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偶遇

    更新时间:2018-08-21 10:35:10本章字数:2460字

    于雪瑶二话不说拿过他的碗筷,捡了一筷子,唐乐然乖乖张嘴。

    陆衍深笑了笑,自顾自吃起来。他今天一大早就被于雪瑶以谈生意为借口缠住,着实身累心也累。

    忽然!

    只听“啪”的一声,盘子被砸到了地上,唐乐然惊慌失措地从椅子上跳起来,扑进陆衍深怀里大声哭嚎。

    于雪瑶手足无措地站起来,甚至不敢擦一下被饭菜弄脏的白裙,“我……我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就翻了……”

    这边动静闹得有些大,已经有人看过来了。

    陆衍深沉着脸没有说话,小心翼翼地顺着唐乐然的背。

    “衍深……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于雪瑶不甘心地说。

    “行了,你先走吧。”宮衍深不悦地挥手。

    “衍深……”于雪瑶还想再说什么,被宮衍深的脸色吓到,改了口,“那我就先回去了。”

    陆衍深没理她,只耐心地拍打唐乐然的背安抚他。

    于雪瑶眼神一暗,几乎咬碎一口银牙,她看了一眼哭闹的乐乐,狠狠皱起眉,离开时的脚步声有些大。

    等于雪瑶走了,唐乐然才从陆衍深怀里钻出来,红着眼睛可怜兮兮地道歉,“叔叔对不起,我是不是害阿姨不高兴了?”

    陆衍深将他放回自己的位置上,冷飕飕地说,“好了别装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在耍小聪明。”

    唐乐然张了张口却哑口无言,羞耻地鼓起脸蛋。居然被发现了!

    “一整天都在想方设法摆脱于阿姨,你到底想干什么?”

    唐乐然撇撇嘴,“想跟你过二人世界嘛。”

    “说实话!”陆衍深看了他一眼,第一次用这么严厉地语气跟他说话。

    唐乐然缩缩脖子,可怜兮兮地说,“好嘛,我错了,下次见到阿姨我会和她道歉的。”如果她不跟妈妈抢爹地的话。

    陆衍深这才缓和了脸色,“没有其它想说的?”

    唐乐然坐正了些,正儿八经地问,“叔叔,你是不是有个前女友啊?”

    陆衍深脸色微僵,“你问这个做什么?”

    唐乐然琢磨了一下,“我上次在医院的时候有看到哦,她也去医院看了你,但是那个阿姨不让她进去,还很凶呢。”唐乐然暗搓搓地帮他妈妈告了一下状,又问:“你们为什么会分手啊?”

    陆衍深用餐的手顿住,片刻后冷淡地说:“大人之间的事情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我懂得!”

    陆衍深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你就是想问我这个?”

    唐乐然惊了一下,赶紧摇头,“没有啊,我就是想单独跟你一起玩儿。”

    “那就别问其他的事情,乖乖吃饭!”

    陆衍深一语定论,唐乐然嘟着嘴,直到从餐厅出来还有些不开心。

    陆衍深想抱他,他却扭着身体躲开,气哄哄地跑远了。

    “好了,别生气了,小心点不要乱跑……”

    唐乐然冲他摇摇屁股,跑的愈加起劲。

    “小心——”

    “哎呦——”

    陆衍深心底一沉,快步上前。

    唐乐然倒在地上,身上手臂上洒满热汤,眼睛里包着两泡眼泪不敢掉下来。

    陆衍深连忙将他抱起来,扫了一眼将他撞倒的熊孩子,生生把那孩子吓得哭出来。

    所幸汤不是很烫,唐乐然伤的并不重,到了医院之后,就只是简单包扎了一下。

    陆衍深本想直接送唐乐然回去,谁想助理的电话紧接着就打进来,挂了电话,陆衍深有些为难地看着唐乐然。

    “叔叔,你要是有事就先走吧,我妈妈很快就来了。”唐乐然捂着缠满绷带的手臂,缩在角落里懂事地说。

    陆衍深脸色一直不大好看,唐乐然知道这次是自己不对,不敢再作了。

    陆衍深摸摸他的脑袋,心里五味杂陈,看到唐乐然受伤的瞬间,他几乎有一种自己孩子受伤了的感觉。

    手机再次响起来,陆衍深不耐地接起,助理在那头惨兮兮道,“陆总您再不回来签字客人就要跑了。”

    陆衍深挂掉电话后叹了口气,“一个人在医院真的不会害怕吗?”

