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情不自禁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0本章字数:2124字

    看了一眼方才的女孩子,陆衍深率先走出去,一直跟在他身边的手下尾随其后,到了无人的地方凑上前道:“先生,刚才陆氏集团的千金指使服务生弄脏了唐小姐的礼服。”

    那是她最喜欢的款式,现在恐怕在心疼吧?

    “是吗?”陆衍深面无表情地看着远处,“陆氏集团最近一直在争取陆氏的投资?”

    手下一愣,点点头。

    “告诉他们,我们最近资金有限,没办法挪出额外资金。哦对了,让陆先生知道陆小姐的教养有多好。”

    手下应了声是又回到宴会场上,陆衍深低着头站在阴影里,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再次步入会场,陆衍深一眼就看到了唐安末。

    此时的唐安末已经换了一件鹅黄色的礼服,右手搭在方才那男人的肩上,那男人搂着她的腰,两人亲密无间地抱在一起跳舞。

    无处宣泄的怒火在胸中回荡,陆衍深随手拉起一个女人快速旋转,无视女人又惊又喜的模样,在靠近唐安末和白慕一的时候手腕一用力。

    “交换舞伴。”

    等唐安末回过神来,已经在陆衍深的怀里了。

    “你在做什么?”唐安末忍不住皱眉。

    却不料陆衍深声音冷凝同时质问:“你在做什么?”

    唐安末面对陆衍深的冷肃,感觉自己的心在滴血,她敛下眼睑低声道:“我做错了什么?”让你这样生气?明明……刚刚还好好的。

    “你没做错什么。”陆衍深冷笑,“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下,女孩子还是要学会自重比较好。”

    这一句话,比任何恶言恶语都要伤人,唐安末咬咬牙终于忍不住道:“这就不牢陆总费心了。”他明明已经和于雪瑶订婚了,又以什么身份来“告诫”她呢?

    陆衍深阴鸷地盯着看了她数秒,突然扯住她的手腕将人拖出去。

    “你干什么?陆衍深,你放开我!”

    “陆先生,你冷静点。”白慕一立马皱眉挡在他面前。

    陆衍深眯起眼睛,不善地拨开他,“我们的事还轮不到你插手!”

    啪——

    楼道的门被狠狠甩上,眼前一下子暗下来。

    唐安末心里的不安加剧,更加用力挣扎起来,“放开,陆衍深你放开我!”

    “闭嘴!”

    嘶哑的声音仿佛从胸腔里挤出来一般,唐安末只觉背上一痛,整个人已经被他压在墙壁上。

    “你干……唔!”

    冰冷的嘴唇压下来,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一般,变换着角度撕扯她的嘴唇。

    唐安末吃痛的呻吟一声,才张开嘴,带着酒气的气息迫不及待地涌进来,在她的唇间肆意凌虐。

    淡淡的血腥味在口中蔓延开来,唐安末闭上眼睛,心疼的几乎喘不过气。

    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猛地推开陆衍深的头。

    黑暗的空间里一时只能听到粗重的喘气声。

    许久,陆衍深突然低低笑起来,声音阴冷地钻进耳膜,“唐安末,你到底有没有心?”

    唐安末眼睛瞪得大大的,推开陆衍深转身就走。

    她不敢说话,怕自己一开口就会忍不住哭出来。

    陆衍深点了一根烟,火光在黑暗中闪了一下,很快熄灭。

    他狠狠吸了一口,将烟头掐灭,心里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才稍微缓和下来。

    才回到会场,就有一个女孩子红着脸朝他伸出手,“陆先生,我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陆衍深不甚在意地看了她一眼,对方低着头,长长的睫毛覆下一小片阴影,身上穿着一条穿白色的礼服。

    “我拒绝。”

    再像,也不是她。

    他无视了快要哭了的女孩,精准的找到了会场另一边的唐安末。

    她竟然,又和那个男人勾搭在了一起!

    有那么一瞬间,陆衍深想要冲上去,可下一秒钟他却阻止了自己,死死扣入掌心的手指代表了他对自己的唾弃。

    陆衍深啊陆衍深,你竟然还在乎那个女人?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这五年,她不知道有了多少个男人,对了,她还有了自己的孩子!

    你得有多下贱,才会对她念念不忘?

    下贱!

    等唐安末和白慕一为刚刚陆衍深的失礼道了歉再回头时,就看到陆衍深已经烂醉如泥,不由心惊:她从未见到陆衍深喝醉成这样的时候。

    感觉到唐安末的靠近,陆衍深醉醺醺地趴在她的肩头,眼神阴狠地眯起。

    唐安末顾不上生气,将人拖到车库,一路上累的气喘吁吁,忍不住抱怨:“你这样喝酒,多伤身体不知道吗?”

    司机已经在车里等着了,看到陆衍深连路都走不稳,连忙要去帮忙,谁想还没碰上,就被他一手挥开。

    “你先回去!”就算喝醉了,陆衍深的口气也冷静地可怕,他转头沉沉地看着唐安末,“你来开车。”

    唐安末正要拒绝,司机已经将车钥匙甩给她,一溜烟跑了。

    无奈之下,她只能把陆衍深扶到副驾驶坐好,才要发动,就听到陆衍深对她说:“去海边。”

    唐安末叹了口气,“你到底有没有喝醉?”

    陆衍深端端正正地坐到位置上,撇开头没理她。

    唐安末最后还是拗不过他。

    车子刚刚在海边停下,陆衍深就将她拉下来,拖着她走在沙滩上。唐安末抬起头看他的侧脸,黄橙橙的月光照下来,恍惚间仿佛回到了五年前。

    纯真,美好,仿佛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陆衍深已经停下来,转身看到她愣愣地看着自己模样,眼中不自觉地闪过一抹朦胧的笑意。

    他手上突然用力,唐安末惊呼一声,整个人已经被他按在怀里。

    冰凉的嘴唇覆上她的,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颤了一下。

    唐安末皱着眉挣扎起来,陆衍深扶住她的后脑勺,嘴唇贴着嘴唇,目光沉沉地看着她。那眼神中,竟是充满了浓郁的忧伤。

    唐安末蓦地顿住。

    见唐安末乖顺地停下反抗陆衍深眯起眼睛,眼中弥漫起笑意,唐安末一时看的呆了。

    嘴唇上传来湿润的触感,她一下子红了脸。

    陆衍深不再像在之前那样野蛮,他慢悠悠地舔弄,舌头撬开齿贝闯进去,挑逗一样戏弄着她。

    唐安末软下身体,恍惚地靠在他怀里,双手不自觉地攀上他的肩膀。

    陆衍深双眼一暗,动作变得急躁起来,他沉沉地喘着粗气,右手从唐安末的衣摆下面滑进去,迫不及待地抚上她的腰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