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 喜当爹(上)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0:17本章字数:2702字

    青松苑布置得异常华丽的内室一派静谧,虽然已是春天,屋里却依然烧着地龙。花香浮动,暖风习习,四季如春。

    安如玉半眯着双目,斜斜地靠坐在软榻上,身上搭了层软绸褥子,左右各有一名小丫鬟跪在软榻旁替她轻轻的捶着腿。

    或许是力道使得不到位,她忽然睁开眼,一脸怒容,恶狠狠地瞪向两名小丫鬟。

    两名小丫鬟进府并不久,这才头一回得了侍候诚王妃的差事。她们小心翼翼地侍候着,也不知哪里惹了主子不快。

    她们哪见过这等场面,立时吓得脖子一缩,哭丧着脸磕起头来。两人战战兢兢地磕着头不敢停顿,嘴里还连声告罪,“殿下恕罪,奴婢知错,殿下恕罪!”

    安如玉本就烦躁,看到她们畏手畏脚,一副小家子气的模样,更是无端地怒从中来,呵斥道:“还不给我滚!”

    两名小丫鬟闻言,赶紧连滚带爬地退了出去。

    涟漪端了盅燕窝袅娜地走过来。

    王妃出自百年清贵世家,敬国公府历来规矩大,对下人的要求那更是出了名的严。但也因为敬国公府素有清名,每年依旧有无数人翘首以盼,等着国公府收人。

    更别说当今皇后是王妃的亲姑姑,敬国公府两位嫡女分别嫁给了两位皇子,这可是泼天的富贵。有幸与敬国公府搭上点关系的人无异于攀龙附凤。就算是成为敬国公府的下人,也像是麻雀飞上了枝头,终日伴在凤凰左右似的,人人引以为容。

    不说别的,像涟漪如今,不论吃穿用度,还是所用的首饰钗环、香脂香膏,那都是远胜寻常的闺阁千金。

    说起来王妃也曾是开朗、大度的女子,可惜她的命运却颇多坎坷,令人不胜唏嘘。

    她十六岁时被圣上指婚,却所嫁非人,熬了整整十年才得以解脱。

    她二嫁还能嫁了比她还年轻了三岁的七皇子诚王,原本为人所津津乐道。然而那也只是表面风光,这两位主子的相处根本就不像外人所以为的那般融洽。

    原本这些都只是不为人知的内宅秘事,诚王与王妃自小的情份摆在那里,终有一日他们会和好如初。可结果,他们还没有和好,那早该没了的柳氏却回来了!

    若真是像别人说的那般,柳氏单方面一心想要攀附殿下倒也算了,顶多也只是有点恶心人。可她也不知是走了哪门子狗屎运,居然真的得了宠,如今更有了身孕。

    如此一来,这柳氏回诚王府就成了铁板钉钉的事儿。有柳氏这么个让人糟心的货色杵在面前,王妃的心情能好才怪,只怕她们这些个在王妃身边侍候都要受连累。

    私心里,涟漪也并不是没有想过,若是有朝一日,她也能被殿下收了房,还有了子嗣,那才叫真正的飞上枝头成凤凰。

    可惜的是殿下甚少来王妃的屋子,她也难得见殿下一回,只怕是难以如愿。

    而王妃的性子也变得愈来愈难以琢磨起来,想到这里,涟漪不禁暗暗叹了口气。

    安如玉余怒未消,那张妆容精致的脸上阴沉沉的,轻瞥她一眼,吩咐道:“你让冬嬷嬷把这俩不中用的东西给我各自掌嘴二十,发卖了去。”

    涟漪自然不会为无干人士而去惹主子的不快,她恭顺地将手中的燕窝托举到她面前。微微福了福身,恭顺与比地答了声“是!”又慢声细气道:“殿下的身子金贵,哪值为她们动了气,还是喝盅冰粮燕窝消消气吧。”

    安如玉点点头,她打了个盹醒来,正好喉咙里有点发干,便从她手中接过了微温的燕窝,小口小口地品着,赞道:“你的手艺见长,如今我身边也就属你顶用些。”

    当天,两名小丫鬟就这么被掌了嘴,而后被发卖到勾栏苑,这件事并未掀起风浪。

    安如玉听了涟漪的回禀后,却犹觉得不够解气。她冷哼一声,忽然阴阳怪气地说道:“贱人就是贱人,居然还真愿意为妾,亏我以为她有多清高呢!”

