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他不是小杂种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0本章字数:2624字

    “安末!”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刚刚走下出租车的唐安末转过身,抱着唐乐然扑进唐宇桓怀里。

    “哥哥,我想死你了!”

    唐宇桓笑着将人接住,使劲抱了一下怀里的人,“臭丫头,终于知道回来了。”

    “唔唔唔——”

    被夹在里面的唐乐然难受的扑腾起来,唐宇桓赶紧放开,惊讶地问道,“这是?”

    唐安末咽了口口水,“是我儿子,唐乐然。”

    姓唐?

    唐宇桓顿了顿,看着唐乐然熟悉的眉眼,震惊地抬头看她。

    唐安末连忙看了一眼怀里的唐乐然,示意以后再说。

    能拖一时是一时。

    唐乐然委屈地低下头,“这位帅哥,你不喜欢乐乐吗?”

    唐宇桓顿时被逗笑,从唐安末怀里接过他,“怎么会?你不知道舅舅多喜欢你呢。乐乐,正式认识一下,我是你妈妈的哥哥,你最亲最亲的舅舅。”

    几个人一通亲热后,唐宇桓才揉了揉唐安末的头道:“走吧,进去跟爸打个招呼。这几年,他也是想你的。”

    唐安末牵着唐乐然的手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乐乐,一会儿见到外公记得打招呼。”

    唐乐然看出她的紧张,乖巧地点点,“妈妈,我知道的。”

    “乖。”唐安末抱着他亲了一口。

    唐宇桓拍拍唐安末的后背,安抚道,“没事,爸爸也很想你。”

    开门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女孩子,脸上画着厚重的浓妆,衣着性感,唐安末看了许久才认出来,这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唐楚楚。

    “楚楚,我回来了。”唐安末率先打招呼。

    短暂的错愕过后,唐楚楚沉下脸来,挡在门口不让他们进去,“你个臭不要脸的还回来干什么?”

    “唐楚楚!”唐宇桓喝了一声。

    唐楚楚冷哼,“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见唐宇桓动气,唐安末悄悄拉了拉他,她倒不是害怕和唐楚楚闹矛盾,而是不想让多年不见的爸爸生气。

    “这是安末家,她为什么不能回来?”唐宇桓却不愿让妹妹受委屈,冷冷地说。

    唐乐然察觉到不对劲,在后面小心拉了一下唐安末的衣摆,小声询问,“妈妈?”

    唐楚楚这才发现跟在她身后的小男孩,她垂着眼用眼角瞥了唐乐然一眼,恶毒地说道,“哪来的小杂种就随便往家里带?唐安末,你能不能要点脸……”

    啪——

    清脆的掌掴声打断唐楚楚的话,唐安末脸色阴沉的可怕。她什么都能忍,唯独不能忍受别人对她的宝贝恶语相向。

    “你打我?唐安末你居然敢打我?我要告诉爸爸,你不仅打我,还偷偷养了一个小杂种……”

    “闭嘴!”

    “哼!敢做还不敢让人说了?难怪陆衍深看不上你。哦对了,跟你说一下,陆衍深马上就要跟于雪瑶结婚了,你现在回来也来不及了。”唐楚楚眼中射出恶毒又幸灾乐祸的光芒。

    唐安末一怔,半晌沉声问道,“爸爸在不在家?”

    唐楚楚抱着双臂,下巴抬得高高的,没有回话。

    唐安末一眼都不想再看她,拉住唐乐然地手往外走,“乐乐,过几天妈妈再带你来看外公,今天先去别的地方,好吗?”

    唐乐然鼓着粉嘟嘟的脸蛋,笑着说,“好啊,反正乐乐也不想跟一个更年期的老阿姨待在一起,叽叽喳喳吵得乐乐头好痛哦。”

    唐安末噗嗤笑了出来。

    他们身后,唐楚楚脸色黑的不能看,抖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安末,真的不住家里吗?”唐宇桓叹了口气。

    他说的家,早已四分五裂,唐宇桓自己都很少回来。

    唐安末摇摇头,“不了。”