    唐乐然摇摇头,“不会,我妈妈已经在路上了,叔叔你快去吧。”

    陆衍深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又交代了一番,这才出门。

    他才一进电梯,唐安末就从楼梯口跑进来,脸色白的吓人。

    听到唐乐然受伤的消息时,她心脏都停了几秒,连等电梯下来的时间都难以忍受,直接从楼梯爬上来。

    “乐乐。”

    推开病房看到唐乐然安然无恙地坐在床头,唐安末终于呼出一口浊气。

    “妈妈,我没事的。”唐乐然晃一下手。

    唐安末腿软地坐在病床边,忍不住抱住他,“没事就好,你吓死妈妈了。”

    因为唐乐然的伤,每天唐安末都拼命提早准时下班。上班时间陆衍深又不能无视员工眼光直接来找她,所以就算两人在同一个公司,碰见的机会也屈指可数。

    随着交接工作完成后,唐安末的工作也慢慢步入正轨。

    “安末,要去吃饭吗?”隔壁的小王比她早来一年,人很热情,平常有什么事都会照顾她一下。

    “不了,我回家吃。”唐乐然一个人在家,她每天都要赶回去给他做饭。

    唐安末匆匆收拾了一下,才到公司楼下,就听到有人叫她。

    “安末?”

    唐安末转过身,于雪瑶站在她身后,一脸错愕,“你怎么在这里?”

    一怔,唐安末才想起于雪瑶还不知道自己在这里上班,顿时一阵尴尬,“我……”

    “安末是我们合作方派过来跟进合作项目的,项目结束之前会一直在我们公司的。”唐安末正支吾,跟在她身后出来的小王就咋咋呼呼全说了,末了似乎想到什么,惊奇地问:

    “于小姐您认识安末呀?”

    于雪瑶看了一看唐安末不知所措地样子,走过去亲热地挽住她的手笑道:“对啊,安末跟我可是好闺密呢。”

    唐安末心里闪过一抹异样,她回国知道了于雪瑶和陆衍深在一起的事,就不知道怎么面对她了。

    当年明明是于雪瑶告诉她陆衍深的狠心无情,可为什么最后会变成她却和陆衍深在一起了?

    唐安末有些不耻这样小肚鸡肠的自己,可是心里的不知名的酸楚就是控制不住,一时竟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违心地笑了一下。

    小王没有看出异样,乐呵呵地打趣:“那安末以后有什么困难都不用直接找我们领导,先搞定于小姐就好了。”

    “我……”

    唐安末正要解释,却被于雪瑶道:“可别,衍深平常虽然让着我,但公是公私是私,我哪里能让他为难。”

    说罢不着痕迹地瞥了唐安末一眼,见她面色倏地难看下来,心里一阵快意。

    唐安末正要再说什么,于雪瑶却突然放开她的手,对着不远处挥了挥,“衍深,这里。”

    心里咯噔一下,唐安末恨不得立马消失。

    她双手无措地绞在一起,正犹豫着要不要打招呼,陆衍深已经从她身边走过去,好像没有看见她一样。

    “衍深,安末来这里上班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下,害我今天才知道。”

    于雪瑶的脸上带着娇嗔,明明是指责,口气却黏黏腻腻,撒娇一般。

    唐安末心里一痛,以前她也喜欢这样跟陆衍深撒娇,就只是看着他对自己无奈的样子,她就觉得很开心。

    如今重逢,早已物是人非。