    涟漪眼神微闪,她就知道两名小丫鬟实则是被迁怒,主子只不过是拿她们出出气罢了。她赶紧同仇敌忾道:“哼,就算她先有了子嗣又如何?还未必生得出来,就算她生了出来,那也只是奸生子,只不过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罢了。”

    安如玉冷冷地觑了她一脸,涟漪顿时噤若寒蝉,她恨不得打自己几个巴掌。这段时间她简直是脑子进了水,明明一门心思想着要讨主子的欢心,结果每每一开口就惹她不高兴,她居然跟主子提了柳氏有身孕的事,简直蠢到无可救药

    谁不知道殿下二嫁,两任夫君都没有给她任何子嗣。虽然萧家三郎君不能正常人事,却也不是完全不能。诚王殿下则完全没有那样的问题,只不过人家偏不乐意到青松苑来就是了。不论内情如何,王妃年已三十尚无子嗣却是不争的事实。

    如今人家有了身子,她嘴上虽不提,心里还不知道如何羡慕妒忌呢,她这分明是哪壶不开提哪壶。难怪那些人都不来殿下跟前说这事,她却偏……涟漪后悔不迭。

    果不其然,安如玉狠狠地剜了她一眼,“这也是你能说的话?”

    涟漪心知犯了错,躬身垂首,唯唯诺诺地答了声,“奴婢知错。”

    安如玉并没有理会,她兀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她咬了咬牙,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你去告诉殿下,我已经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

    此话一出,涟漪直接就傻了眼。

    诚王回京已有小半年,若是旁的夫妻,王妃有了身孕应是天大的好事。可外人或许不知,她又怎能不知道,诚王殿下至今尚未在青松苑过夜,王妃怎会有了身孕?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像是一道惊雷骤然狠狠劈在了脑门上。涟漪顿时觉得好像天都要塌了似的,她脚下的步子顿住了,再也挪不动一步。

    涟漪的整颗脑袋瓜子都仿佛要炸裂开来,她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只呐呐地应了声:“是。”

    看到她的反应,安如玉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恼羞成怒地瞪了她一眼,指了指桌上的花笺,呵斥道:“还不快去!”

    这么多年了,就在她快要感到绝望之际,她没有想到,自己竟会在这种时候怀孕。最初在她得知自己有孕后,却令她比没有身孕时更加绝望。

    她只得瞒着所有人,就连身边的涟漪对此也同样一无所知。

    如果不是为了肚子里这块肉,她定然不会放过那个贱人。眼下却不同了,暂且还得留着那个贱人才是,这样赵政霖才会有所顾虑。

    他不可能不知道她手段,只要有那个贱人在,定能让他投鼠忌器,这就足够了。

    子嗣对于女人的重要性她岂会不知?

    天知道因为子嗣的事,她这些年过得有多么窝囊,当初还是新婚之际,她便发现萧三不能人道的事实,她也就不能名正言顺地生出嫡子来。

    到后来,众所周知他们夫妇都已经分房而居,她更不能整出身孕来。

    她可是好不容易才摆脱那个废物,风光嫁入了诚王府。眼看她的人生就要重新开始,她又能续写昔日的辉煌,她想让所有人看看她安如玉如何打个漂亮的翻身仗。

    谁知她还是失算了,女人怀孕生子本该是天经地义的事儿,到了她这儿却偏偏不行。于是嫁入诚王府两年,她却只能和往常一样,继续背负着不能生养的骂名。

    如今,这孩子并不是她想要的,却是她需要的。

    她已经三十岁了啊,在这个世界上,三十岁的女人已是昨日黄花。若还没有孩子,就意味着她永远都不可能有子了,不能生养的黑锅她就注定要背上一辈子。

    更为重要的却是,倘若没有儿子,她的野心、她的抱负又如何施展得开?

    若非如此,她当初又何必孤注一掷,嫁给赵政霖那颗废子?她只惟独没算准赵政霖,他居然真的一回都不肯碰她。

    幸好,那个贱人在此时有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