    五年前唐安末突然离开,唐宇桓就开始常驻公司办公室的休息室,所以他们住的别墅还没有收拾好。

    没办法,唐宇桓只能给他们在市中心找了一家酒店,暂时安顿下来。

    原本他是要陪着这母子俩好好说会儿话的,却被一个紧急电话拉走了。

    唐乐然抱着肚皮喊饿,唐安末歉意地摸摸他的小脑袋,就近找了一家餐厅,“妈妈?陆衍深是谁啊?刚刚救了我们的那个好人叔叔好像也叫陆衍深哎!”落座后,唐乐然转了转圆溜溜的大眼睛,试探道。

    刚刚他妈妈明明一点都不怕那个怪阿姨,听到这个名字后却瞬间萎下来,看来这个陆衍深在他妈妈心里的地位不低。可是刚刚那个好人叔叔,妈妈好像不认识他的样子……

    唐乐然有些吃醋,又有点疑惑。

    唐安末一愣,垂下眼喝了一口水,“就一个朋友啊,不是很熟的。”

    唐乐然知道她不愿多说,乖巧地哦了一声,从椅子上跳下来,“妈妈,乐乐去下卫生间哦。”

    唐安末心不在焉地点点头,握着杯子的手紧了紧。

    他真的要结婚了吗?

    不远处……

    “衍深,下周六我邀请了几个朋友去家里玩,你能一起去吗?”于雪瑶尽量靠陆衍深近一些,小心翼翼地问。

    “我没空。”

    于雪瑶一顿,很快恢复正常,“一个小时就好,衍深,我想让你来……”

    陆衍深没理她,目光沉沉地看向餐厅角落。

    于雪瑶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张熟悉的脸猛地撞进眼底。

    唐安末!

    她居然回来了?

    唐安末正漫不经心地想着事情,一道阴影突然从上面覆下来,她愣愣地抬起头,心跳顿时漏了一拍。

    “衍深哥哥?”

    陆衍深身上穿着裁剪得体的西装,眼睛沉沉地盯着唐安末,嘴唇紧紧抿起,下巴绷成一道强硬的弧度。

    唐安末慌慌张张地想站起来。

    于雪瑶比她更快地上前一步,伸出右手,“安末,好久不见,你怎么回来了?”

    唐安末心里咯噔一下,想起唐楚楚的话,顿时尴尬地红了脸。她把目光从陆衍深脸上移开,握住于雪瑶的手,“好久不久,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意识到自己差点问出不该问的话,唐安末努力地笑起来,“哎呀,你们也来吃饭吗?”

    “对啊。”于雪瑶不着痕迹地看了陆衍深一眼,心里漫上浓浓地危机感,她深吸一口气挽住了陆衍深的臂弯,见他没有反对暗暗松了一口气,随后亲热道:“衍深,见了安末怎么也不打招呼?”

    陆衍深看了她一眼,冷冷地移开眼。

    唐安末胸口窒了一下,有些痛。

    于雪瑶笑笑,“既然这么巧碰上了,那咱们一起吃吧?”

    唐安末想也不想就摇头,“不了不了,我还约了其他朋友呢……”

    唐乐然马上就回来了,这回没有戴墨镜,她哪里敢让陆衍深看到他。

    陆衍深看她恨不得把头摇断的模样,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眼中闪过一抹暴戾,勾住于雪瑶的腰,“走了,你不是饿了吗?”

    门口突然一阵喧闹,陆衍深脚步微顿,迎面两人慌不择路地跑了进来。

    “抓住他们,别让人跑了。”两个身穿警服的人追着跑进来。

    陆衍深皱了皱眉,往旁边避了一下,猛地想起唐安末就在身后,心脏陡然沉下去。

    “啊——”

    突然响起的尖叫声让餐厅陷入一阵安静,两个警察停下来,透过陆衍深的肩膀戒备地看着他身后。

    陆衍深瞳孔骤缩,从进门后一直维持的冷静顷刻间荡然无存。

    他猛地转过身,力道过大,原本挂在他身上的于雪瑶直接被他甩开,险些摔倒,发出惊呼。

    陆衍深却看都没看一眼,惊惧地盯着唐安末的方向。

    唐安末被人按在椅背上,脖子上横着一把明晃晃的刀,可怜兮兮地看着陆衍深,一眨眼,眼泪就啪嗒落下来。

    陆衍深心脏一紧,几乎有些喘不过气。

    一天之内竟然两次被人劫持,她还是这么不让人省心!那个男人呢?为什么没有陪着她?

    “别过来,都别过来!”

    刀疤男手里的匕首向前移动了一寸,抵在唐安末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