱弱的呼救根本没人注意到。直到岸边的人发现湖中有人落水,而那时柳家的家丁早就不见踪影。

    看热闹的人很多,却只顾对她指指点点,谁没有下水救人的意思。她那时根本就不会凫水!差点被淹死,直到后来赵政霖的手下救了她。

    那也是她第一次见到赵政霖,便惊为天人!她记得赵政霖只是静静地看了她一眼。有位小将极为有礼地问道:“姑娘家住何处?我们让人去通知你家人前来接你。”

    她却连连摆手,“不,不必了,我家……”那时的柳明溪本想说自己是外地过来京,但是那样未免会让人瞧不起,她那时一点都不想让对面的俊美男子瞧不上。

    赵政霖见她说话吞吞、吐吐,便也好奇地回眸望向她。

    “我家就在城东柳府,可否劳烦公子送我过去?”为了能让意中人对自己另眼相看,柳明溪在第一时间就毫不犹豫地摊出了底牌!“家父柳江龙。”

    果然赵政霖林眸光微闪,表情也不再漠然,“原来姑娘是柳尚书家的千金。”

    柳明溪朝他嫣然一笑,“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他只答了三个字,“赵政霖。”说罢他便走出舱室,去安排人手送她回城东柳府。

    赵政霖也住城东,只不过柳明溪从未见过他,因为他极少在京,那段时间他一直镇守南疆,数年才回京一趟!停留不过数月他便会再次离开京。

    起初柳明溪并不知道赵政霖的身份,但是很快就知道了。得知那风华无双的男子才刚及冠,他不仅出身尊重无比,竟然还是有着战神之称的玉面将军!

    更为重要的则是,赵政霖和她一样,尚!无!婚!约!

    那时的她头脑发热,非要以身相许,甚至在家中闹过投湖。那时的她怎会知道有朝一日自己竟会沦落到这般境地。

    如今想来,那似梦似幻的往事,都似命中注定一般!她眼高于顶,自以为是,亲手将自己推入一个无情的深渊,最后落得如此境地,其实也算是咎由自取吧……

    柳明溪不禁有些恍惚,若是能重新回到那一年,一切都从头再来,那该有多好啊!

    往事不堪回首,她的步履略显踯躅,一步三回头地踏着暮色走进了离开近半年的诚王府。

    “夫人回来了!坐了一整天的马车,累了吧。”刘管家热情周到地迎了上来。

    “你们几个还不快去抬行李!”

    “你,还不去看看厨房里,快让人把晚膳送到夫人屋里。”

    交待好一切,刘管家满面笑容,他恭敬地提着灯走在前面给她引路。

    “夫人请随我来,夫人请注意脚下……”

    柳明溪跟着他,穿过刚刚冰消雪融,显得异常空旷的院子,走过长长的回廊,来到前院的主屋外。这一回她直接住进了诚王府前院的主屋,也就是赵政霖的屋子。

    或许赵政霖交待过什么,此番所有的人包括刘管家和飞翎他们都对她客客气气的,就好像真把她当成了半个主子似的。

    然而柳明溪看他们的时候,始终如同隔着云雾,她只茫茫然地与他们一一点头。他们脸上的笑容,令她感到有些陌生,更多的却是惶恐不安。

    说到底他们都是赵政霖的人,他们喜欢他所喜欢的人,也憎恶他所憎恶的一切。

    如今他们因为赵政霖对她的“宠爱”而对她如此客气,到时赵政霖玩腻了她,嫌弃她的时候,他们必定也会同仇敌忾,就像从前那样冷待她,甚至于嘲讽她。

    柳明溪忽然打了个冷颤,她再也不想过从前那种日子了。

    所幸赵政霖进宫了,她这才松了口气,安心地地用了晚膳。

    奔波了一整天的她已是疲惫不堪,比之身体更累的却是她那颗沉重无比的心,刚刚迈入诚王府她就已是身心俱疲!

    她匆匆洗漱完毕就钻进被窝里,无意中觑见书案上有个别致的古铜香炉,袅袅的安息麟香正徐徐地从中飘散开来。

    她不禁感慨,刘管家做事果然细致入微,她很快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嗯……”原本熟睡的柳明溪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身上好像正被什么重重地压着,她费力地扭了扭身子。明明是她的身子和她的手脚,此时此刻,却偏偏完全不听她的使唤,她这才惊觉身上竟压了个男人!

    他整个人都一动不动地趴在她身上,双手紧紧勒住她的腰肢,他的脑袋埋在她颈间,熟悉的气息萦绕在她鼻端,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畔。忍不住想躲开去。她正想别开脸,蓦然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或者说正在发生着什么。

    漆黑的夜色中,她看不清男人的脸。

    他们已经两个多月不曾见面,这次对她来说有些太过突然也太过激烈。她毫无招架之力,只能苦苦地撑着,一味的受着。

    直到实在承受不住了,她只得哽咽着开口求饶。

    总之这一晚,赵政霖显然是有备而来,丝毫也不给她逃避、退缩的机会。

    长夜漫漫,芙蓉帐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